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五章 五毒蛇散
    这几人方一醒来,见自己跟同伴都倒在地上,酒水洒了一地。脑中晕眩之感仍旧不曾消散,胸中烦闷,几欲呕吐。

    又想起之前的事,心下都是大骇。抬头看见张,萧二人站在面前,张悦清手上更是提着一个木桶。

    心中已明白了十之八九。七人中为首一人,人称大漠苍狼吴烨子率先站起身来,朝张悦清作了一揖。道,“不知是否是这位少侠救了我兄妹几人?”

    张悦清还了还礼,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脾气最为火爆,号称急风狼的老七马大鸣骂道,“他奶奶的,这天杀的店小二,竟然用这种手段暗算于我,我非要把他抽筋扒皮不可!”

    四下环顾,却哪里还有店小二人在。

    七人中唯一一名女子,江湖称赛阿青的柳月菲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不知那些贼人现在何处?”

    张悦清适才躲在房中之时,就听这女声温柔婉转,极为柔美。

    现在看去,只见这女子年纪不大,一头长发挽做一团。脸上不施脂粉,却灵秀非常。

    如柳叶般得眉头下,一双明亮水灵的大眼睛,英气勃勃。其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却不知为何与这几名粗糙大汉混在一起。

    当即道,“贼人已经逃了,你们没事了吧?”

    七人中唯一一名容貌俊俏,得作书生打扮的男子对张悦清施了一礼,谢道,“今日若非少侠相救,我等七人恐将遭他人毒手,救命之恩,不敢言谢,他日若有所求,必当竭尽全力,不惜死而后已!”

    此人眉清目秀,一张脸细皮嫩肉的,实在不像常年奔波江湖之人。张悦清听他说话绉绉的,却多少有些不伦不类。

    想起刚出江湖的自己,不由得好笑。也不多做计较,拱手还了一礼,说了声,“不必如此。”

    方才他在房中听得这几人说话,显然都是为自己而来,他中毒方愈,又有伤在身。

    不想与这几人多做纠缠。当下抱了抱拳,道,“江湖之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实在理所应当。在下也是碰巧遇见,举手之劳罢了,各位无需介怀。”

    言罢拉起萧谨言的手,举步欲走,向众人说道,“各位,告辞了!”

    吴烨子是七人中的大哥,年纪,武功,智计也都是七人中最为突出的。

    他见张悦清年龄轻轻,生得面如冠玉,仪表堂堂。实在不像这大漠中人,日受风沙侵袭,皮肤粗糙之相。又见他带着一孩子,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忙道,“少侠留步!”

    张悦清眉头一皱,暗道,“莫非被他看出来了?”不过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慌张,转身不紧不慢得道,“不知还有何见教?”

    吴烨子道,“不敢,只是我看少侠样貌,不像漠北之人,少侠又带着一孩子,不知是否遇到了什么难事?”

    张悦清道,“不错,我乃江南人士,去往疏勒城中,投奔一位朋友罢了!”

    吴烨子见他直言不讳,又听出语气不善,心中已将自己的猜测证实了九分。道,“从江南到漠北,遥遥几千里,少侠带着孩子,一路奔波到此,想来吃了不少苦吧?”

    张悦清冷冷道,“又怎样?”

    吴烨子道,“不知少侠在江南,可曾听说那武林败类萧剑南之事?”

    萧谨言听他说起自己父亲的名字,心中一阵忐忑,又觉得胸口似乎有一块大石压着,呼吸也有些不畅,一张小脸涨得绯红,小手紧紧抓住张悦清的手,冷汗潺潺流出。

    张悦清只感觉手中湿热,低头看去,见萧谨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只道他是连遇惊险,有些过于紧张了。又见对方言语咄咄逼人,显然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也不再多说,昂然道,“不用问了,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不过,”他突然走近两步,狠狠盯着吴烨子,一字一句道,“萧大哥他不是武林败类!他是被人诬陷的!”

    另外六人看他走近,眼神中似乎带有杀意,心中同是一惊,担心他对大哥突下杀手,刷刷刷几声,各自拔出兵器,握在手中。

    老七马大鸣脾气最为火爆,霎时间,已经抢到了吴烨子的身旁,手中提着一条狼牙棒,牙口锋利,棒身肥大,怕不有好几十斤。

    配合他粗犷的面容,一往无前之下,倒也显得威风凛凛。

    另外一人手拿长刀,也跟了上来。那刀刀柄极长,有些类似于蒙古族人善用的斩m刀。

    这是老二苍阳刀王振华,紧接着一人手持长剑,绕到了他的背后。这人年岁也长,头发已经有些苍白,正是七人中的老三,外号随风剑李仁利。

    另外一人抢身走到门边,封住了出路。他的手中却是拿着两颗黝黑的铁珠。

    乃是老四回春手牛高俊。

    七人中唯一一名女子,外号赛阿青的柳月菲,和那作书生打扮的白衣书生彦川平并没有跟上前去,而是对着剑拔弩张的几人劝道,“几位兄弟且慢,不管如何,刚刚都是他救了我们的性命。”

    吴烨子见二弟,三弟,四弟,七弟个个面露凶光,手持兵刃冲了上来,也是怒道,“干什么!我们七杀苍狼是恩将仇报的人吗!”

    四人听到大哥训斥,都是一愣。想起自己刚刚被人所救,转眼就刀剑相向,不由得脸上一红。

    他们早听得张悦清武功盖世,担心大哥安危,一时情急之下,方才做出如此冲动之举。

    吴烨子喝退几人,对张悦清赔笑道,“少侠误会了,我只是有些疑惑,所以想弄清楚罢了!我们七人恩怨分明,少侠今日救了我等一命,我们段然不会与少侠为敌!”

    张悦清本以为一场恶斗在所难免,听得他这么说,也是有些诧异,却也没放下戒备。

    江湖中前一秒谈笑风生后一秒拔刀相向的事太多了,他刚才被石惊天迷惑,差点送了性命,自然比之前警惕得多。

    吴烨子见他全神贯注,丝毫没有懈怠,知道他并不相信自己,对四人喝道,“收起来,都退下!像什么样子!”

    四人都很听这个大哥的话,依言收起兵器,退到后面。吴烨子道,“我们兄妹七人,虽然不是什么豪侠义士,却也知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知少侠所说萧剑南冤枉是真是假,但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们不会与你为难。”

    张悦清道,“既然如此,在下告辞了。”

    对萧谨言道,“小言,我们走!”

    萧谨言见张悦清没有和这帮人打起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拉着张悦清的手,刚走得几步,只觉得胸口压抑感越来越重,连呼吸也变得极其困难,心里想道,“这几人刚刚像是要和张叔叔动手!他们人多势众,张叔叔又刚受了伤,真打起来,怕是要吃亏!得尽快离开这里。”

    咬着牙走了几步,一股从未有过的晕眩感铺天盖地而来,每走一步,好似都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再看路时,就像一条蜿蜒盘旋得大蛇,歪歪曲曲,扭扭转转。

    眼前所有的物事,都像变得会行走了一般,飘飘忽忽,捉摸不定。他用力甩了甩头,突觉一口气再也呼不上来,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