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八章 疏勒城主
    八人在山洞中过了一夜,待得天色渐明,便打马西行。萧谨言醒来后,也不哭闹,只是一言不发。

    柳月菲跟他同乘一匹马,时常说些笑话逗他开心。只是无论大家怎么说,他始终神色恍然,若有所失。

    众人无奈,只盼得早到疏勒,等见到了熟人,或许萧谨言就能开心一些了。

    又行了一日,终于在路旁开始见到屋舍,众人心喜,问了路人,知道此处已离疏勒城不及半日行程。

    此时天色将晚,再进城已来不及了,八人眼看目标将近,也不再着急,便找了间客栈住下。

    柳月菲女孩子家,爱好干净,安顿下来后便去打水洗漱。路过楼下饭堂时,只见远远一张桌子上,坐着十余名身穿蓑衣得汉子,听口音,认得是江南来人。

    只听得一人骂道,“他妈的,跟了这么久,竟然跟丢了!”

    一人接着道,“这姓张的也真是狡猾,这么多人,追了他大半年,竟然就是抓不到他!”

    又一人道,“唉,跟丢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一人问道,“这话怎么说?”

    那人答道,“这一路上,我们见到的死在那小子手上的人还少吗?就连崆峒派掌门大弟子也死在了他剑下!你说我们真要找到了他,可还有命在吗?”

    一人道,“此言有理!找不到最多被门主骂几句,找到了,可能小命就要没咯!来,喝酒,喝酒!”

    众人大笑,一边吃肉,一边喝酒,倒是好不快活!

    柳月菲听得仔细,心下盘算,“这些人也是来追小言的,想不到竟然追到了这里,只怕疏勒城中,也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事,这番进城,可须得万分小心!”

    打了水回到房中,心中不安,又看萧谨言已经睡下,便去找几位兄长将事情说了,吴烨子道,“听这些人的口气,也并不想招惹这是非,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大家伙机灵一点,总不至于被他们发现。”

    众人齐声应是,一起吃了晚饭,都是些牛肉羊肉之类,又喝了些马奶酒,便都和衣睡了。

    柳月菲抱着萧谨言睡下不久,突听得门外有响动,坐起来一看,只见窗外朦朦胧胧有个人影,她心中一惊,慢慢坐起身来,见没有吵醒萧谨言,穿了衣服,提剑在手,慢慢往门口踱去。

    待到近时,已能看清那人轮廓。柳月菲认得正是五哥彦川平,心中疑惑,打开门来,只见彦川平手中拿着长剑,正警惕环顾着四周。

    见到柳月菲突然开门出来,彦川平也是一惊。

    柳月菲轻声问道,“平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彦川平脸一红,支支吾吾道,“我方才听你说有人在找小言,而且也住在这家客栈,你一个人,我怕。。我怕。。”

    柳月菲听明白他的心思,心中一阵温暖,嫣然一笑道,“傻瓜,那你还准备在这里守一夜吗?”

    彦川平道,“嗯,”觉得不妥,马上又道,“不是,我看一会,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柳月菲突然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平哥,这么几年了,虽然你嘴上不说,可是,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对吗?”

    彦川平一愣,忙道,“既然没事,那我也回去睡了,你早点休息。”说完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柳月菲看他慌张的样子,甜甜一笑,自也进屋睡了。

    第二日,八人在房中吃了早饭,待得昨日那群人离去,才起身赶往疏勒。

    又走了两个多时辰,沿路已经越来越繁华,车马横流,人声鼎沸。很难想象在这沙漠苦寒之地,竟也有如此繁华景象。

    再行得一会,见前方高高一座城门,城门上三个大字,写得是,疏勒城!

    众人大喜,过了守卫,进了城中。只见这疏勒城里,可又比外面繁华太多!大街上满是叫卖得小贩,路过的车马,衣着华丽得美艳女子,甚至还有些金发碧眼的外邦商人。牛高俊去向路人打听萧剑月的名字,却被当做傻瓜冷嘲热讽了几句。

    牛高俊无端受了讥讽,正欲发作。吴烨子连忙把他拦下,自去找了一个头发卷长,似乎外邦人模样的男子,向他打听问路。

    那男子用干涩得汉答道,“真。。奇怪。。萧剑月不是疏勒城的城主吗,你们自己不认识,还要问我。。一个外国人吗?”

