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二章 滇南诡事
    这些毒虫行动虽不甚快,但张悦清在枝叶间穿梭,也极耗内力。他虽然曾经跟随师傅去过苗疆,却不曾见到这般情景,一时好奇心大盛,也不管行动艰难,一路跟了过去。

    足足跟了有两个多时辰,此时月亮遥挂在正空,已到了夜半。张悦清见眼前林木不再一望无边,又奔得数十丈,就到了密林尽头。

    他居高临下,俯望而去,见不远处一条小河,在月光照耀下泛着诡异的光泽,一路蜿蜒而东。树下却不见那些毒虫的踪迹,心道,“莫非自己猜错了,那些毒虫并没有朝这边来?”

    正思虑间,只听得那股悉悉簌簌的声音再次响起,连忙俯下身子,将身形隐于枝叶之间,就着朦胧的月光一眼看去,便看见生平从未见过的诡异场景。

    毒虫中领头的,是一只似人非人的怪物,长身而立,比一般成年人还要高出几分。身上长了毛发,像极了云贵山中的猿猴,但行走之时,却和人类一般无二。

    张悦清想起当年跟着师傅闯荡江湖时,师傅告诉过自己得一些奇闻异事,当中有一种名为山魈的动物,跟这倒有几分相像,只是不如眼前这只这样高大。

    那怪物身后黑压压的一片,排成一条宽有丈余的长排。随着怪物前行,仍自从林中不断涌出,不知后面还有多少。怪物领着队伍行到河边,方才停下,面向远方,发出一阵诡异的嘶喊。

    那声音飘飘忽忽,既似婴儿的啼哭声中,夹杂着人凄厉绝望的喊叫,又如有人得意洋洋得笑声里,伴随着众多痛苦无常的惨呼。

    在昏暗月色之中,远远传了开去,宛如来自地狱中的声响,饶是张悦清阅历过人,也从未听过这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由得眉头紧锁,心里竟自有些发寒。

    这怪物连叫了几声,似乎有些乏了,两腿一弯,在河边坐了下来。身后的毒虫见它不动,便也跟着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远处河面一阵清越的笛声突然划破长空,在死寂得夜空中,飘扬而至。

    这笛声轻灵曼妙,沁人心脾,跟之前怪物骇人的嘶喊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地狱与天堂之间猛然的转换,那怪物听得笛声,站起身来。挥舞着上肢,嘴里发出咯吱咯吱得声音,好像在欢迎这笛声主人的到来。

    张悦清屏住呼吸,朝这怪物身前的地方看去,只见远处得小河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大船。

    那船极大,差不多占据了一半的河面。船头上站着一人,身着长袍,头戴蓑笠,一根长笛横在唇边,看不清是男是女。

    这怪物看见船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待船刚靠到岸边,即纵身而上,跑到那人身边,张牙舞爪般跳上跳下,那人轻轻挥手,怪物便不再闹,乖乖蹲伏下来。

    身后的毒虫如潮水般跟着爬上大船,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船上那人放下长笛,调转船头,在月色中沿河而下,不一时,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张悦清看到这一幕,一颗心扑通扑通得跳着。在来滇南之前,他就知道这里万里大山,千年茂林。

    这里的人善养毒虫毒蛊,与野兽长蛇为伴,其中不知有多少不与人知的未知和恐怖,可就算有所准备,当亲眼目睹这诡异无常的画面时,还是觉得匪夷所思,难以相信。

    他见大船远去,终不可见。又见月上梢头,身上疲倦传来,便在树上闭目而睡。

    第二天天方破晓,张悦清便既醒来。他本就是浅睡,眼前稍有光亮,立刻惊醒。远处苍穹之中,朝阳慢慢升起。阳光落在河面上,微风吹来,水光潋滟,映着山川树木,却是好一番美景。

    就好像从来不曾发生昨天晚上那般恐怖无常的场景。

    张悦清草草吃了些干粮,跳下树来,走到河边。白日之中,小河蜿蜒盘旋,看不到尽头。他想起昨晚那人和那满船的毒物。心里升起一个念头,“我身在滇南,虽不知五毒门具体在何处,但这门派就是以毒为本,不知昨晚这人,跟五毒门是否有什么关联?”

    又想,“我现在这样盲目的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五毒门,拿到解药。我自然不怕耽搁,可小言却等不了,一月之期,已经过了十天。昨天那人,就算不是五毒门中人,至少也跟他们是同道,从他身上,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只是他并没有船只可乘,若在森林中沿河而上,又过于缓慢,暗想,“我需先做一条小船。”拔出长剑,砍倒几颗小树,将树干都分成一丈左右长短的一截。又找来些藤蔓,把分好的树干扎在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木筏。又砍了根长木,剔去枝干,作为撑杆。削下两块木板,便是船桨了。

    他将木筏推入河中,站了上去,木筏吃水,却不沉下。他心中一喜,暗暗侥幸,“还好运气不错,第一次做这种东西,竟然成功了。”

    拿起长杆,往岸边一撑,木筏便往河中驶去。他本是江南人,在江南水乡中生活多年,水性极好,虽然之前很少划过船,操控这小木筏在河中前进,却也不是难事。

    不过丛林沼泽中的河流,因为人烟罕至,水下鱼儿极多。张悦清划桨前行,常有飞鱼跃出水面,掉在木筏上。仔细看时,只见有些鱼儿牙齿锋利,脱离水面后,也不挣扎,张开嘴就往他身上咬来。

    张悦清认得这便是食人鱼了。这种鱼儿虽然个头不大,但性格凶猛,好食肉类。昔年还是孩童时,便常听说有渔民在江中遭遇风浪,船沉过后,被一拥而上的食人鱼啃得只剩下骨头,心中不由得一慌,暗道,“只盼这些鱼不要咬我的木筏。”

    他这木筏虽是木头所制,鱼儿咬它不坏。但连接木筏的,却是丛林中随便找得藤蔓,鱼儿咬不动木头,却能咬断藤蔓。一旦木筏分离,浮力不够,跌落水中,面对这不知数量的凶猛鱼类,实在不是一件容易应付的事。

    然而正所谓福临有报,祸到无声。他正自忧心忡忡,突然听到嘎吱一声,木筏边缘藤蔓已被咬断,两根木头脱离筏身,远远飘去。

    张悦清暗暗叫苦,心想,“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长剑出鞘,往水下扎去。只是一来他人在木筏上,站立不稳,二来这鱼儿在水中何等灵活?他剑势虽快,却扎之不着。刚开始还能吓住鱼儿,让它们不敢靠近。但这些鱼儿偏偏聪明大胆得很,待得后来,已不害怕,一群群蜂拥而来。

    张悦清只觉身体一沉,脚下虚空,原来木筏间的藤蔓已经被这些鱼儿悉数咬断。一根根木头四散漂去,他脚下没了支撑,扑通一声掉入水中。

    那些鱼儿见他落水,就像看到猎物突然上钩,张开嘴便向他咬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