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十八章 恶战五毒
    张悦清随着矮人走到船上,刚踏上船板,一股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像极了

    腐败了的尸体,堆积已久的气息。

    他皱了皱眉,也无暇顾及许多。矮人摇晃船桨,调转船头,往来时路上驶了回去。

    小船在蓝色的河面上缓缓而行,蓝色的河水映照出通红的船身,随着小船的流动,泛起一层层涟漪。

    那河水之中,游动着很多类似蜈蚣,蝎子,毒蛇之类的物事。它们看见船来,似乎受到惊吓,四散游开。

    船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很是刺耳。

    矮人突然开口说道,“到了地方,大侠可得自己去找解药,我是万万不能陪着了。”

    张悦清道,“怎么,带着我这外人进来,怕受到牵连?”

    矮人尴尬一笑,道,“大侠明鉴,其实话说回来,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实在也帮不了您什么忙,您不如高抬贵手,把我放了。”

    张悦清道,“这条河上,除了你之外,没有别的人行船吗?”

    矮人心思一转,明白他的心意,道,“白天有些别的船只,晚上却只有我一个。不过大侠你不惧毒虫,即使没有我带着,也有办法穿过这条河流。这解释虽然有些牵强,但总比被人亲眼看见得要好。。”

    张悦清道,“我记得你之前说我吃过万虫散,那又是什么东西?这些毒虫不敢靠近我,就是这个原因吗?”

    矮人点头道,“不错,这万蛇散是拜月教中圣物,专门给拜月教白衣以上弟子驱赶毒虫之用,吃了下去,便是百毒不侵。”悄悄看了张悦清一眼,道,“不知大侠是从何处得来?”

    张悦清冷冷道,“不该问的别问!你又是什么人?为何一个人在此引渡?”

    矮人见他语气不善,不敢再问,忙回答道,“我不过是一个船夫罢了,在门中,那是最低微的存在。长老们要是知道我偷带外人过来,非要把我丢进虫洞,万蛇噬身而死!”

    眼神中流出深深的恐惧。

    张悦清冷笑道,“仅仅只是船夫吗?怕是还经常抓些误入其中的人,当做练功的药引吧!”

    他方才一见这人样貌,便知道叶欣欣说的,那日在山上遇到,想要抓她回去的,必然就是此人了。

    矮人被他说破心思,陪笑道,“不想今日遇到大侠这等高手,献丑了,献丑了。”

    两人再度无话,又行得一会,河流将到尽头。尽头处一排排屋舍拔地而起,都是一般高矮,唯有一栋高楼耸立其中。这些房屋,屋顶都是鲜红色,在月光下,泛发出诡异骇人的光泽。

    矮人低声道,“大侠,到了,请下船吧。”

    张悦清长剑一挥,在矮人脖颈擦边而过。矮人吓得脸色煞白,断断续续道,“大。。大侠。你抓了我也没用,他们不会管我的死活的,带着我,反而是个累赘,求求你,把我放了吧。。”

    张悦清自然不肯信他,喝道,“少废话,随我下去!”

    矮人愁容满面,却不敢多说,只好随他走下船去。

    张悦清道,“怎样才能拿到解药?”

    矮人指了指前方屋舍,示意张悦清趴下,自己就先趴到草丛中。张悦清知道他是怕人看见,便也蹲下身子。

    矮人轻声道,“在门中,不管什么毒药,寻常的,厉害的,解药都只有长老跟门主才有。门主前几个月出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所以要想拿解药,就只有找三大长老了!”

    五毒门门主石惊天,那日在漠北林中,已经死在萧谨言之手,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张悦清听他并没有撒谎,语气温和了些,道,“三大长老在哪里?”

    矮人指了指屋舍中央那栋高高耸立的阁楼道,“就在那九重天的第八层!”

    所谓九重天,其实就是一栋共有九层的楼阁。不过在周围矮了很多的屋舍中,倒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

    张悦清道,“那里除了三大长老,还有别的人吗?”

    矮人哼哼了几声,不肯再说,张悦清怒道,“快说,不然一剑杀了你!”

    矮人无奈,道,“九重天共有九层,是门中弟子修炼的地方。这一到三层,都是些普通的入门弟子,四到六层,是修炼了三年以上的精英弟子。这第七层。。”顿了顿,看见张悦清正狠狠盯着他,接着道,“第七层便是几名最为优秀的弟子了。也是将来门主的人选。”

    张悦清恍然,心想这长老在第八层,第九层便是门主了。不过石惊天早已经身死大漠,九层之上,却是无人了。

    矮人又道,“弟子门白天在那里修行,晚上都会回旁边屋舍休息。只有三大长老,一直在第八层中闭关修炼,这个时候,应该就只剩他们三人。”

    张悦清点了点头,虽然不确定他这番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但九重天却是一定要去的。运足内力,连点矮人身上几处穴道。

    矮人闷哼一声,晕迷过去。

    张悦清将他的身子提起,丢入船中。又把锚头定在岸边,心下盘算。“等我拿到解药,划船就走。这附近并没有看见别的船只,就算他们发现,一时也追我不上。”

    深吸一口气,将长剑还入鞘中。提足轻行,在寂静的夜里,也不发出一点响声。

    慢慢走进房群,地上不再是泥土和草地,而是铺着一块块青石板,这些石板大小各异,边缘却被磨打得很是整齐,密密连在一起,不见什么缝隙,这般构造,也是相当不易。

    他在远处看那九重天之时,只觉距离不是甚远。然而一走进屋舍中,仿佛置身大海,头顶是一排排的屋檐,方向难辨。他凭着记忆走了一会,始终找不到楼阁所在。

    无奈之下,双脚在地上轻轻一蹬,越上房顶,再去看时,见目的地离自己还有百丈有余。他压低脚步,在房顶纵横穿梭,突听得呀,呀几声怪响,远处一只黑色的大鸟腾空飞起,在天空中张开羽翼,震耳长鸣。

    张悦清暗道一声不妙,提起内力,身形化作羽箭般,往九重天急掠过去。

    霎那间灯火通明,嘈杂的人声响起。数以百计的人从屋舍中蜂拥而出。

    那大鸟极具灵性,竟然跟着张悦清在房顶纵横起落,口中不断发出刺耳的长鸣。

    张悦清一剑刺去,那鸟闪身躲避,始终跟他保持着几丈的距离。

    这一下,已有几名男子跟着声音越上房头,挥起武器朝张悦清攻来。

    张悦清长剑连削带砍,将几人击落下去。

    然而更多的人纵身扑上,张悦清站定身形,持剑而立。

    人群中走出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大概二十几岁年纪,面容俊美,手上握着一把弯刀。在他身边,又站着几名青衣,黄衣,红衣的男子。白衣青年持刀在手,口中念念有词,说出得话,张悦清却完全听不懂。

    白衣青年见他不作回答,弯刀朝他一指,厉身喝道,“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