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一章 千里奔逃
    时至寒冬。

    春日里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此时亦是大雪纷飞,寒风凛冽。鹅毛般的大雪落在屋顶,树梢,直将这天地中所有物事,披上一层银装素裹。白雪皑皑,一眼无际,参差着山川河流间纵横错落,当真美不胜收。

    天气严寒,芸芸众生都自躲进屋中,围着碳火,抵御冬来。大街上除了些尚为生计奔波的车夫走商,就连往日横身街头哀呼祷求的残伤乞丐,都已不见。

    如此寂寥的苍穹之下,江南剑客萧剑南的府中,却围满了人,一阵阵责骂问罪之声不绝于耳,直惊得院中大树上的雪花,纷纷飘落。

    萧剑南右手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左手持着一把长剑,剑尖滴血。血水从剑尖一滴滴落入雪中,染得身前几尺之内,一片触目的殷红。

    看着眼前犹然骂不绝口的各派武林人士,萧剑南突然仰天长啸,啸声凄厉无常,不知夹杂着多少委屈愤恨!

    一月之前,他带着家仆去往山中打猎,误入一座古墓之中,得到了一本名为凌天剑诀的剑谱。

    他本是习武之人,翻看了几页,就察觉其中剑招诡奇奥秘,精妙绝伦。大喜之下,便将剑谱从墓中带了出来。

    他本以为自己突逢奇遇,满心欢喜。却不想自那日起,府上就接连遭遇怪事。

    先是他的授业恩师,在隐居的碧波谭边突遭横死,接下来又是他的父亲兄长,在家中死于非命。

    这几人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侠士,一时间消息传开,各门各派蜂拥而至。

    查看伤口之后,这些人竟然像事先商量好了一般,指认他就是杀害师傅,父兄的凶手!

    亲人身死,作为儿子徒弟的萧剑南本人如何会不关心?在武林人士赶来之前,他就细细看过尸体上的伤口,下手之人,的确跟自己一样,使得是左手剑法。

    但他怎会不知自己从未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禽兽不如之事?

    可众口纷纭之下,其实难调。纵然他一身清白,又如何抵得住众人悠悠之口?

    几番争论后,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侠客们,见他无论如何不肯承认为了独享秘籍,杀父杀兄,欺师灭祖之事,再也按捺不住,纷纷露出强盗一般的嘴脸,拔刀相向!

    萧剑南性格刚烈,如何肯屈从?这些人老羞成怒,竟然丧心病狂的纠结在一起,一口气杀死了萧府上下几乎所有的人!

    只剩下他唯一的儿子,不满七岁的萧谨言。

    啸声方毕,一名手持长刀的男子在人群中站上前来,厉声喝道,“萧剑南!你枉称侠义,却为了独得一本秘籍,不惜枉顾伦常,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现在我等查知你的罪行,你还不交出秘籍,束手就擒吗!”

    语气倒真是大义凛然,义正辞严之至。

    萧剑南微微苦笑,知道这顶帽子,既然已经被戴在头上,无论怎样争辩,都于事无补了。

    目睹这些人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妻子仆人通通杀害后,他早就不想再做任何解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自己也曾苦苦思索,直到后来,剑谱突然丢失,才想到定是那天得到剑谱的事,被随从仆人传了出去。这些人觊觎之下,想出这种诡计陷害自己罢了!

    拿长刀的汉子见他只是苦笑,却不作答,心中大怒,朝着人群挥手叫道,“杀了他,再仔细得搜!”

    众人听得呼唤,舞刀弄剑,纷拥而上!

    萧剑南将儿子拉到身后,手中长剑横削竖砍,一时间杀死十余人!只是后面的人又一个个接踵而上,他寡不敌众,又要分心照顾幼子,稍不留神之下,胸口已经中了一剑。

    他浑然不觉,长剑如疾风骤雨般使将开来,刹那间又杀几人。只是自己腿上,也被一杆长枪刺中,他站立不稳,单膝跪地。手中长剑犹自乱舞,状若癫狂。

    众人见他形若疯癫,都是一愣,退出数步,朝着他团团围开。

    拿长刀汉子单刀一指,厉声喝道,“交出秘籍,给你一个痛快!”

