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夏心妍霍翌庭〕〔灰烬之燃〕〔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真是非洲酋长〕〔超脑太监〕〔万维〕〔超能双胞胎:爹地〕〔回到原始社会做酋〕〔公主殿下的开挂生〕〔天才恶魔〕〔史上最强的大帝〕〔画家为什么还混娱〕〔我家的厕所通异界〕〔大魔法师旅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首辅家的小悍妻〕〔寒门凤华〕〔大佬的心肝穿回来〕〔古代女子生存指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我是阿斗 第二十四章 赵云截江救斗
    第二十四章赵云截江救斗

    这次刘备入川,还带了几百斤左慈新“发明”的**。经过两年多的实验,左慈已经将**配方定在硝石80%,硫磺10%,木炭10%。这已经很接近现代黑火#药的配方了。左慈生产了几百斤出来,让刘备带到益州战场上,检验其性能。

    但是刘厚却不满意这种结果,他认为这个比例还是粗糙了一点。于是,他让左慈在搞定小数后一位数的基础上,向小数后两位数发起进攻。

    为此,他指导左慈做了个天平出来,以便精确地称量各种物料。天平的原理并不复杂,关键是能找到不生锈、不易磨损、足够硬度的金属材料。为此,左慈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幸好刘备找来的帮手当中有不少铁匠,其中有个是会打造宝剑的,他弄了块“玄铁”,刘厚估计是陨石,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材料经过反复锻造,搞了块不知道什么合金出来,说是可以铸造和赵云所持“青虹剑”一个级别的宝剑。

    刘厚经过检验,觉得勉强符合做天平和砝码的要求,于是就让左慈指导他们造天平。多亏了这个工匠,否则,刘厚说不定就要打赵云“青虹剑”的主意了。

    有了天平,左慈又投入更精确的**配方研发当中去。直到又两年后,左慈才确定了硝石75%、硫磺10%、木炭15%的配方,这个配方和现代黑火#药的配方相差无几,在当时条件下,刘厚也无法做得更精确了。

    且说在刘备入川后,在一次攻城时由于久攻不下,突然想起左慈的“神兵利器”。于是,依照左慈教的方法,在晚上派人潜到城墙下,挖了个大坑,将几百斤**尽数埋了下去。结果一点火,城墙被炸出一个大缺口。刘备在敌人惊魂失魄中挥军猛进,轻易拿下城池。

    见识过**的巨大威力后,刘备欣喜若狂,以后有此等神器,还有什么城池是攻不下的?于是,刘备连夜打发人回荆州请左慈多造**。

    其实是刘备想简单了,这次是敌人疏忽,夜间没防备有人挖墙根。如果早有准备那能让刘备的人那么容易就在城墙下挖一个大坑出来。

    不过左慈的精确配方研究工作却被迫中断了。他指导刘备找来的帮手全力生产**。当然,这些生产人员在他的要求下被实施了军管。刘备对这点自然是欢迎的,特意交代赵云亲自抓这件事,对凡是接触到**的人员实施了严密的控制措施,防止泄密事件发生。

    而刘厚,虽然日防夜防,却是家贼难防,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孙尚香劫持了。某一天,刘厚突然被几个女兵带着要离开后院。

    在刘厚的原计划中,一发现孙尚香有要走的举动,就马上展开口舌攻势。刘厚不算能辨之士,但是他已经在脑中反复设想了2年的功夫,准备了一套说辞来打动孙尚香。

    当然,如果三寸不烂之舌计划失败,他还准备了b计划。b计划就是武力威胁,反正不能让她将自己带走。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孙尚香根本不给他实行a、b计划的机会,直接命令女兵将他强行带走。他连她的面都见不到,三寸不烂之舌烂在自己嘴里。

    临离开后院时,刘厚央求其中一个女兵去他房间将放在床头的包裹拿上。刘厚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所以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他的终极武器。

    直到上了船,刘厚才在船舱见到了孙尚香。不过一切已经迟了,船已经启动,刘厚眼睁睁看着历史还是按照它本来的方向前进,感叹着历史长河难以阻挡的气势。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你难道不知道我跟你回去下场会很惨吗?”刘厚一进船舱就怒气冲冲地质问孙尚香。刘厚现在已经4岁多快5岁了,虚岁6岁多,说起话来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我母亲病重,我急着回去见母亲。”孙尚香泪眼婆娑,拿一条手绢不时拭着眼泪。刘厚发现她双眼又红又肿,显然一路哭过来的。

    刘厚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火也发不出来了。转而安慰道:“根本没有的事,你母亲没生病,是孙权骗你回去的。”

    “你怎么知道?”孙尚香收住眼泪,一脸惊奇地问。刘厚支吾起来,总不能告诉他我看《三国演义》里写的吧。

    “你莫要骗我。”孙尚香一看刘厚支吾,又以手绢擦眼角,看样子又打算哭了。刘厚那里见过这个平时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女魔王模样的孙大小姐哭哭啼啼的样子。他眼珠一转,又打算推出这几年万试万灵的超级挡箭牌——左慈。

