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章 虎口脱险
    那黑发男子哼了一声,冷笑道,“阁下却也好不哪去,堂堂江南明月门三位堂主,不远千里来我大漠,却是为了抢夺他人之物,又夜入城主府,施这暗算,不见得就高明到哪里去吧?”

    白发男子接口道,“黑鹰,你跟这些人争辩什么?他们自居侠义,背地里却常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江湖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黑鹰跟着笑道,“说得不错,白狼,你可是像极了他们的祖宗,对这些晚生后辈,清楚得很那。”

    黑衣人不怒反笑,不管二人一唱一和,长剑一指,对着萧剑月冷冷道,“今日不交出秘籍,黑白双剑可保不了你!”

    萧剑月逃得虎口,背上一身冷汗,他长年身居高位,平日里颐指气使,从没人敢违拗他的意思。

    今日不仅没从萧谨言口中问出秘籍所在,还被这几人胁迫,差点丢了性命,正自气急败坏,听到黑衣人又出口威胁,大怒道,“把这几人全给我杀了!”

    这些人是他的护卫,又是他的兵士,长官有命,如何敢不从,纷纷拔出兵器,朝三人杀去。

    三名黑衣人见对方来势汹汹,却丝毫不惧,长剑挥舞成一道道剑影,片刻之间,已有十余人倒在地上。

    斗得一盏茶得功夫,地上已经躺满了数十人的尸体,三名黑衣人身上满是鲜血,但出手却依旧凌厉非常,显然并未受伤。

    又斗了一会,地上死人越来越多,三人出手却也慢了些许,想来久战之下,内力终究有所不继。

    黑鹰看得仔细,趁着一黑衣人长剑刺入兵士身体,没来得及拔出之际。

    右手一抖,一枚暗器极速飞出,扑得一声,射入了那名黑衣人得肩头。黑衣人吃痛,动作一时迟缓,一名兵士瞅得机会,手中长枪奋力戳出,正中其后心,黑衣人大叫一声,倒地不起。几名兵士跟上刀剑齐下,将他砍得稀碎。

    另二人见同伴毙命,都是大怒,叫道,“三弟!”抱着萧谨言的黑衣人见好友突然横死,悲从中来,也不管萧谨言,长剑刷刷刷飞快刺出,砍翻几人,抢到同伴身边,看见同伴身上怕不有十几处刀剑之伤,肢体分离,死状极惨。

    三人同是明月门堂主,经常一起接受任务,出生入死,彼此间交情很深。

    他眼见同伴惨死,心中都是悲愤,长剑一转,直向黑鹰刺去。黑鹰见来势凶猛,不敢轻敌,侧身避开。黑衣人一剑不中,一剑又来,黑鹰左闪右避,与他缠斗在了一起。

    萧谨言甫一脱开怀抱,便想往外跑去,才走得几步,就被一人抱起,他一惊,抬头一看,却是柳月菲。

    原来吴烨子七人见他们斗得激烈,都偷偷靠在附近,眼看萧谨言得脱束缚,连忙上去接应。救得萧谨言,众人都是大喜,吴烨子低声道,“此时正乱,我们快走。”

    还未动身,就听得老二王振华一声惨叫,忙回身看去,却见那白狼手持长剑,一剑刺入了王振华的左胸。

    老三李仁利大怒,举起长刀便向白狼砍去,白狼举剑相迎,刀剑相交,李仁利只觉手上一轻,打眼看时,长刀已经被削掉了一截,没了刀尖。

    正自惊颚,白狼一剑又来,忙纵身闪避,这白狼长剑飘飘忽忽,犹如鬼魅。李仁利左支右闪,一时没了章法,胸口便又中了一剑。

    其余几人见片刻之间,两名兄弟死在敌人剑下,都又是悲痛,又是愤怒,又是恐惧。

    吴烨子是大哥,最是稳重,他眼见自己几人哪怕一拥而上,也万万不是这白狼的对手,他虽然心痛两位义弟突然丧命,却知道此刻若是不走,连将来报仇的机会也是没有,赶紧招呼剩下几人,道,“快走!快走!”

    老七马大鸣脾气暴躁,见到两位义兄惨死,怒发冲冠之际,哪里听得人劝,狼牙棒一挥,狠狠往白狼头上砸去。

    他生来力大,成年后更能使百余斤的兵器,平素面对寻常对手,单靠这吓人的兵器和一股蛮力,就已足够克敌制胜。

    在武功招法上,却造诣不深。如何是白狼这等高手的对手?加上此时气急败坏,全然不顾章法,全身到处都是破绽。

    白狼嘿了一声,身形一闪,长剑划了一个圈子,飞快从他身边掠过。

    马大鸣突觉脖子一痛,身上的气力也像泄了气一般飞速流逝。狼牙棒拿捏不住,掉在地上,他摇摇晃晃走了两步,便直直得倒了下去。

    吴烨子见又死一个弟兄,更是悲伤焦急,怒道,“你们连大哥的话都不听了吗?再不走,都一起死在这里,他日谁替兄弟们报仇!”

    其余几人知他说得有理,虽然心中悲痛万分,也都展开身法往外逃去。白狼见他们要走,嘿嘿冷笑,不屑道,“想逃?”飞身跃起,其势快若雄鹰,一剑便朝抱着萧谨言的柳月菲刺去。

    众人跑出数十丈,眼看离府门不远。突见月光下寒光闪烁,回头一看,见白狼的长剑已经快要刺到柳月菲的身前。

    几人都是大呼,却不知如何是好,彦川平一直跟在柳月菲旁边,见这一剑快捷无伦,柳月菲绝对避不开,眼中突然闪出一抹决绝之色,用尽毕生功力,将柳月菲往前一推,横身往前一挡,这一剑深深的刺入他的身体,直没入柄。

    柳月菲被这一推,往前冲出了几丈有余,回头看时,只见一把长剑,在彦川平身上透背而出,剑尖鲜血流成一串,啪啪掉在地上。

    柳月菲泪如泉涌,大声哭道,“平哥!平哥!”放下萧谨言,就要往前扑去,吴烨子忙把她拉住,急道,“他是为了救你才死得!你要让他白死吗?”

    柳月菲哪里听得进去,一把挣开吴烨子的手,朝着彦川平跑去,牛高俊本在后面丈余,看她发了疯似的不管不顾要去送死,无暇多想,伸手在她身上涌泉穴一点,将她点晕。

    一把将她抱起,往门口跑去,吴烨子也抱起萧谨言跟上。白狼见他们就要跑出门去,正要拔剑跟上,一拔之下,却没拔得出来。

    心中疑惑,转头看见彦川平一双手死死握住那柄剑,他又拔了几下,还是没拔出来。气急之下,飞起一脚,将彦川平狠狠踢开。

    然而耽误得这一会,眼前却早已没了几人踪迹,他追出门去,只见月光映射之下,却哪里还有人影。

    想起黑鹰还在跟人恶斗,念及伙伴,便不再追。进得门去,见打斗已停,黑鹰正好端端站在那里,心中稍缓,连忙赶上前问,黑鹰指了指地上跟他斗得黑衣人道,“终究内力不济,被我杀了,另外一个跑了。”

    萧剑月见他进来,却不见吴烨子几人,怒道,“那几个人呢?怎么没抓回来!”

    白狼道,“他们跑了,我担心里面情况,便没去追。”

    萧剑月大怒,正要破口大骂,突然想起这二人跟自己,其实并非上下主仆关系,以后还得有赖他们保护,强忍怒气道,“追,立刻派人去追,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我追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