    萧剑南只是苦笑,心中有苦难言。

    那天得到秘籍,贪恋剑招精妙,便拿回来日夜研习。连续看了两日两夜,终究睡意袭来,将秘籍锁在房内铁箱之中,便和衣睡了。

    第二天刚刚鸡啼,便起身想继续钻研,打开铁箱之后,却哪里还有秘籍?

    连忙找那日知情的仆人来问,才听得其中一人,突然不见了踪迹,心想应是被那仆人偷了去。

    虽然不解那名武功平平的仆从,是怎么在自己房中,悄无声息的打开铁箱,盗走秘籍。但终究秘籍已失,多思无益。

    他为人豁达,心想那秘籍本就不是自己之物,何况那仆人偷得秘籍,必定远走高飞,怕是很难再找到了。

    当下也只是暗暗探听了数日,没有消息,也就放弃。

    本以为不过是上天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却没想到迎来这场滔天大祸!

    看着身前早已死去的妻子,又看着尚未长大的孩子,萧剑南心中又恨又苦,只盼得将眼前敌人杀得一干二净,哪怕自己也随之死去,萧家血脉尚能得以延续。

    长剑乱舞了一阵,渐渐气力不支,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心知今日无论如何,都断难幸免于难。大丈夫死则死矣,又能有多么可怕?

    但自己死后,唯一爱子也并定要遭人毒手,饶是他刚强坚毅,万不愿在敌人面前露出弱色,眼中泪水却不受控制一般,奔涌而出。

    萧谨言看父亲哭泣,伸出小手为他擦去眼泪,安慰道,“爹爹不哭,我跟你一起死便是了!”

    萧剑南看他容颜稚嫩,眉宇之间,依稀有自己跟亡妻的形容,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猛然站将起来。

    只是终究兵器已失,人群中又不乏悍勇之徒,身上一痛,一柄长剑又刺入胸口。

    这一下已经致命,他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双脚互绊,倒在雪中,再不醒来。

    萧谨言扑在他身上,不住痛哭摇晃,却哪里叫得他起?

    手拿长刀的汉子看萧剑南已经身死,再无顾忌,大胆走进前去,正欲将萧谨言抱起,突觉后颈一阵剧烈疼痛传来,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只见屋顶突然窜入一人,白衣飘飘,身法如电。在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一剑将长刀汉子砍死,抱起萧谨言,纵足一跃,从高有数丈的围墙中跃了出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只在片刻之间!

    人群顿时大乱,纷纷叫嚣着追了出去,追到屋外,只见四下一片白雪茫茫,哪里还有人影?

    。。。。。。。。。

    。。。。。。。。。

    。。。。。。。。。

    张悦清一路北走,已过了大半年。

    那日在萧剑南府上,突然出现救出萧谨言的,便是他了。

    昔年他刚刚艺成出山的时候,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他的师傅,虽然教了他武功,本身却也是个童心未泯的老顽童。

    不然怎么会有个千变老人的绰号呢?

    跟着这么一个玩世不恭的师傅,加上本身阅历又浅,又不懂江湖中谄媚逢迎那一套,虽然身负一身好武功,偏偏心肠又软,做不来强取豪夺之事。

    少年侠客又是一身傲气,别说装惨学着乞丐在街头讨吃食,就连卖弄武艺,博围观群众一乐,赚点彩头都觉得丢人现眼。

    跟自己心中所想男儿仗剑走天涯,迎着狂风骑白马的飒爽英姿大相径庭。

    所以这位胸怀大志的少侠,没等到壮志得酬,就先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所幸在差点饿昏之前,碰到了乐善好施的萧剑南萧大侠。

    萧剑南见他仪表堂堂,腰上又佩有长剑。只当他是一时落魄的武林侠士,便带他去了自己府中,每日好酒好菜招待。

    起初张少侠还有些推诿,满嘴君子不食搓来之食,无功不敢受鹿之类的虎狼之词。

    等到萧剑南笑嘻嘻的纠正他,嗟不是搓,鹿不同于禄,什么人墨客,晋人风骨瞬间破防。

    加上肚子也贪图享受,不愿跟他一起受苦,咕咕只叫个不停。终于是放下面子,狼吞虎咽起来。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吃了这回,后面可就没那么多矫情讲究了。就这样,一连在萧府白吃白喝了十余日。