    “是左师父说的。他昨日夜观天象,已经算出今日之事。他说今天你必然要带我回东吴,原因是孙权想攻打荆州,又怕伤到你,所以借口你母亲生病,骗你回去。”

    “真的?小阿斗,你不是骗我的吧?”孙尚香听到是第一神棍左慈说的,马上信了几成,也不再哭了,拉着刘厚的小手急切地问。

    “当然是真的,左师父还会骗人?他还说叫我不要怕,我赵叔叔和张三叔会来找我的。”为了增强说服力,刘厚抛出了一枚重磅**。

    这下孙尚香又有点疑惑了,她走的时候,听信了孙权派来的使者周善的话,没有告诉赵云和张飞,更没有告诉诸葛亮,怎么可能有人来救阿斗?

    其实她不知道,刘厚还有个c计划。刘厚在2年前已经让小红小翠两个丫头每天密切注意自己的行踪,一旦发现孙夫人要带自己走,马上通知赵云或张飞。并言明是左慈算出孙夫人将会带自己回东吴,将会对自己不利。

    虽然刘厚知道按照历史正常走向,赵云和张飞也会来救自己,但是一来他怕历史出现意外,而来也想他们快点来,所以他老早就交待两人这件事。

    可怜两个小丫头,听说孙夫人将对小主人不利,精神高度紧张,她们轮流值班24小时盯着刘厚。她们两个倒是尽忠尽责,总是在或明或暗处留意着刘厚的行踪,2年来从无间断。现在见刘厚果然被带走,第一时间跑去通知了赵云。

    “小阿斗,你难道是哄骗我的,那里有人……”孙尚香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岸上有人大叫:“且休开船,容与夫人饯行”。孙尚香细听之下,认出果然是赵云的声音。心中不由得一松,心想,果然给阿斗说中了,赵云来救他,那么他说的我母亲没生病的事情也是真的了?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只见周善手执长戈,大喝曰:“汝何人,敢挡主母!”叱令军士一齐开船,各将军器取出来,摆列在船上。风顺水急,船皆随流而去。赵云沿江赶叫:“任从夫人去。只有一句话拜禀。”周善不睬,只催船速进。

    船上对话依然在继续。只听刘厚说:“香姐,你带我回去,我的情况会变得很惨,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成为人质吗?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世人所不齿,你现在也是挟我以令刘备啊。你说,你和曹操有什么区别?”刘厚见反正事情也这样了,只能按原历史等赵云和张飞救了,于是也心平气和了很多。

    孙尚香对于这个小毛孩说出这番大人话来,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她和刘厚相处了2年多,见识过他种种神奇之处,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怎么会呢,我只是想带你回去见见母亲,你看,我成亲那么多年了,母亲还没见过你,你去见见她也很应该嘛。还有,你怎么可以将我和曹操那个汉贼比较,哼。”

    “去见国太夫人当然没问题,问题是孙权必然会害我,最起码,他也会让我爹拿荆州来换我。虽然我知道你和我爹感情不一定很好,但是,你既然已经嫁给我父亲,就不应该做出损害夫君和他孩儿的事情来。三从四德还是要讲的吧。”

    “他是你舅舅,怎么会害你呢,你这小孩儿,莫要乱讲。”

    “他又不是我亲舅舅,我也不是他亲外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刘厚打断了她的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看我不打得你屁股开花。”孙尚香佯怒道。

    “哼,孙权、曹操、还有我爹你夫君刘玄德,都是当世之枭雄。这些所谓的枭雄都是什么货色?他们都是六亲不认的主,亲情在他们眼中还不及一座城池重要。亲生妹妹的幸福,还没有双方短暂的几年合作关系重要,没有一座荆州城重要。”

    “你,你,你是什么意思。”孙尚香脸色变得煞白,显然刘厚戳到她的痛处了。

    “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吗?当年我那个好舅舅,你的好二哥,为了和我父亲联合抗曹,不惜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我父亲。嫁就嫁了吧,他偏又三番四次设法加害我父亲,三番四次设计谋夺荆州。一旦他害死我父亲,你又是什么下场?难道他没想过你的感受吗?他有在意过你的幸福吗?”

    “你胡说,不是这样的。”

    “这次,也是一样,他为了谋夺荆州,竟然骗你说你母亲生病,目的是想借由你的手,将我劫持回去,好让我做人质,威胁我父亲拿荆州换人。他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之后,你还怎么做人?你后半生还有幸福可言吗?你在他心目中,根本不是什么妹妹,不过是一件工具,一件帮他谋夺荆州的工具,至于这件工具事后是破了是烂了,他有在意过吗?”

    “不要说了。”孙尚香气愤之极,一巴掌拍在案几上,案几上的茶盏跳了起来,茶水洒了出来。只见她双肩耸动,脸色潮红,呼吸粗重,双拳紧握,以致手指都被握得发白,银牙咬的咯吱响,显然已经怒极。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最强医妃:邪王,〕〔大美时代〕〔重生女神:帝少的〕〔妃常难驯:魔帝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