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章 七杀苍狼
    张悦清摇了摇头,他少年时跟随师傅学艺之时,也曾听说山野小店中,多有些谋财害命之举,没想到今日却被自己遇上!

    看着那两人缓步朝自己走来,便把男孩放回床上,坐在床上等着。

    他侠义心肠,为人刚正,对这种鸡鸣狗盗,杀人害命之事向来嗤之以鼻。既然遇上了,那便非要管上一管!何况这三人既然也准备朝自己下手,更没有偷偷逃去的理由,心中暗道,“且看他们如何杀我!”

    那二人本意不善,只道房中之人,片刻之后就会变成死人。

    哪里还会假装客气?直接一脚便踹开房门,一见张悦清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倒是一愣,转而脸上凶光暴露,店小二不由分说,从腰间拔出一把菜刀,便向张悦清砍了过来。

    张悦清避也不避,伸出手一弹,铮得一声,正弹在那刀刃上。

    店小二只觉虎口剧痛,菜刀拿捏不住,脱手飞出。张悦清右手一拿,已抓住了他的衣领,微一用力,便将这店小二提在半空,另一人一看不妙,飞足来踢,张悦清看也不看,一脚飞出,将那人踢翻在地。

    这番吵闹,熟睡的萧谨言也惊醒了,看着张悦清手上提着一人,地上又倒了一人,却似已经习惯,低声道,“张叔叔,这些人又来了吗?”

    张悦清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几个小毛贼而已,不用担心。”

    店小二被他提住,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无,吓得脸色苍白,大气也不敢出。突听得老人在外面骂道,“麻利点,料理这么一个小子,还要那么久吗?”

    听得没人回应,那老头骂骂咧咧的过来,一见如此场景,却也不逃,反而饶有趣味得看着张悦清,笑道,“看起来,今天还遇到一个练家子。”话一说完,身形一动,竟然尤为迅捷。变手为掌,就往张悦清身上拍来。

    张悦清只感觉掌风凌厉,暗暗惊讶。不想这貌不惊人的老头,倒有一身不俗的武功。他虽坐着,要避开这一掌却也不难,只是萧谨言还在身后,当下举掌相迎。蓬得一声,两掌相交,张悦清只觉胸口微微激荡,心下也感诧异。暗道,“这老头武功却也不弱!”

    那老头被掌力震开,噔噔噔后退三步,方才站稳。一张苍老的脸色,出现了警惕的神色。

    对方只是坐着和他拼了一掌,却隐隐还占上风,明显武功在自己之上。

    当下拍了拍手,道,“好啊,老夫十几年不出江湖,没想到武林中竟出了这样的高手。”

    张悦清知对方不是泛泛之辈,但暗施毒药伤人,在他心里比之拦路剪径的强盗犹为不如。

    讥讽道,“阁下如此武功,却在这荒无人烟之地,做这种杀人害命的勾当,不免有些屈才了吧!”

    老头呸了一声,道,“老夫最恨那些满口仁义道德,暗地鸡鸣狗盗之辈,所以这才隐居这山野之中,也是乐得清闲而已!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这般年轻,竟有如此武功,你是谁人门下?”

    张悦清见老人言谈之中,倒是气度不凡,武功之高,也属罕见。

    只是终归不屑他已毒药害人,当下微微拱了拱手,随口答道,“在下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带着这个孩子,去投奔朋友罢了。”

    老头冷笑一声,道,“无名小卒?老夫当年纵横江湖,一生之中,也未遇到几个对手,今日比不上一个无名小卒!嘿嘿!嘿嘿!”

    张悦清知他必然不信,不想多做解释,只是说道,“阁下用毒之术极高,未必便比不过我吧!”

    老头听他这么说,不怒反笑。摆了摆手道,“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不过今日你见到我们这般杀人的勾当,你会怎么样?”

    虽像是平常询问,神色却很是戒备。

    张悦清道,“这几人虽然与我素不相识,但今日既然撞见了,也断然不会见死不救。”

    手中劲力暗聚,只待双方一言不合,便出手相攻。

    那老人却不为所动,只是问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张悦清道,“不知。”

    老人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几人,呸了一口,道,“这几个家伙武功平平,却自称什么漠北七杀苍狼!我去他娘的!这等货色,也喜欢学人沽名钓誉,还要追杀我一名小兄弟的遗孤,你说该不该杀!?”

    张悦清本以为今日争斗在所难免,蓦地里听他这么一说,倒自有些惊讶。

    他刚刚听到那几人说话,所谓要追杀的人,不就正是自己?老人所说的朋友的遗孤?难道是萧大哥的孩子?

    张悦清看看身边的萧谨言,问道,“你认识这位朋友吗?”

