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七章 冥河幽渡
    张悦清目送黑衣人离开,拿起小五瓶,拔开瓶塞,一股奇异的浓香袭来。思虑良久,扬起脖颈,将一瓶药全都喝了下去。

    如果黑衣人要他死,大可不去救他,刚刚也有机会将他置于死地,实在不需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他没有信心面对诡异的毒虫巫术,要想成功拿到解药安然退去,只有搏它一搏。

    吃完药后,并没有感到不适,反而身上像被温火烤过般暖洋洋的,之前沾了毒血麻痒痒的地方也变得正常起来。张悦清心中一喜,知道这药多半是真。他起身走到柜边,打开柜门,取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穿上,走出门去,才发现自己正在一栋二层阁楼之上,从上往下看去,地上仍有鲜血流淌,那些尸体已经不见。旁边树木郁郁葱葱,有些枝叶被飞溅的血水染红,岂非正是昨日恶战尸群之地?

    他飞身下楼,见那鲜血之中,似乎有些物事,定睛一看,却是一些细小的毒虫在血中缓缓爬行。这些毒虫只有黄豆般大小,头上长有长长的触须,数量极多。他蹲下想看个仔细,甫一近身,那些毒虫似乎感到极大的危险般,疯狂躁动起来,不一会,全部钻入地下泥土中。

    张悦清愕然,回过神来,心中暗喜。心道,“莫非是因为我吃了那瓶药水,这些毒虫因此畏惧?”隐隐感觉黑衣人似曾相识,想起那日他驶着大船,用笛声吸引毒虫妖物,实在不知自己跟他有何关联,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想了一会,始终不得其解。此时乌云散去,圆月重悬天际。想道,“这里实在凶险万分,得想方拿到解药。尽快离去。”

    便顺着来路回去,月光虽不十分清晰,他也不想点燃火把。毕竟黑夜之中,万一引来拜月教中的人,不免一番恶战。回到那条蓝色河流旁边,见那河水在月光中发出幽幽的蓝光,真像地狱中的场景一般。

    他沿着河流又走了一阵,始终不曾见到人间烟火。夜已近三更,天空中有些飞鸟在头顶飞旋,发出凄凄的叫声。猛然间叫声一止,那些飞鸟好像受到惊吓般,四散飞去。他听远处河水中隐约有些异响,跟着声音看去,却是一条红色的小船正缓缓朝这边驶来。

    那船通体腥红,盈盈中似乎有鲜血流转其上。船上挂着一个红色的灯笼,发出昏暗的红光,一个个子矮小的人站在船上,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斗笠,遮住了脸。

    张悦清想起叶欣欣所说,心中又惊又喜。他苦苦找寻,便是为此。但真的找到时,不免又有些忐忑。

    心知此人绝非善类,却也没有离去的理由。他右手握着剑柄,丹田内力汇于掌中,严阵以待。

    那船驶到岸边,缓缓停下。船上那人纵身而下,嘴里发出桀桀的笑声。

    张悦清一动不动,死死盯住那人一举一动。

    那矮人笑了几声,开口说话,声音干哑难闻之极,“好纯正的气息,不错,不错。”

    一言方闭,矮小的身子快如闪电往张悦清扑来,干枯的手掌化作鹰爪般,直抓张悦清面门。

    张悦清长剑一挡,往他手掌削去,矮人见这一剑迅捷无伦,耳边劲风呼呼,大是不凡。心中惊疑,不敢正面其锋,紧忙收回手,远远跳了开去。

    干哑的声音中多了几分谨慎,“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张悦清看他不再来攻,收起长剑,道,“在下有一朋友,身中剧毒,特来求取解药。”

    矮人桀桀坏笑,道,“这几十年来,像你这般说辞的人,我不知道见了多少个!”

    语气突然转厉,喝道,“你是中原武林之人吧!这么久了,还不死心,这次竟然派来这样一个高手,说,你是苍月山,还是明月门的人?!”

    张悦清知道他所说两派,正是当下中原最鼎盛的门派。苍月山掌门段诚年,明月门门主言不二,更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绝世高手。

    长声道,“在下不过一无名小卒,来到贵地,只为求药,并无其他非分之想。”

    矮人冷笑道,“你们这些中原人,满口仁义道德,心中想得却都是卑鄙龌龊之事。你们不就想将这万里大山中的天材地宝据为己有吗?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找什么托辞!”

    张悦清知道这样争辩下去,实在没有意义。直截了当的道,“你是拜月教,还是五毒门?交出五蛇散的解药,我立刻就走,永生永世,不再踏入滇南半步!否则,刀剑无眼,就别怪在下下手无情了!”

    矮人哈哈大笑,道,“终于忍不住了吗?你们这些人,原本狼子野心,偏偏还要自命侠义,想要解药!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罢一声长啸,远处河水中突然涌出一股股形状怪异的毒虫,矮人口中念念有词,那些毒虫像听见命令一般,朝张悦清纷涌而来。

    然而到得张悦清身旁数丈之处,却突然停下,不敢再近一步。

    矮人一惊,咬破自己手指,一口血水吐在毒虫群中,大喝一声,“起!”

    那些毒虫左支右闪,就是不肯再近半步。

    矮人大惊失色,颤声道,“你。。你吃了万虫散!!!”

    张悦清长剑一指,一招飞云渡月,直取矮人头部。矮人闪身一避,长剑擦身而过,扑的一声,头上斗笠已被一剑削开。

    张悦清这才看清了他的脸。

    那张脸,实在不是人类该有的一张脸。蓝色的皮肤,蓝色的眼睛,一道道皱纹,犹如沟壑一般,密密麻麻的铺在那张狭长的脸上,高高的鼻子,像鹰钩一样耸起,一张嘴唇,竟然也是蓝色,惊惧之下,露出锋利血红的牙齿,犹如地狱中的恶鬼一般。

    矮人避开一剑,只觉脸上隐隐生痛,想是刚刚被剑锋刮过所致,心下大骇,转身就要逃去。

    张悦清哪里肯让他走?纵身赶上,又是一剑刺下,矮人慌忙闪避,张悦清长剑连挥,一套流云剑法行云流水般使将开来,矮人勉力躲开十余剑,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张悦清长剑一指,喝道,“拿出解药,饶你不死!”

    矮人气喘吁吁,被他长剑所致,不敢动弹,他武功其实不高,只是驾驭毒虫之术甚是了得。单以武功而论,哪里是张悦清这等大高手的对手?

    颤声道,“我随身不曾带有解药。”

    张悦清喝道,“哪里有解药?”

    矮人道,“只有我门中长老,和门主才有,只是长老一直闭关不出,门主又迟迟未归。”

    张悦清冷冷道,“你的意思是,拿不到解药了?”长剑往前递了一寸,离矮人喉头不足三寸。

    矮人吓得魂飞魄散,支支吾吾道,“能拿。。能拿。。。只是需要到我门中才行。”

    张悦清深知若是孤身前往,必然凶险万分。可是自己不远千里,一路历经艰难险阻,苦苦寻求的解药,眼看近在咫尺,又怎肯放弃?

    长声道,“带我去。”

    矮人连忙点头,张悦清让他站起,长剑架在他肩膀之上,喝道,“你带路,如果敢耍什么花样,我一剑取你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