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一章 百鬼夜行
    吴烨子,牛高俊二人出得府门,展开轻功,发足狂奔。直跑出城外又奔了十几里,见后面没人追来,停下稍作休息。

    两人情急之下,全力奔逃,只靠一股毅力支持。方一停下,就觉双腿犹如灌铅一般沉重无比,站立也难。

    萧谨言目睹方才另外几人惨死,早已面无血色。柳月菲被点了穴道犹自未醒。吴烨子,牛高俊念及结义兄弟惨死,一时悲从中来,不由得放声大哭。

    哭了一会,一阵寒风扑面而来,紧接着大雪又纷纷扬扬的落下,两人稍微恢复些气力,不敢耽搁,各自抱起萧谨言和柳月菲,乘着月色朦胧,寻得一个山洞,生起火来,将萧,柳二人放在火旁,牛高俊自去外面巡视。

    吴烨子扶起柳月菲,为她推拿解穴,本来男女有别,但他们七人恩同兄妹,情急之下,顾不得太多计较,不一会,柳月菲悠悠醒来。看见火光中,只剩下自己三人,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泪水又簌簌流下。

    她一边哭着,一边看向吴烨子,哽咽道,“就,只剩我们几人了吗?”

    吴烨子眼眶通红,强忍悲伤,道,“还有四弟,去外面探视了。贼人必定不肯罢休,我们休息一会,便得赶紧动身。”

    柳月菲颤抖问道,“平哥他。。。”

    吴烨子知她对彦川平一往情深,长长叹了一口气,一时语塞。柳月菲见状,心中仅剩的一点希望破灭,霎时间泪如泉涌。

    想起自己跟随着彦川平来这大漠,四年之中,彦川平虽未说过喜欢她,却一直她对关怀备至。又想起前一日彦川平担心自己,在屋外守望之事。再有今日,生死存亡之际,彦川平毫不犹豫用生命为自己挡剑,往事如烟,刹那间纷至沓来。想到斯人已逝,从此便阴阳两隔,不由又是痛哭。

    萧谨言看她哭得伤心,小手轻轻抚摸她的背脊,安慰道,“姐姐,别哭了,等我长大了,一定为叔叔们报仇!”

    柳月菲只是不住得哭泣,她知道现在想要报仇,无疑等于送死。只是情悲之下,难以自持。

    不一时,牛高俊从外面回来,坐在火旁,脸色沉重,道,“外面雪越下越大,一会就要堆积,我们得赶紧走,否则大雪之中容易留下踪迹。”

    吴烨子点了点头,抱起萧谨言,四人顶着风雪,一路南行。牛高俊道,“现在只有赶紧离开漠北,出了漠北,萧剑月势力便没有那般强大,我们才更有机会脱身。”

    吴烨子道,“不错,只是又该去往何处?”

    柳月菲一直伤心彦川平之死,甚至连尸体也无法寻回。她本来只想着赶回去和彦川平死在一起,但心知两位兄长义气深重,绝不会任由自己孤身前去送死,唯恐到头来,再将仅剩两位兄长一起害死。

    一路上默不作声,只是心中悲痛。听得吴烨子说该到何处去,霎那间只觉得天地茫茫,竟无自己容身之所。又觉得天大地大,再也不会有心上人的身影,忍不住一声痛哭,在大雪急风中,飘向远处。

    萧谨言对这个一直关照自己的姐姐很是关心喜爱,叫她哭得伤心,又安慰道,“姐姐不哭,等我们找到张叔叔,他武功高强,一定能为几位叔叔伯伯报仇!”

    柳月菲看着他惨然一笑,伸手抚摸他的额头。吴烨子心思一动,道,“小言说得是,我们现在不如也往滇南,若能与张少侠会合,一来不耽误小言毒伤,二来也可以徐图后计。”

    牛高俊点头赞同,四人打定主意,便一路往南行去。

    却说张悦清那日辞别了众人,一路快马加鞭,也花了整整十日,方才到得滇南。

    滇南不同大漠,虽至严冬,也不曾飘雪。他翻山越岭,一路打听,行得一日,只见眼前一条大河,浩浩荡荡,河水汹涌,咆哮而下。

    大河宽阔,一眼望去,对岸林木郁郁冲冲,一望无际。两岸之间,只有一条粗如手臂的铁索,作为连接。

    他施展轻功,靠着铁索攀沿爬越。花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才到得对岸。他方一落地,就觉脚上踩到一柔软的物事,低头一看,却是一条青色的毒蛇。

    他纵身跃开,那蛇被他踩得吃痛,愤怒之下,张开大口向他扑来。张悦清长剑一挥,将蛇砍为两段。

    这林中树木茂盛,四下无路,滇南之地,毒虫猛禽极多,他不敢怠慢,遇到丛林深处,便拔剑砍削,走得半日,眼前突然开阔,一片广阔的沼泽横亘在身前。

    他少年时曾虽师傅去过苗疆,知道这沼泽看似寻常,一旦进入,便很难脱身。

    只得沿着沼泽边缘,一路而上。再行得一会,天边晚霞营生,太阳远远挂在西边,眼看就要天黑。他知今日断然走不出去,便找了一颗大树,飞身而上,靠在树杈中闭目养息。

    过不得一会,天边最后一丝红光也然褪去,四下一遍漆黑。

    张悦清只听得周围悉悉簌簌,似有千百种毒虫在夜间行走。茂林之中,多有参天古树,月光也照不进来。

    他睁开双眼,哪有半分视线?黑暗中只觉身上似有一物,从腿边爬向胸口,大惊之下,内力勃发,将那物事震了开去。

    提起内力,跃到树顶。这颗大树极高,他站在树顶,只见天边一轮圆月,月光映照之下,丛林方圆不下十里。

    他倒吸一口凉气,想起刚刚听到诡异声响,提起长剑,将周围枝叶砍落,月光透过缝隙直射而下,张悦清往下看去,不由得大惊失色。

    只见那丛林中,一排排毒虫似乎相约好般,成群结队,朝着一个方向缓慢爬去,有毒蛇,有蜈蚣,有蝎子,还有很多他也未曾见过的动物,一个接着一个,有目的般结队而行。

    他俯下身子,透过空隙,看见最前面的,赫然是一只庞然巨兽,在领导着毒虫前行。黑暗中看不真切,只知道那物体型庞大,样貌诡异。

    他见这些毒虫一路前行,却不拐弯,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而行。心念一动,随着毒虫行走方向,展开轻功,在丛林高处踏着枝叶飞身跟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