    众人大惊,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些人,听到问及萧剑月时,是那样反应了。

    当下又跟外国男子问了具体位置,便直往城主府赶去。

    到得府门口,心中都是一叹。只见府前开阔明亮,府邸气势浑宏。门口守卫着两个高大的兵士,手握长枪,笔直而立,看起来都是有艺在身之人。这府邸之豪华大气,比起中原王孙贵族的住宅,也自不遑多让。

    他们并不知道,这疏勒位于西域丝绸之路的要塞,历来独霸一方,城主堪比中原皇姓诸侯,府宅又如何会差?

    众人告知了来意,兵士听说是来找城主,起初不屑一顾,众人无奈,只好将那日张悦清所给书信递拿了出来,说是故人来访,请求务必通报一声。

    兵士见有书信,便不敢怠慢,转身进去通报,不一时,只听得一个威严雄壮得声音道,“在哪里,我侄儿在哪里?”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黄袍,身材高大,一头长发乌黑发亮,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看起来不怒自威得中年男人从门内走了出来,见到众人,先是随意打量了一眼,当目光移到萧谨言身上时,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道,“像,真像啊,想必这就是我南弟的孩子了?”

    吴烨子道,“敢问尊驾可是城主大人?”

    那人一笑,道,“正是,在下萧剑月,各位不辞辛劳,送我侄儿前来,在下感激不尽,快快请进!”

    众人还了礼,便跟着萧剑月进了府中,到了大厅坐定,萧剑月安排了人去准备酒宴,便走到萧谨言身边,道,“孩子,你可能没见过我,我是你的堂伯。”

    萧谨言看了他一眼,却不做声。

    柳月菲忙道,“大人勿怪,这孩子中了毒,又受了很多惊吓,一时不爱说话。”

    萧剑月笑道,“无妨无妨,小孩子都怕生,熟悉了就好。”

    又跟众人寒暄得一会,酒菜便已备好,萧剑月请众人入席,各自敬了一碗酒,酒过三巡,萧剑月突然问道,“不知悦清除了给你们这封信,还有别的东西吗?”

    吴烨子道,“没有了,就是这封信,张少侠说你见了这封信,便会帮他照顾小言了。”

    萧剑月沉吟了一会,道,“故人之子哪有不管之理?何况他父亲还是我的堂弟。”

    吴烨子道,“如此甚好,我们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待得众人吃饱喝足,吴烨子道,“既然小言已经安全送到大人府中,我七人也就告辞了。”

    萧剑月看了萧谨言一眼,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妨便在府中住上一宿,明天一早,我略备薄礼,各位再走不迟。”

    吴烨子道,“张少侠与我等有救命之恩,些许小事,哪里还要礼物,大人答应照顾小言,我们就很开心了。您公务繁忙,我等还是先行告辞。”

    萧剑月道,“外面风雪甚紧,马上就要天黑,既然礼物不肯收,住一晚是肯定要住的,难不成各位想将来悦清说我不顾地主之谊吗?”

    众人推辞不过,只好答应,萧剑月叫人安排了房间,去领众人休息。一向不说话的萧谨言看他们要走,突然抱住柳月菲不撒手。

    萧剑月笑嘻嘻走过去,道,“从今天起,你就跟大伯在一起了,姐姐还有别的事要忙,我们不要再耽误她们了。”

    说着便把萧谨言抱了起来,萧谨言急得大哭,道,“放开我,放开我!”柳月菲看到他哭,于心不忍,道,“小言不哭,小言乖,你总不能一直跟着我们吃苦,你在这里乖乖等着,你的张叔叔很快就会来找你的。”

    萧剑月道,“孩子第一次见我,有些害怕,各位不必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柳月菲还待再说,吴烨子向她使了个眼色,柳月菲会意,无奈跟了众人离去,耳畔

    只剩下萧谨言不住得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