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九章 暗藏杀机
    却说柳月菲回了住所,内心却极不平静,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想不出实在的原因究竟在哪。

    自顾自坐在桌旁,也不去睡,突听得屋外似有细碎的脚步声,凑往窗边看去,朦胧中见得外面几个黑影穿插而过,动作极为迅捷,片刻之间,已然消失不见。

    她心下起疑,想起昨日在客栈中遇到那一行人,心想,“莫非这些人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跟了过来?”担心萧谨言的安危,又想,“这几人行为可疑,实在不像府中之人,还是去看看为好。”

    当下轻轻推开房门,来到方才萧剑月宴请众人的客堂,只见客厅大门并没有关,厅内却早已无人。

    她慢慢走进去,突见旁边一个房间内有灯光闪烁,虽是昏暗,在这夜间却尤为显眼。

    她靠近门边,贴耳细听,只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他带着你出来,不曾带有别的东西吗?”

    柳月菲听到这声音,心中扑通一下,这不正是疏勒城主萧剑月吗?

    她屏住呼吸,贴在门上一动不动,仔细听里面说话。

    只听得萧剑月又道,“你跟了他这么久?看见他带有什么书籍之内的东西吗?”

    一个孩童的声音道,“没有,没有见到过。”正是萧谨言。

    萧剑月道,“你好好想想,却不要骗我,否则你就再见不到你的张叔叔了!”

    萧谨言道,“为什么!张叔叔不会回来了吗?”

    萧剑月冷笑道,“他回不回来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不说实话,你一定等不到他回来了!”

    萧谨言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书籍,我要见柳阿姨他们!”

    萧剑月嘿嘿一笑,道,“那几个乌合之众,你还盼着他们来救你?得不到秘籍,这些人都要跟着你一起死!”

    柳月菲大惊,她之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想起来,方才知道原因所在。

    这萧剑月是萧谨言的堂伯,得知侄儿中毒,却似乎毫不关心,又非要留他们住下,原来竟也是觊觎那本秘籍!

    她知道事情严重,自己一人,断然无法救出萧谨言,心想,“想不到这堂堂城主大人,跟那些江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现在只有赶紧去找大哥他们商议,想办法把小言救出来!”

    一念至此,缓缓回身走出大厅,来到吴烨子房前,轻轻敲了敲门,只听得吴烨子低沉得声音道,“谁?”

    柳月菲一惊,她本以为大哥已经睡了,忙道,“是我。

    吴烨子听得她的声音,开门让她进来。柳月菲一看,房中除了大哥,其他几名兄弟都在那里。众人坐在桌旁,却不点灯光。

    柳月菲趁着月色看见众人皆是一脸忧虑之色,想到,“莫非大哥他们也已经发现了不对?”刚准备说话,就听吴烨子道,“六妹,你来得正好,先坐下。”

    柳月菲依言坐下,吴烨子道,“今日之事,我也感到奇怪,这萧城主着实有些怪异。”

    彦川平轻轻推了下柳月菲,问道,“小菲,你刚刚去哪里了,我找你时你不在房中。”

    柳月菲见他神情之中,甚为关切,心中欢喜,想起自己听到萧剑月说话,忙道,“大哥,果然你们也觉得不对,我刚刚。。”便把自己心中生疑,又见到几个黑衣人,便跟随而去,回到客厅,如何听到萧剑月说话的事一一说了。

    众人听她说完,都是大惊失色。吴烨子道,“果然如此,我之前观他神色举止,不合常理,本只是怀疑,没想到真是居心叵测!”

    王振华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老七马大鸣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把小言救回来了!”

    吴烨子道,“我们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救是肯定要救的,只不过这萧剑月在我们面前,丝毫不加掩饰,看起来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必定是早有打算!”

    李仁利道,“大哥所言有理,现在想来,他留我们住下,肯定有所图谋。只怕是担心秘籍被我们几人先拿了去!等他问完小言,就该来找我们了!”

    彦川平道,“这城主府看起来似乎平常,但肯定暗伏重兵,否则以他一城之主的身份,府上岂能只有那么一点兵士?应该都埋伏在不易发现的地方了!”

    吴烨子点了点头,脸上愁容更甚,道,“我们在这城主大人眼里,只是自投罗网的羔羊,想必如今府门口早就有人把守,我们自己偷偷脱身已属艰难,又如何在他手中救出小言?”

    柳月菲想起自己方才看到那几个黑衣人,道,“或许未必,我刚才看见有几人偷偷前来,行为鬼祟,实不像这府中之人,他们既然能进来,我们也能出的去!”

    吴烨子道,“这几人必然也是为小言而来,他们能进来,武功应该不凡,也许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马大鸣急道,“怎么说?”

    吴烨子道,“他们既然进来,肯定有所行动,我们只等他们先下手,斗个两败俱伤,再徐图后计!”

    众人都是点头称是,心中却是焦急。都自坐了一会,只觉得时间尤为漫长。

    正无所寄托之际,突听得门外几声金铁交鸣之声,随即便是火光大作,一大群人举着火把奔涌而出,刹那间人声鼎沸。

    众人忙打开门,只见前方院落之中,正有数十人围作一团,人群里面,隐隐看得三名黑衣人背靠而立,一人手中长剑架着一人,正是疏勒城主萧剑月,一人手里却抱着一个孩子,自是萧谨言。

    萧剑月被人制住,又气又恼,道,“你们这群贼子,不赶紧放了我,一会让你们尸骨无存!”

    一个黑衣人冷笑道,“城主大人,你可太不地道了,我们的人从江南追到大漠,死伤无数,你却在这里坐收渔翁之利,这个便宜,可占得太大了吧!”

    萧剑月道,“这孩子是我堂弟之子,前来投奔于我,何来什么便宜之说?”

    一人唾道,“呸,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心中想得什么,我们都知道,就不必在这里巧言令色了!”

    一人接口道,“赶紧把秘籍交出来,便饶了你一命!”

    萧剑月叹了口气,惨然道,“既然被你们识破,现在又落在你们手中,罢了罢了,只要你们不伤我性命,秘籍交给你们便是。”

    三人大喜,道,“在哪里,赶快拿来,我们只求秘籍,饶你一命,又有何难?”

    欣喜之下,手中长剑刚松了几分,却听得叮当一声,剑柄便被一件硬物击中,黑衣人拿剑不稳,长剑脱手掉落。萧剑月趁他低身拾剑之际,肩头一撞,挣开那人怀抱,快步往人群中逃去。

    另一人大怒,长剑递出,只取萧剑月后心,眼见便要刺中,蓦地里白光一闪,一把长剑迅捷无伦,后发先至,将这一剑隔了开去。

    这时间,萧剑月已经躲进人群之中,他的身旁,站着两名高瘦的男子,一人黑发,一人却是满头白发。黑发男子手中握着一枚紫月镖,白发人手持长剑,剑上寒芒闪闪,直指三人。

    一名黑衣人冷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漠北双雄黑白双剑,你们几时,也做了这狗官的走狗了!”

    吴烨子听他说到黑白双剑,脸色霎时变得惨白。昔年他还是苍狼门掌门之时,便知这漠北武林中,以黑白双剑武功最高。这二人无门无派,却没人不畏惧三分,只因为他们做事不管道理,全凭喜好,又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当时漠北武林,也曾试图铲除二人,却一直不能得手,反而死在二人剑下的亡灵,与日俱增。后来在漠北之地,无人不闻其色变。

    只是近几年来,这二人突然音讯全无,想不到今日竟然出现在这城主府中。看他们的样子,自然是站在萧剑月这边,有这样两个高手在旁,想救出萧谨言,却是难如登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