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六章 拜月神教
    张悦清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世界,没有五彩斑斓的颜色,只有单调的黑白。

    在黑暗里铺天盖地的毒虫妖物,跟着一个手持长笛的神秘人,越过江河,攀山而上。在月色中,这些毒虫走到一条蓝色的河边,一个个爬去河水中,片刻间消失不见。神秘人持笛吹奏,竟有很多尸体跟随而至,在笛声中翩然起舞。他想看清这人的脸,那些尸体黑压压朝他扑过来,压在他身上,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腐败气味扑面而来,他恶心欲呕,伸手想要推开。啪的一声响,梦中景物退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昏暗的小木屋里,一个黑巾蒙面的人站在床边,脚下一个破碎的瓷碗,猩红的液体洒满了一地。

    那人看他醒来,声音中带有怒气,“刚熬好的药,都被你洒了。”

    张悦清觉得身上光溜溜的,伸手便摸到了自己的肌肤,心里吃惊。那人看了看他,道,“衣服上沾了毒血,穿不得了。”话音一变,指着张悦清骂道,“你就这点本事,怎么敢一个人上山?嫌活得太长了吗!”

    张悦清尴尬一笑,心中气苦。他一身武功,即便算不得当世绝顶,却也出类拔萃。这些年在中原武林中,除了一些隐世不出的高人,不曾遇到几个敌手。只是刚到滇南,两日内连遇险境,若非有人相救,怕是已经身死异里。

    倒并非他名不副实浪得虚名,对于毒虫毒药,他虽然不算精通,全神戒备之下,脱身其实不难。但这两日遇到的,实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之事,令人防不胜防。

    黑衣人又骂道,“赶紧滚回你的中原去,再赖着不走,当心跟那些人一样,变成虫蛊,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张悦清不懂他为何如此愤怒,但总知道自己昨日遇险,应是被他所救,也不气恼,反而问道,“什么是虫蛊,是那些尸体吗?”

    黑衣人语气阴森森的,“那些不知死活的中原人,也想妄图窥视我拜月教,螳臂当车,不知死活!变成虫蛊是咎由自取!你难道也想跟他们一样吗?”

    张悦清见他身形隐隐有些熟悉,想起昨日用笛声操控尸体之人,两者之间,十分相似,不由讶然道,“你是拜月教的人,是你杀了那些人吗?”

    黑衣人一声冷笑,道,“我拜月教一向禁足滇南,不管中原武林的事,偏偏这些人自己要跑来送死,与我何干?”

    一字一句问道,“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张悦清摇了摇头,却不说话。黑衣人大怒,喝道,“别说教中除了术法最高的大祭司,还有三大客卿,每一个都能操控鬼神,翻云覆雨。连刚刚入瓮的虫蛊你都对付不了,不走,等着去冥河弱水里给魂灵当养料吗?”

    张悦清道,“冥河弱水,又是什么?”

    黑衣人斥道,“就是你来时遇到的那条蓝色的河!”

    张悦清道,“我不是为了拜月教而来,我要找的是五毒门。”

    黑衣人怒气稍解,道,“找他们做什么?”

    张悦清道,“我有一位朋友,中了五蛇散的毒,我来替他找解药。”

    黑衣人道,“你可知道五毒门是拜月教的分支?灵药圣水,不入中原,是教中延续百年的古训。即便偶尔有教中人去往中原,随身带着稍微厉害些的毒药,也是只带毒药,不带解药,你可知为何?”

    张悦清摇摇头,道,“愿闻其详。”

    黑衣人道,“你以为那些中原人明明知道九死一生,还前赴后继的过来,只是因为好奇吗?滇南大山里,不乏天材地宝,有拜月教镇守在此,中原人便不能涉足。他们想染指这些宝物,就得越过拜月教,却苦于无法应付教中毒虫异蛊,才不敢贸然行动。一旦被他们找到破解毒物法门,到时候中原武林一拥而上,滇南大地,便是血流成河,教中圣火,也将随之熄灭。

    他顿了顿,又道,“五蛇散虽然不算最厉害的毒药,但同出教中,终归一脉相承,唯恐中原人触类旁通,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会把解药给你?”

    张悦清点了点头,自己的结义兄弟萧剑南,便是因为一本秘籍,死在那些人的刀下。他深知武林中弱肉强食的法则,解释道,“我当真只是为了救人,并没有其他非分之想。”

    黑衣人嘿嘿一笑,道,“谁信你?谁敢信你?就算你说得是真的,又有谁愿意将本教的命运孤注一掷,去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张悦清知他所言不虚,但就此离开,终究不能。问道,“为什么救我?”

    黑衣人一愣,道,“因为你长得还不算难看,这可以当做理由吗?”

    张悦清愕然,知道他不愿说,抬手谢过。黑衣人道,“真想谢我,现在就下山,以后再也不要来。”

    张悦清不说话,只是摇头。黑衣人叹道,“你要知道,不管什么样的坚持,都要有它的意义。你留在这里,不仅救不了人,还要搭上自己一条命,何苦来哉?”

    声音突然变得有些苍凉,“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等你没法选择的时候,就悔之晚矣。”

    张悦清听他的语气似曾相识,便盯着他看。黑衣人脸上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发现张悦清直直看着他,转过身去,问道,“你到底走是不走?”

    张悦清慨然道,“对于我来说,心怀愧疚的活着,不如坦坦荡荡的死去。如果真的拿不到解药,自己也要死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我也不后悔。这,就是我的选择。”

    黑衣人大怒,身形一晃,手中多了一只黑色的毒蝎,他将蝎子靠在张悦清脖子上,狠狠道,“你不走,我现在就杀了你!”

    张悦清闭上眼睛,道,“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要杀我,那就动手吧。”

    黑衣人右手一动,手中毒蝎离他要害不足一寸,却始终下不了手去。张悦清脸微微扬起,剑眉星目,英姿飒爽,只是眉眼之中,多了几分憔悴。

    黑衣人似乎心有不忍,良久,将手中毒蝎收进怀中,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也罢,我想我终究是劝服不了你的。”

    手一扔,将一个小瓶子丢在张悦清身旁,语气不再像之前那么暴躁,“这里到处都是毒虫毒蛇,把这瓶药吃了,毒物便伤不了你。柜子里有套衣服,大小应该合适。”

    转身走到门边,又转头看了张悦清一眼,凝声道,“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也盼你记得你说过的话,如果真的得到解药,那也仅仅只是为了救人!”

    说完点足轻掠,飞身而起,几个起落,便隐没在茫茫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