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四章 冥河弱水
    少女听到二人说话,也走将过来。对着张悦清道,“你这人可真是的,刚刚差点丢了性命,现在又要跑去作死,这里晚上的恐怖,可不是河里那几条鱼能比的。”

    老妇人也道,“孩子,你刚刚敷了药,可不能立刻走动,在这里孤身一人,倘若伤口感染了,很难痊愈的。”

    张悦清心里虽然着急,想起昨晚自己在林中看到那诡异的一幕,知道他们说得并非没有道理,身上的伤口也自隐隐酸麻,只好不再坚持。少女看他不走,脸上露出笑容。道,“你先把伤养好了,再去做你的事情,不然真在路上出事了,就再也没人能救你的那位小朋友了。”

    张悦清朝她感激一笑,见老人拿起斧头去院里劈柴,便上去帮忙。老人忙道,“你身上有伤,不可乱动,快去休息。”老妇人把他带到一个小屋子,为他找来一床棉被,虽然很薄,却不曾用过。张悦清心中感动,谢了老人,躺在床上休息。心想,“五毒门竟然不在这里,却如何是好?不知从拜月教里,可否探知五毒门所在?”

    到了晚上,少女过来叫张悦清吃晚饭,还是一锅米粥,米却比之前多了不少。吃了晚饭,少女道,“我要去外面看月亮,你也去吗?”张悦清见她天真烂漫,不忍拒绝,随她走出屋外。两人坐在门前,天边明月郎郎,遥挂苍穹。少女一手托腮,看着月亮发呆。良久,放下手来,看着张悦清,轻轻地道,“我叫叶欣欣,你叫什么名字?”

    张悦清想起这一日来自己被她所救,还不曾告诉她自己名姓,心头不禁有些惭愧,将自己名字跟她说了。叶欣欣道,“心之所悦,唯世皆清。你的父母,想来也是心怀善意之人。”

    张悦清微微一愕,他从小便不知父母何处,一直跟着师傅长大,自己的姓名是何意思,从来也没想过,听她这么一说,突感悲凉。道,“木叶迎风,欣欣向荣,你的父母,一定希望你快快乐乐得过这一生,无忧无虑,没有烦恼。”

    少女一愣,眼波之中,流转出一丝悲伤之色,转瞬即逝。她突然认真得看着张悦清道,“你明天天亮了,就快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

    张悦清道,“为什么?”

    叶欣欣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想了想,终于开口说道,“你要找的五毒门,我知道在哪里。”

    张悦清大喜,问道,“真的吗,你可以告诉我吗?”

    叶欣欣摇了摇头。道,“告诉你又怎样?你想问他们要解药,怎么可能成功?”

    张悦清忙道,“这个我自然有办法,你能告诉我怎么找到五毒门吗?”

    叶欣欣道,“如果会死,你还是要去吗?”

    张悦清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坚定道,“不错,我一定要去!”

    叶欣欣看着他,长久,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五毒门,其实是拜月教的一个分支。我以前去过那山里,听人说过那里。”顿了顿,又道,“可是你知道那里有多危险吗?你不是这里的人,他们不会让你过去的。”

    张悦清道,“不管如何,我也要试一试,哪怕不成,最多唯死而已。如果因为畏惧,便眼睁睁看着兄弟唯一的血脉惨死,那么我一生,永远也无法说服自己。”

    叶欣欣看他眼神坚定,也不再劝,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一段遥远的往事。“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家里的情况,这里与世隔绝,想要换些米粮,都要出很远的山去,偏偏妈妈身体不好,吃不惯吃这些鱼肉,爸爸年纪也大了,上不得山。那山里虽然危险,却有很多珍贵的药材,为了换些钱,我曾偷偷跑进那山里。”说着,睁开眼睛,苦笑道,“那天是我第一次进山,走了不远就迷了路,天慢慢黑了,我心里害怕,只好趁着月光一路乱走,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条大河,从那山上一直流下来。我以为跟着那条河,就能找到下山的路,可是。。”

    张悦清问道,“可是怎样?”

    叶欣欣道,“我沿着河一直走,刚开始那条河并没有什么异样,走着走着,河水的颜色突然就变了,变得有些蓝色,再走就越来越蓝。我有些口渴,想去喝水,突然就看见一个野猫掉在河里,片刻间就化作了虚无,我很害怕,便拼命得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看见前面河对岸隐隐有些烟火,我当时高兴极了,以为自己得救了,我朝着对岸大声得喊,过了一会,一条船朝我驶了过来,那条船。。那条船。。”

    张悦清看她双手紧紧握着,嘴唇有些发白,想是这条船里肯定有十分可怕的东西,让她现在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轻轻拍了怕她肩头,道,“别怕,现在我就在你旁边,不会有危险的。”

    叶欣欣朝他感激一笑,道,“那条船,通体都是血红色的,船上站着一个人,很矮很矮,戴着一个斗笠,我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说:什么人竟然敢闯到我五毒门来,正好给我当药引。说完就朝我抓来,我赶紧跑,仓皇之下,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倒,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那人就已经到了我身边,那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他的样子。”

    长长呼了口气,接着道,“那个人的脸都是蓝色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他看见我跑不掉了,便笑道:还是个正当秒龄的少女,对修炼实在再好不过,哈哈!哈哈!”“这样笑了几声,就朝我抓来,我一看跑不掉了,想起爸爸妈妈以后没人照顾,也不觉得害怕了,只是伤心地哭。这时就听到远处一个声音道:不要伤害她。”“我听着声音看去,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远处,慢慢走了过来,那个矮子看见他,连忙行礼,那人挥了挥手,那矮子便走了。”

    叶欣欣说到这,很奇怪得笑了笑,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恐惧。又道,“那个男人把我扶起来,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不敢说话,他却也没为难我,只是告诉我以后再也不要到这里来。我听他说话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就没那么害怕,反而问他怎么下山,他笑了笑,竟然一直把我送下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