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仍在,再爱不〕〔纵横五千年〕〔重生之嫡女有点毒〕〔横财天降〕〔秦凡夏梦〕〔不死魔帝〕〔家有悍妻怎么破〕〔全国首富〕〔上门狂婿〕〔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天降横财〕〔顶级强者〕〔王者归都赵成风〕〔武神主宰〕〔霸道总裁求抱抱〕〔大医凌然〕〔地球最后一条龙〕〔当杠精男遇上作妖〕〔苍穹之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我是阿斗 第二百二十一章 轻松的越狱行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轻松的越狱行动

    这个方向并不是出营的方向,而是另一处营帐,这处营帐离他的营帐不远,他外出放风时有很多次经过这里,时间长了,他早就摸清这处帐篷的底细。

    这座帐篷是给伤兵住的,有三名卧床不起的伤兵住这里,除了送饭的小兵和换药的大夫外,平时很少人来这个地方。知道这处帐篷有什么,要猜到副将来这里的目的也就不难了。

    副将到了帐篷门口,先是环视四周,见附近已经没有了什么人影,偶尔有几个士兵在远处跑过,也是掩着着口鼻,低着头急匆匆地往前跑,根本没人还有闲暇注意到他。

    他心中大呼“好机会”,却不马上入帐篷,而是用手撩起门帘一条缝,凑眼往里一看。这一看他不由得大喜过望,只见帐篷里已经飘进去了不少烟幕,里面光线有点昏暗,不过还可以看清楚只有三名伤兵躺在铺盖上,一个个正捂着口鼻弓着身子在咳嗽。

    这下,副将再不犹疑了,他一闪身窜入帐篷中,抡起掌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每位伤兵的颈后劈了一记。三个伤兵受了伤,行动不便,又被浓烟熏得七荤八素,冷不防见有人闯进来,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副将放到,全部昏迷了过去。

    副将一刻不肯停下来,他迅速剥下一名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伤兵身上的衣服,换在自己身上。虽然这段日子他已经侦察清楚出营的路线,现在也是趁乱出营的好时机,但是,他身上穿的还是魏军的衣甲,这个样子想混出去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换一身蜀军的军服,这样就可以大摇大摆走出辕门,混出蜀军军营。接下来的事情果然和他计划的一样,顺利得很。

    他沿着原本侦察好的路线一路走去,沿途避开了几拨巡逻兵,到了营门处,只见很多士兵提着木桶、脸盆甚至马桶等容器急急忙忙地从营门出出入入,显然是从军营外面的水源地提水进军营救火去。

    他闪身进了一处无人的帐篷,找了一个脸盆出来,混进救火队伍中,跟着他们出了营门。队伍中很多人都是用湿毛巾蒙住脸,也穿着和他一样的绿色军服,所以他并没引起守营门士兵的注意。

    他顺利地混出了营门,跟着取水的队伍走了一段路,在快到水源地不远处,找了个借口转进了道路旁边的草丛中,然后开始了他的野外潜行生涯。

    副将自以为他的计划天衣无缝,他的行动无人知晓,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落在有心人眼中。在军营内外多个地方都有隐藏得很巧妙的观察哨,从他刚出帐篷时,到他到伤兵营中换衣服,然后去寻找脸盆混出军营,最后到他躲进草丛中,消失在茫茫的野外,都各有观察哨严密监视着他的行动。

    不但如此,天上还有两个热气球今天被特意调过来专门监视他和传递信息,可见蜀国君臣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在副将遁入草丛中那个地方没多远的一处坡地上,一名背上插着几支小旗的传令兵站定,从背后抽出一红、一绿两支小旗,就地挥舞了起来。

    不懂行的人还以为这个人在抽风,拿着两支小旗在那里手舞足蹈,完全看不出什么章法,自然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但是在场的都是蜀国士兵,他们一点也没有感到有什么惊奇,他们见惯了打旗语的传令兵,虽然一般士兵并不懂旗语,不知道这位传令兵在传达什么信息,但是,他们都知道,他并不是在抽风,而是在传递某种消息。

    地面的一般士兵不但看不懂这些旗语,甚至不知道这名传令兵往哪里传递消息。远在高空的热气球上,一名飞行员正从架在观察窗中一具长筒望远镜中观察着地面那名传令兵的旗语,一边看还一边读出一些话语来。

    旁边另一名飞行员一手持笔,一手拿着一本笔记本,快速地将他读出的东西记录下来。他的笔不是需要经常沾墨的毛笔,而是用两片木片夹着一条石墨芯的铅笔。

    这种硬质笔无需沾墨,不怕在颠婆状态下打翻墨汁,弄得到处一团糟,而且可以连续书写很长时间,是行军打仗,特别是在热气球上使用的最佳选择。

    旗语是通过两面旗子相对于身体的不同位置,来表达不同字母和符号的。要完整地表达一个意思并不容易,尤其是汉语编码,比只有26个字母的英语编码复杂多了,地上那名传令兵手舞足蹈了半天才将要传递的消息发送完毕。

    那名负责记录的飞行员长长松了口气,收好铅笔,拿起笔记本,来到发送灯号的工作台上,将白、红、绿、黄四盏灯的遮光屏全都拉了下来,四种颜色的灯同时亮起。

    这是准备开始传递信息的起始信号,悬浮在军营中央的另外一个热气球上,四盏灯同时闪了三下,然后全部灭掉,或者说,全部被遮光屏遮住,这是做好接收信号准备的灯号。

    于是,这边的飞行员开始依次遮住或者露出四盏灯中的其中一盏或多盏,信息传递正式开始。军营中央上空的那个热气球同样有个飞行员用望远镜看着这边热气球的灯号,然后嘴里读出灯号:“红、黄;白、绿、黄;白、红、绿……

    另一名飞行员同样也是用铅笔在笔记本上飞速记录着,等所有信号记录完毕后,就轮到他开始发灯号了。不过他发灯号的对象是地面,地面军营中央帅帐外两名传令兵接收到热气球上的灯号后,拿出一本密码本,对着笔记本上记录下来的灯号翻译起来。

    等翻译好后,那名传令兵小跑进帅帐,对着坐在上首的刘厚抱拳道:“报!启禀陛下,甲一零一号哨岗发来消息,‘蒋干’已经遁入营外北面两里处草丛,目前正向北而去,估计两刻钟后将遁入树林中,到时候将可能失去其踪影。”

    蒋干就是那个副将的代号,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消息已经传来了很多次,从副将还没出帐篷,也即是刚开始点燃营中的篝火开始,就不断有散布在各处的观察哨岗传来消息,可以说,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帅帐中的人都了如指掌。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他是病娇灰姑娘〕〔穿越农家之妃惹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