    俗话说饱暖思x欲,张少侠年纪尚轻,没试过女人滋味,就是去想,心中也没参考。

    只是胸中侠义之人,不可白白受人恩惠的豪情又起。见萧剑南喜欢上山打猎,便要求一起同去,想着打些猎物,也好自食其力。

    这一去,就显露了一身好武功。

    萧剑南见他年少豪气,虽然有些迂腐顽固,但内心却很善良。现在又得知他虽年纪轻轻,武功之高,还在自己之上。

    便经常跟他闲聊趣事,谈论武功。久而久之,两人情深意笃,结为了生死兄弟。

    又听他说话时,总想着引经据典,带些风雅,可偏偏肚中墨水不多。便将他读书认字,好在将来得偿所愿,做个风流侠士。

    张悦清天资聪慧,不多时就明得奥义,记性又好,看过的书本往往都能过目不忘。

    这样过得一年,昔日强行附庸风雅的张少侠真就化身风雅之士。又加上萧剑南在江湖好友间介绍夸赞,自己武功也是很高。短短数年,便在江南有了些名气。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武林中人,对名望声势看得很重,面对这么一个横空出世的小子,自然就有很多人不服,纷纷上门挑战。

    仗得一身好武功,张少侠数月之间,连败武林众多高手。一时间声名鹊起,甚至被推崇者冠以江南第一剑客的美誉。

    张少侠咸鱼翻身,终归也不能一直依附他人,便自己买了宅院,每日习弄剑,好不快意。

    只是近日突听得萧剑南遭遇变故,被人围了家宅,他情义深重,萧剑对他而言,更是亦师亦友。听到消息,立刻快马加鞭,赶到萧府,却堪堪来迟一步。

    萧剑南既然已身死,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的遗孤,便冒死将萧谨言从人群中救了出来。

    却立时遭到了江南武林的追杀,他一路向北而行,

    从烟雨蒙蒙的江南,行到了黄沙苍茫的大漠。这一路来,风餐露宿,还要时刻提防各门派的追杀。饶是他意志坚强,一身武功世间罕见,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

    风呼呼吹着,北方已经飘雪。漫天的黄沙夹杂着雪花在风中飞舞,伴随着苍鹰在天空中盘旋,张悦清闭上眼,突然有了一种非人事的恍惚。

    大半年前,他还是江南赫赫有名的年轻剑客,白衣才子。不光武功卓绝,又采不凡,更兼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虽然年纪轻轻,却也誉满江湖。

    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他一夕之间,站在了整个武林的对立面。

    张悦清苦笑一声,看了看抱在怀中男孩稚嫩的脸,又突然生出了无尽的力量。

    这一路来,明枪,暗箭,武林高手围追堵截,他带着这个不满七岁的孩童,如履薄冰般仓皇逃窜。

    情况危急之间,不免经常食生肉,喝污水,每每在刀光剑影中侥幸逃生。穷山恶水,亡命奔波,这个坚强的孩童,却很少哭过一次。

    真有萧大哥的遗风呢!

    望着奔波一天熟睡的萧谨言脸上那似曾相识的轮廓,欣慰得笑了笑,就近找了一个小客栈,要了间客房,将萧谨言放在床上,正准备出去打水为他洗漱。

    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响,从远处远远传了过来。那马走得极快,片刻之间,已经到了客店门口。

    张悦清立在门后,屏住呼吸,细听之下,听出来人共有七名,都已跳下马背,往客店走了过来。

    个个脚步沉稳有力,呼吸深远,显然都是有艺在身的练家子。

    又听得一人扬声叫唤,店小二急忙迎了过去,笑问道,“几位大爷,打尖还是住店?”

    一个粗犷的声音道,“有好酒好肉赶紧上来,马儿都给大爷们喂饱了。”

    小二恭声应是,将几人领入店内坐定,又唤马夫前去牵马喂食,手中布巾往肩头一搭,弯腰笑道,“几位客官,小店虽小,却也五脏俱全,山中野味甚多,客官们都想吃点什么?”

