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路局中局〕〔随身带个狩猎空间〕〔男人的江湖〕〔入赘狂兵韩东〕〔神宠全球降临〕〔近身狂婿〕〔女主翻身做豪门〕〔重生最强丹帝〕〔独宠旧爱慕少的神〕〔萌宝成双:霍少的〕〔宝宝他爹找上门〕〔帝国老公狠狠爱〕〔仙王的日常生活〕〔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总裁宠妻进行时〕〔总裁蜜宠替嫁妻沐〕〔宋星辰慕霆潇〕〔宠妻总裁坏透了〕〔千金归来,帝少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我是阿斗 第二十四章 乌浒惨剧
    第二十四章乌浒惨剧

    ps.这章有点恶心,不喜请跳过。

    上回说到,刘厚的ho

    g军重新整编后,密锣紧鼓地做好出征岭南的准备。

    这次出征岭南,一共就这8万作战部队了,4万主力部队(一万刘厚嫡系部队,其中七千火枪兵,三千后备兵员,三万藤甲军),还有4万鱼腩部队。当然,辎重队还没算上去。刘厚将辎重队一扩再扩,这次足足征用了8万人马做辎重部队,反正蛮人俘虏大把,不够就让矿区调点过来就是了。

    一个战兵配一个运输兵,这在古代战争中其实不算多了,这还是得益于刘厚大量使用牲口和先进的交通工具,才堪堪将辎重部队减少到这种规模。

    准备充足,刘厚一共16万人马浩浩荡荡杀奔岭南。行军路途遥远,从朱提郡出发,要穿过牂柯郡、建宁郡再到郁林郡(差不多是桂林那片),到了郁林郡后就要兵分两路,一路向南,由高定带领2万鱼腩部队进逼合浦郡。

    刘厚给他的任务是能拿下合浦郡最好,不能拿下也无所谓,但是要做出积极进攻交州的态势,要起到威吓士燮的作用,让他龟缩起来不敢出兵来援救步骘。

    为了增加这支部队的攻击力,刘厚派了一支10人爆破队给他,携带了一定量的**,他们的任务是必要时炸开城墙,协助高定攻入合浦。

    另一路是主力部队,由刘厚亲自统领,一路向东,将经过郁林郡、苍梧郡后进入南海郡。一路上山高路远,丛林密布,经历了无数艰险就不说了,单说这天,刘厚大部队进入郁林郡的第三天,见天色已晚,刘厚下令安营扎寨,休息一晚再赶路。

    因为道路崎岖难行,很多地方甚至没有路,刘厚大军又进入了龟速模式,每天只前进很短的距离,最多每天50里,有时候甚至每天只走30里。

    为了防止迷路,刘厚还重金聘请当地土人作为向导,有了这些向导带路,这才顺利的走到这里来。

    将近傍晚,刘厚巡视了一番营寨后回到大帐,召见了向导。这个向导是大军进入郁林郡后招募的,是郁林郡当地的乌浒蛮人,二十出头的一个小伙子,长得黑壮黑壮的,人很机灵。

    刘厚召见他的目的主要是想向他询问一下后面的路怎么走,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太子殿下请放心,还有一到两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布山县(郁林郡的治所)了,这一片的路都比较好走。”向导道。

    刘厚知道他所谓的比较好走的路充其量也不过是一条稍微宽阔点的土路而已,相对于那些羊肠小道甚至没有路的山林来说,这样的土路的确是好走了很多了。刘厚还能要求什么呢?在这个落后的年代,在这个半蛮荒的地方,能有这样一条土路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太子殿下,小人族中今晚有个庆典大会,有很多美食、美酒还有美女,大家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很好玩的,小人族长听说太子殿下来到贱地,想邀请太子殿下出席我们的庆典活动,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有兴趣?”向导小心翼翼地问。

    “喔,还有这种好玩的事情?”刘厚脑海中马上出现了一堆蛮人围着篝火一边乌拉乌拉叫喊着,一边跳草裙舞的情形。心想,去见识一下这些异域风情也好啊,来到这里那么久,心情一直紧绷着不得放松,有时候适当的放松也是需要的嘛。

    转念一想,为什么这个乌浒族长会邀请我去参加庆典呢?难道有什么目的?也对,这个族长可能知道,郁林郡马上就会被我蜀汉统治了,提早和未来的统治者搞好关系也是应有之义,看来这个族长也不简单嘛,政治嗅觉很敏锐啊。

    想通了的刘厚也没在意,爽快地答应了向导的要求。傍晚时分,刘厚带着关索、鄂焕、关兴、张苞和10名亲卫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的部落。

    族长带着各位长老一早就等在部落外面,显然他们是来迎接刘厚的。一见到刘厚一行人到达,都跪下来行礼。刘厚自然是要表现出亲民的形象,将他们一一扶了起来。

    族长将刘厚请到主位上就坐,自己陪在旁边,所谓的主位也不过是在地上铺了一块虎皮而已,刘厚虽然不是很习惯这种席地而坐,也只好入乡随俗盘腿坐了下来。

    族长又叫了一个少女出来站在刘厚旁边侍候着,听他介绍才知道这个少女是族长的女儿。刘厚当然也明白他的心意,如果自己女儿能得太子看中,将来做个王妃什么的,那他们整个部落将受益无穷。

