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章 黑衣来客
    张悦清一念至此,更不迟疑。右手长剑飞舞流转,如秋风扫落叶般纷至沓来!直刺白发矮个长老心头大动脉!

    正是流云剑法中至强杀招,风卷残云!

    左手变拳为掌,将磅礴内力汇于掌中,击向高个老者胸口要害!

    这两招凌厉非常,已是他毕生武学之至。

    眼下情况紧急,机会稍纵即逝!务必一击奏功!

    那两名长老武功也是不凡,但始终不如门主石惊天。

    而石惊天面对身中剧毒的张悦清全力进攻之下,也只能护住要害,但求不死而已!

    张悦清并不求一招能取两大高手性命,只盼逼开二人,将白衣青年抢到手中!

    两名老者见他这两招气势磅礴,杀气逼人,本不敢正面相抗,但两人活了许多岁数,早就人老成精,岂能不知道张悦清心中所想?

    自己退开倒是不妨,但子虚必定落入对方的手中!

    这白衣青年,本名严子虚,是五毒门主石惊天的亲传弟子,天赋极高,年纪轻轻,便跻身拜月教白衣弟子行列,在五毒门中算得上是多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眼前门主迟迟不归,长久来音讯全无,生死不明。严子虚是门中唯一一个,有潜力成为下一任门主的年轻人。

    一旦落入张悦清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三人年岁大了,不知道余生还剩多少岁月。说不定哪一天就魂归黄泉,如果连门中最后一个希望也保不住,死后又有什么面目,去面对五毒门历代门主长老?

    想到这里,苍老的脸上都露出决绝之色。面对张悦清强大的攻击,竟然不去闪避!

    矮个长老见一剑刺来,势如雷电,拔出腰中长刀,运起全身内力,挡在自己心口要害之处!

    长剑刺在刀身,铛得一声巨响,长刀竟自被震为两段,剑势被这一挡,劲力也卸掉大半,却犹自不绝,直刺入矮个长老胸口半寸有余!

    矮个长老吃痛,顾不得胸口鲜血直流,一把抓住白衣青年,点足远远退了开去!

    那高个老者则是举掌相迎,两掌相交之下,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他虽受重伤,依然坚持不倒。走到矮个老者身旁,两人一起死死护住严子虚!

    张悦清实没想到这二人如此决绝,在生死危机前一步不让。他正待再攻,身后一人已经抢到,正是那名黑发长老!

    十余名蓝衣弟子看见长老受伤,脸上凶光暴露,一个个呲牙咧嘴,朝张悦清围攻过来!

    张悦清长剑连挥,又有几人应声倒下。黑发长老眼见两名同伴重伤,自己跟这些弟子加在一起,也不是张悦清的对手,当下大声喊道!“快,快请拜月教前来帮忙!”

    矮个长老被他一言惊醒,连忙伸手入怀,取出一只火炮,就准备点燃引线!

    张悦清暗道一声不好,想要上前阻止,那黑发长老看出他的心思,手中短刀只攻不守,不要命般朝他砍来!

    张悦清被他缠住,片刻间抽身不得,暗道,“如果被他们叫来救兵,此事到此休矣!”

    情急之下,又砍倒几名蓝衣汉子。但耽误这一会,矮个长老手中火炮已经点燃。簌簌声响,便往空中飞去!

    张悦清情知不妙,往那黑发长老急刺两剑,正准备脱身离去。突然看见远处空中飞出一件物事,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飞起的火炮之上!

    那火炮被这物击中,从空中跌落下来。

    两名白发长老大惊,正待看时,蓦地里一股巨力从他们背后一推,两人身负重伤,加之没有防范,都被推得往前冲开数步,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

    两人连忙转身去看,只见一名黑衣人,脸上蒙着层黑巾,右手已经扣在了严子虚的脖子上!

    张悦清认得那人便是之前救他解毒,又给他灵药的人!心下大喜,只听那人高声喝道,“都给我住手,不然我立刻要了他的性命!”

    五毒门众人眼见严子虚命在对方一念之间,都依言停下手来。黑衣人朝张悦清叫道,“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过来!”

    张悦清听他的声音,跟之前相见时又有些不同,似乎有意在掩饰些什么,心中暗暗狐疑,但眼下大局为主,不及多想,飞身跃到黑衣人身旁。

    黑发老者向前一步,冷然喝道,“快放开他!不然大家今日便同归于尽!”

    说完,也从怀里取出一个火炮,剩下的几名蓝衣男子纷纷效仿。黑发老者惨然一笑,道,“你们总不能片刻间杀了我们全部人吧!你们的暗器,也同时打落不了这么多信号弹吧?你们武功再高,等到拜月教中高手过来,还能全身而退吗?!”

    黑衣人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道,“其实不必如此,他只不过想要解药救他朋友,并不愿对你们赶尽杀绝。你们给了解药,我们这就放人离去,大家皆大欢喜,岂不更好?何必闹得两败俱伤呢?”

    黑发老者怒道,“他是中原武林之人,拿到解药,后患无穷!”

    黑衣人道,“区区五蛇散而已,又不是甚么要紧的毒药,中原人再聪明,难道还能从中将滇南上百种毒药都解了去?”

    黑发老者微微迟疑了一下,道,“灵药圣水,不入中原,是千百年来的古训,怎可随便违背?”

    黑衣人摆了摆手,道,“正所谓事急从权,你偷偷给了解药,大家都不说,谁会知道?”

    话音突然转厉,“可是如果你不给,真要斗起来,在拜月教赶来之前,包括你们这位得意弟子在内,得死多少人你又想过没有?”

    黑发老者长叹一声,跟另外两名长老商量了一下,点头道,“我给你解药,你立刻放人,这件事,永远不要跟其他人说起,做得到吗?”

    黑衣人笑道,“这位少侠是大丈夫,一诺千金!自然不会食言,至于我嘛,也没有告诉其他人的理由跟兴趣,你们大可放心。”

    黑发老者点了点头,道,“你们等着,我去拿药。”

    黑衣人道,“可别耍什么花样,否则我手上这人,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黑发老者心中愤怒,又没处发作。转身走进九重天,过了一会,方从里面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小瓶,道,“把人放了,解药给你。”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你当我是傻子吗?解药扔过来,我先看过不假,人自然给你!”

    黑发老者道,“不行,如果你们得了解药却不放人,那又怎样?”

    黑衣人语气中已有怒色,道,“你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吗?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他,然后转身就走,等拜月教到了这里,我们也早就桃之夭夭了。”

    张悦清见解药就在眼前,心中惊喜,道,“你放心,只要得了解药,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他。”

    黑发老者心知再僵持下去,也没有结果。听到张悦清出来打圆场,当即借坡下驴,道,“还望你们言而有信!”

    便将药瓶扔了过去。

    黑衣人伸手接住,把白衣青年往张悦清身上一推,打开瓶塞,闻了闻,突然怒道,“陈奇五味呢?白芨参须呢?你好大胆子,竟敢拿假药来骗我!”

    黑发长老大惊,颤抖道,“你。。你是本教中人?”

    黑衣人冷冷道,“不该问的别问!你到底给不给解药!”

    手掌又已扣到严子虚的喉头,伸手佯作运功之势。

    黑发长老大急,忙道,“慢!我给!我给!”

    从怀中取出另外一个五瓶,又抛将过来。

    黑衣人接过,打开瓶塞又闻了闻,便将五瓶递给张悦清,道,“这是真的,解药既然到手,我们立刻就走!”

    张悦清忙伸手接过,黑衣人将白衣青年重重往前一推。两人同时纵身而上,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