    一个声音道,“常听说山野小店之中,反倒多有些手艺不错的厨子伙夫,烤出来的羊肉滋味甚美,给大爷们上来尝尝。”

    小二笑道,“客官,这现烤全羊需要不少时辰,不知客官们着不着急?若是着急,有早前烤好的,给客官们热了,滋味也是不差,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只听得啪得一声,却是一人拍桌而起,怒道,“奶奶的,老子这几天来马都累死了几匹,在这破地方,沙子都他娘得吃了一肚,好不容易遇到个说人话的,还要叫老子吃你剩下的东西!”张手欲打。

    店小二连忙闪过,眼珠一转,随即做出惊慌失措的模样,嘴唇不住抖动,像是吓得不清。

    旁边一个年岁颇大的男子挥了挥手,示意发怒那人坐下,又温言道,“老七,不可鲁莽,这一路来吃得苦还少了?正事要紧。”

    对小二微微一笑,说道,“就按你说的,抓紧把肉上来,我们几个都是饿得紧了,须得越快越好。再来几坛酒,嗯,要挑最好的,可别掺水糊弄我们!”

    店小二连忙点头,偷眼朝向他发火的男子喵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恶意,转瞬即逝,便跑去后厨安排吃食去了。

    那发怒的男子看他远去,也不再生气,手中拿起双筷子,在桌上不住敲打,嘴上也不闲着,说道,“大哥,你说那江南来的小子也真厉害,这一路上,我们见到的那些尸体,应该都是死在他手下吧?武林中这么多人,联手追了这么久,还是抓他不住。”

    又道,“起初听人说他是什么江南第一剑客,我原还不信,现在看来,多半是个难对付的主,你说我们几人,要是当真遇到了他,能打得过他吗?”

    张悦清要的这间客房,离吃饭的地方本来就不远。加上他耳力过人,这男子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心下寻思,“这汉子说的那“小子”,必然便是我了。正所谓来者不善,估计跟那伙追杀我的人,都是一丘之貉!这七人武功不弱,被他们发现我在这里,不免又是一场恶战。就算我把他们通通杀了,行踪难免再次暴露,还是能避则避为好!”

    当下缓缓移到床边,将包袱背在身上,轻轻的将熟睡的萧谨言抱起,踱步在窗户旁,已防被人发现后,立刻破窗而走。

    他本不是弑杀之人,这些天虽然杀了不少武林人世,却都是到了非刀剑相向的地步不可。若能相安无事,他也不想妄造杀孽。

    听到另外一个人轻轻叹了口气,却是个女子的声音。“这人本也是一时风流之士,却为了一个武林败类,甘与天下武林为敌,也是令人唏嘘。”

    又一人道,“帮助那么一个丧尽天良的贼子,想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之前大家都被他的表象蒙蔽了而已!”

    一人接着道,“不错!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也就是说,互相为谋的,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那女子噗呲一笑,道,“我说三哥,你这都是哪里学来的词语,我可从来也没听到过。”

    这被称为三哥的仿佛很是得意,道,“我自创的,怎么样?很有道理吧?”

    一人骂道,“呸,三哥,你说你这厮,明明肚子里没有半点墨水,还要学人咬嚼字,这不就像。。。就像。。”停顿了一下,又道,“就像老七穿上小娘子的衣服,不伦不类嘛!”

    话刚说完,就听得蓬得一声。接着那人咬牙切齿,似乎极为痛苦得骂道,“老七,你他娘的不讲武德,下死手啊你?”

    众人嘻闹之中,小二已经端上来一只烤熟的肥羊,这黄沙大漠之中,虽有绿洲,却不易种植小麦高粱。当地人便以游牧为生,以牛羊为食。

    长此以往,倒也将烹调牛羊的技术练到了家,这羊肉刚一上来,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

    加上几人赶了这么久的路,早就肚子空空。身在武林中人,也没那么多繁缛节。当下都大快朵颐起来,几人更是连声叫好,这时间,小二又端上来几坛老酒。众人围着火炉,吃着羊肉,喝着烈酒,却是快意至极。

    众人不言语吃了一会,已没有那么饥饿。便听那温和声音道,“这张悦清枉负侠名,善恶不分,杀了那么多人,作恶之深,不在萧剑南之下!我们漠北七杀苍狼若能杀了他,也是为江湖除一大害!”

    那老七道,“大哥说得是,这人坏得紧了,咱们一向与这些恶贼不共戴天,必然要将他碎尸万段才是!只不过这人武功很高,怕是不好对付吧?”