    刘厚端详了几下那个少女,十四、五岁的年纪,模样挺清秀的,身材也很健美,就是皮肤黑了点。

    晚会很快就开始了,首先是族长讲了一些开场白,由于是用他们的土话说的,刘厚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甚至这个庆典到底是庆祝什么的他也没搞清楚。

    族长讲完话后,一声令下,庆典就开始了。篝火被点了起来,男男女女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各种美食和美酒流水般送了上来。

    刘厚对那些美食挺感兴趣的,有各种烧烤,凡是烧烤的、油炸的、煎的食物都比较香,所以刘厚看到一桌的烤野味也有点流口水了。加上还有香蕉、荔枝、龙眼等热带水果,刘厚也吃得不亦乐乎。

    这些热带水果在成都可吃不到,在荆州时就更不要说了,所以,刘厚重生后十几年竟然都没吃过这些在后世很平常的水果。此时见到面前堆满了岭南佳果水果,刘厚哪有不大快朵颐之理。

    心里想着,就算为了以后有热带水果吃,这趟出兵也值了。族长和长老们频频来敬酒,刘厚也不好都拒绝,他们的酒都是自己酿造的米酒,没有蒸馏过,度数很低,刘厚估计也就十度左右,味道不算好,不过胜在很难喝得醉,刘厚喝了十几碗虽然脸红心跳不过也没醉倒。

    晚会渐渐进入**,男男女女都围着篝火跳起舞来,鼓声响个不停,但是在刘厚的耳中只觉得很嘈杂。

    期间族长的女儿也来邀请刘厚下去跳舞,不过刘厚害怕这些部族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古怪的规定,例如一答应少女跳舞就要娶她之类的,因此只好装作不胜酒力婉言拒绝了她。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刘厚看见一个壮汉赤*裸着上身,手抱一个襁褓大踏步走了过来。族长介绍,这是族中最出色的战士乌霸。

    刘厚向乌霸打了个招呼,称赞了他一番,说他长得很结实,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战士云云,都是些客套话。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刘厚现在对说这种话已经有点心得了。

    乌霸呜啦呜啦地说了一通土话,族长翻译了给刘厚听,大意是乌霸刚生了个儿子,是他的长子,今天贵人光临,特意将自己的长子奉献出来,给贵人品尝品尝。

    刘厚喝得眼花耳热,也没理解族长翻译的话是什么意思,以为他汉话水平有限,翻译错了,所以也没在意。见乌霸将婴儿递过来,于是顺手接了。

    低头一看,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应该是刚出生没多久,手脚乱舞,很是有劲。

    “太子殿下,这婴儿如何啊?”族长问。

    “不错,不错,很有力气,长大一定会像乌霸一样壮实,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战士。”刘厚道。

    族长大声用土话说了两句,刘厚估计他是说太子称赞这个婴儿很好之类的,反正很短的话,应该不是全部翻译了自己的话,自己说的句子比较长,他才说了两三个单词。

    乌霸接回刘厚递过来的婴儿,高举头顶,大声吼叫了两声什么。人群发出欢呼声,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乌霸抱着婴儿大步走到场中一个大锅旁边,里面煮着一锅水已经沸腾了。乌霸再次将婴儿举过头顶,人群再次欢呼,然后乌霸干脆利落地将婴儿投进锅里,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什么!”刘厚大惊,以为自己眼花了,还揉了揉眼睛,赫然发现自己没看错,他霍的一声站起来,大喊:“救人!”

    不用他说,关兴、张苞、关索、鄂焕早就掀翻了面前的矮几冲了出去。鄂焕第一个到达,他一拳将乌霸砸倒在地,关索一脚将大锅踢翻,关兴和张苞跑过去不顾横流的热水,将那个婴儿提溜起来。

    只见婴儿全身发红,早就断了气,哪里还能救得活。刘厚看得目呲欲裂,全身发抖。饶是他经历过数次大战,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人,这次也呕吐了出来。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被这惨绝人寰的一幕给恶心到了。

    刘厚几人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好好的一个欢乐祥和的庆典大会,怎么突然就峰回路转,出现这种野蛮、血腥的惨事?还不等刘厚开口质问,乌霸就首先发难了。

    他指着鄂焕等人呜啦呜啦地一通大骂,又指着刘厚大骂,刘厚一句也没听明白。族长道:“客人,我们盛情地招待你们,拿出族中最好的美酒,最漂亮的少女,最好的食物,还有最强壮的战士长子款待客人,可是,客人何故如此?难道是看不起我们乌浒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只是个婴儿,一个无辜的婴儿。”刘厚两眼充血,喃喃自语道。

    “什么为什么?就是只是个婴儿啊,我们拿出来招待尊贵的客人,没想到客人这么不赏面。”族长愤愤地道。

    “什么?你们拿婴儿招待客人?”刘厚这次是大吼出来。“你们怎么能这样做?你们怎么能这么没人性?”

    这个时候,场中形势开始失控了,乌霸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向着鄂焕砍去。鄂焕侧身让过,也抽出腰间的长刀,乒乒乓乓地和乌霸打起来。

    ps.求收藏,求各种票。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