    萧谨言只是摇头。

    心知他年岁太小,萧大哥的朋友也想来没见过几个,即便见了,也难以记住。

    萧大哥广结善缘,出事之前,也不知帮助了多少像自己这样的人。

    这老头虽然不曾见过,却也不能认定他所言是假,只是想到自己如今处境非常,须得小心谨慎。

    单凭老人这么一说,便吐露自己身份,那就愚蠢至极。当下问道,“不知阁下所说朋友遗孤,这位朋友,又是何人?”

    老人突然狠狠地唾了一口,骂道,“告诉你也不妨,老夫当年在江南时,遇到一位叫萧剑南的小兄弟,我二人一见如故,便结了忘年交。我虽与他相处不久,但他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比那些江湖上所谓的名门正派好得多!可最近却听说他杀父杀兄,欺师灭祖!被江南武林群起而攻,丢了性命!他的独子被一名叫张悦清的年轻人救出,近日流亡到了大漠。。”

    说到这,突然仔细得打量张悦清几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孩子,哑然道,“莫非你就是带走萧兄弟孩子之人!这小孩便是萧兄弟的独子!?”

    张悦清见他深情真挚,倒不像作假,可终究人心难测,谁又敢保证此人不是演戏,为求骗过自己,染指那本秘籍?

    于是笑了笑,不置可否。问道,“阁下既然知道自己兄弟独子遭人追杀,又为何不去找寻,而是在这里,开家黑店,谋财害命?”

    那老人仿佛知道他必然有此一问,也不生气,缓缓道,“这里离江南千里迢迢,我得到消息,已是一月之后,我也差人四处打听孩子下落,一直没有音讯,近日才听得他二人流落至此的消息,便在这要害之处,开家小店,但凡遇到江南来的武林中人,或是追杀二人的恶徒,便通通都杀了!如此,也算是为我那兄弟,尽一份绵薄之力了!”

    说完像张悦清招了招手,道,“你若不信,可随我来。”

    张悦清心中寻思,此人武功虽然极高,刚刚交手一招,俨然逊色自己一筹。

    他年少成名,近年间在武林未逢敌手,加上少年人的傲气,也并不畏惧对方。

    然而倘若那老人说得是真,凭空得到一个帮手,对自己当然有利无害。便抱起了萧谨言,随了老人,出了店门,一路往不远处林中走去。

    走不多时,只见前面一处好大一个深坑,上面用些树叶草草盖住,老人用手拨开,一股恶臭传来。张悦清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坑里杂乱的堆放了何止数十人的尸体。

    老人叹了口气,道,“老夫一生杀人无数,也识人无数,说我那兄弟做出那等丧尽天良之事,我是万万不信的。说是江南武林为了贪图那本秘籍,蓄意构陷,倒更实在一些!”

    张悦清见坑中尸体,上面的人,都是死了不久,形容依稀可辨。

    他认得其中几人,确是曾经与自己打过照面,江南明月门中之人。

    心下便信了几分,语气之中敌意散去。抱拳道,“前辈高义,我在这里,替萧兄多谢你了!”

    老人喜出望外,笑道,“果然是你!你义薄云天,冒死救出萧兄弟的孩子,老夫该谢谢你才是!”

    伸手拍了拍张悦清的肩膀,张悦清见他出手并未带有内力,也不闪避。

    然而这一下拍来,片刻之间,突觉一丝极难辨别的香气扑鼻而来,接着身上便是一软,丹田内力,也正如滴水一般,慢慢逝去。

    心中暗叫不好,急忙纵身跃开,这一下,脑中晕眩更甚。

    他万分懊恼,心中自骂,“张悦清啊张悦清,你在安乐窝里待得久了,眼睛蒙尘,终究遭人暗算!”

    深知此毒必定非同小可,更不多想,抱起萧谨言,展开轻功,往林外奔去。

    心中算计,“得赶紧跑回店去,骑了那几人的马匹,先行脱身,在寻解毒之法!”

    老人见他想走,发足急追。

    张悦清越跑越心惊,只觉丹田内力正在一点一滴的消散,这样下去,即便抢了快马,也无法驾驭,终归不能脱身。

    当下也不再逃,将萧谨言放下来,运起剩余真气。

    这一停之下,那老人已抢得身来,不由分说便一掌击来。

    张悦清感觉耳畔劲风大作,无暇多想,举掌相迎,两掌相交,眼前金星乱冒。内力已大为不足!

    赶紧平定心神,刷的一声,抽出腰中长剑。

    老人和他对了一掌,也是暗暗心惊。此人明明已经中了自己的独门毒药,散功散。但掌力依旧如此雄浑。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几欲喷出。

    又见张悦清持剑在手,心中忌惮,不敢再出手相攻。他心知自己这门毒药厉害至极,只消耗得半个时辰,对方内力耗尽,那时便是手到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