    七人之中,以他年纪最小,虽然长年头顶风沙,胡须满面,姿容粗狂。但细细看时,最多二十左右年纪。

    少年人武功弱些,胆子也便小些。想到那么多人都死在“恶贼”剑下,心里不免有些忌惮。

    那年长之人看在眼里,轻声对他说道,“也别担心,那“恶贼”跑了许久,一方面肯定疲累,身上有定然有伤,加上他一个江南人,对这漠北环境可没那么容易适应。咱们人多,又以逸待劳,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喝了口酒,又道,“哪怕万一敌不过他,在自己地盘之上,我们要走,莫非他还能拦住?”

    那老七听他这么一说,胆气足了许多,把酒碗重重往桌上一拍,喝道,“大哥说得对,怕什么怕,直接干那鸟厮便是!”

    那女子听得好笑,抿嘴笑道,“七弟也别激动,我倒是想呢,此人虽然凶恶,倒也有些义气,据说他救走了萧剑南的独生子,一直舍命相护,说起来,也算有些取处。”

    一人道,“六妹,你就是心肠太好了!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善良!传言萧剑南弑父杀兄,又欺师灭祖,为得只是独得那本举世无双的武功秘籍!”

    “萧剑南死后,江南那群废物翻遍了萧家的宅子,也没能找得到,这张悦清救走这孩子,为得不过是那本秘籍而已!”

    那女子道,“即便是为了秘籍,也不需要得手后还带着萧家的孩子呀。”

    那老大道,“此事倒是有些商榷之地,不过为虎作伥,滥杀无辜总是无话可说的,我们吃完这顿饭,赶紧去追上他,是非功过,总要弄个清楚才是!”

    张悦清听得微微诧异,他始终不肯相信与自己相交多年的兄长,会为了一本武功秘籍,杀害自己的师傅父兄!

    当时他得到消息赶到萧家的时候,萧剑南已经死了,他只来得及将萧谨言冒死救出。

    这一路追杀他的人,说是为了武林正道,除恶务尽,倒不如说是怀疑他拿到了那本秘籍,都欲占为己有。但听得这几人言语,却似单纯得不容邪恶,与这秘籍并无瓜葛。

    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这武林中人,道貌岸然者着实不在少数。他带着萧谨言逃亡半年有余,面对过多少歹毒暗算,这些自命侠义之人,对一个弱小的孩子,都恨不得痛下杀手。

    对萧剑南的妻子家人,也都狠心杀害。嘴上说伸张正义,自身却偏偏做着败尽道义之事。

    若相信这些人口中的是是非非,那真就愚昧至极了!

    这里虽然没有外人,这几人并不知道自己在这,似乎并不需要编造谎言。但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不是各怀鬼胎,逢场作戏呢?

    他早就不是那个初出江湖,需要在萧剑南帮助下成长的少年了。这半年多来遇到的一切,早让他对所谓的正义侠义感到深深的失望。

    突听得一人喃喃了一句,声音极轻。但他耳力超乎寻常,还是听得真切,却是那老七轻声哼道,“大哥,我怎么突然有些头晕。。”

    又有一人道,“你也头晕?你酒量不是很好吗,我还以为只是我一个人多喝了几杯才有些迷糊了呢。”

    那女子道,“我也是,我丹田的气息提不上来了!”

    那老大拍桌而起,声音却中气不足,“不好!菜里有毒!”

    张悦清一惊,低下身子,从门缝中打眼看去,只见片刻间那七人摇摇晃晃,扶着桌子扶头欲倒,坚持不到片刻,就通通倒在了地上。

    这几人刚一倒下,后堂里当即走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身后跟着两个壮年汉子。

    张悦清认得其中一人便是这店的小二。另外一人,想必就是那牵马的马夫。

    那白发老人嘿嘿一笑,骂道,“几头蠢猪倒是能吃,糟蹋掉我这许多酒肉!我这迷魂香无色无味,加在酒里却是更添酒香,真真便宜了这几个,死之前还做了个饱死鬼。”

    见那小二轻轻拉了拉老人的衣角,用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低声道,“那个怎么办?”

    老头呸了一声,道,“就那么一个,还带着个孩子,何须麻烦,你俩直接进去料理了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