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二章 大雁南回
    张悦清含泪辞别了叶欣欣,顾不得身上伤势,寻路下了山去。

    在拜月教大祭司近乎恐怖的实力面前,除了先行离开,再图后计,别无他法。

    叶欣欣说得很对,只有保住性命,才有希望。

    何况离当日跟七狼约定的一月之期,已经剩下没有多少天了。

    这山中树高林密,道路难走。下得山来,天已亮了多时。那两间小茅屋上又已泛起炊烟,随着山间微风,远远飘扬。

    一位老妇人手中端着簸箕,里面摘有些新鲜的野菜,露水盈盈,青翠欲滴。

    正是叶欣欣的母亲。

    她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屋中说话,“今天又摘到了些新鲜的野菜,妞妞最喜欢吃了。”

    屋里的老人语气中满含笑意,“你呀,自己身体还很虚弱,满心想着女儿。”

    老妇人笑道,“妞妞一天忙里忙外,我们别的帮不上忙,可不得让她吃得好些么。。何况那孩子来我们家里,也没别的东西招待,让他尝尝本地的野味,总是好的。”

    那孩子,显然说得就是自己了。

    张悦清远远听着,不敢去想等他们知道叶欣欣禁足深山,再也不能和他们相依为命,两位老人会是多么的思念难过。想起叶欣欣为了自己,那样无私的付出,悲伤无可抑制,眼泪止不住又夺眶而出。

    强自稳定心神,潜身进得另一间屋内,把自己身上剩下的金银全部放在桌上,心中不住祷告,“欣欣,一定要等我回来,等我把你从拜月教救出来。那时候,我们也找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闲云野鹤,相依相伴,永远不再分开。”

    他离了小屋,一路北行,在山林中,靠打些野物为食,晚上露宿山洞高树之中。这样走了七日,方才走出滇南茫茫大山。算了算日子,距离之前跟七狼的约定一月期限,只剩不到半月时间。如果七狼遵守约定,现在萧谨言,应该正在疏勒城主萧剑月的府中。

    从滇南到疏勒,尚有数千里之遥,那日他进山之前,把吴烨子赠与的快马丢弃在了山中,没了坐骑,哪里来得及赶上许多路程。

    他所有的金银,全部留给了叶欣欣的父母。纵观全身上下,唯一值些钱的,就只有手中这柄宝剑。便寻得一个市镇,找了个当铺,把宝剑当了,换了些金银,买了匹还算神骏的快马。

    这柄剑跟着他已有十余年,但眼前情形,即便心中怎样不舍,也只能忍痛割爱。

    他买了马,找了家小店,要了半斤牛肉一碗面,准备吃饱了继续赶路。

    旁边桌上坐着两个满面虬髯的高大汉子,狼吐虎咽般连吃了好几大碗面,又从腰间取出酒壶,痛饮了一番。待得酒足饭饱,却也不走,懒懒靠在椅子上,聊起天来。

    只听得右手边那个大汉骂骂咧咧得道,“他奶奶的,这几个大漠来的狗杀才,还真跟山中的狐狸似的,狡猾得紧啊!”

    另一个大汉也骂道,“谁说不是呢?江南明月门都派人来了,在这里找了这么多天,愣是找不到人影,也不知道那两男一女,带着个孩子,偷偷在山上干些什么勾当!”

    张悦清心中一惊,暗暗起疑,放下筷子,仔细听他们说话,

    却听那汉子不怀好意的一笑,说得话就有些不堪入耳了,“两男一女,带个孩子躲在山上,当然是担心这孩子一个人孤单,偷偷给他造几个弟弟妹妹,一起好有个伴了!”

    另一个汉子哈哈大笑,道,“马兄说得有理!只不过两个大汉一起轮番儿上,不知那小娘子受不受得了啊!”

    姓马的汉子奸笑道,“刘兄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这女人啊,就好似肥沃的土地,这男人嘛就像犁!从来只有用坏的犁,哪来耕坏的田!”

    两人同时大笑。

    张悦清只感事有蹊跷,草草吃完了面,那两个汉子又污言秽语说了一通,这才意兴阑珊,携手走出店去。

    张悦清心道,“且跟着他们,到了方便的地方,问问清楚!”

    招呼小二付了饭钱,让他帮忙照看马儿,便一路尾随着二人。他轻功了得,行走无声。远远跟在后面,二人也未发觉。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三人出了集镇,来到一片林中。姓马的汉子捂住肚子,道,“哎哟,哎哟,憋不住啦,我先去方便一下!”

    快步跑进旁边灌木丛去。

    姓刘的汉子哈哈大笑,取笑道,“马兄马兄,就你这毛病,跟小娘子斗到天昏地暗之时,突然来这一发,那可真就如锣鼓齐鸣,是骚气冲天啊!”

    只听得林中那人咬牙切齿,骂骂咧咧道,“哪天把你家娘子找来跟我试试,看我不戳她老深一个窟窿!”

    姓刘汉子大怒,正要口吐芬芳,突觉后背一麻,身上顿时无力。背心穴道已被人狠狠扣住。

    正欲大声呼叫,耳畔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别说话,跟我走!”

    汉子不敢再说,只得依言跟着走了开去。

    走到离树林已经很远,那人手一松,汉子恢复得气力,回手就往身后打去,手腕上一阵剧痛传来,右手又已被人牢牢抓住!

    汉子痛得汗如雨下,央求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抓住汉子的人,自然便是张悦清。

    他一路跟随二人,夹道而行,一直等到四下无人,这才下手。

    冷冷道,“放心,我不杀你。我问一句,你答一句,问完就放你走。”

    汉子连声应是,张悦清道,“方才听你们说有几个大漠来的人带着个孩子,被围在了山上,你可知道那是什么人?”

    汉子露出狐疑之色,答道,“大侠是刚来这里吗?这件事情,方圆百里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张悦清寒声道,“我只叫你答,没叫你问!”手上稍加用力,汉子痛得大汗淋漓。忙道,“是是是!我说,我说。那几个人是大漠来的,据说大闹了疏勒城主府,被一路追杀逃到了这里,那个孩子,就是当年江南臭名昭著的武林败类萧剑南的儿子,萧谨言!”

    张悦清恍然失色,厉声道,“不许胡说八道,要是敢骗我,立刻取你性命!”

    汉子颤声道,“小人所说,句句属实啊!江南明月门都派人来了,说是要除恶务尽,那几人躲进山里,已经有好些天了。”

    张悦清看他深情真挚,不像说谎。想道,“那日七狼答应将小言送到疏勒,除了我们几人之外,没人知道。这汉子没理由凭空编出大闹城主府的事,想来所说是真,只是不知其中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

    冷声道,“他们被围在了哪座山上?”

    汉子见他似乎相信,心中恐惧稍减,颤抖着手指,指向西南方一座高高的大山道,“就在那座雁回峰上!只是现在山下已有了明月门和其他各派的人守着,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闲杂人等,只能远远看个热闹罢了。”

    松开手,将汉子放了。汉子连声道谢,却不敢立刻逃走。

    张悦清心中焦急,知道其中必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缘由。心想虽然那山高大宽阔,躲在里面一时不易被人找到,但滇南深山,毒虫猛兽经常出没,萧谨言又身中恶毒,时日长久,终究难以维持。

    “那么多人一起都找不到小言他们,我一个人,怕也难上加难。但不管怎样,总要先去得那里,探探虚实,再作打算!”他没了宝剑,一旦要跟人动手,终归不太方便,见那汉子腰上挂着一把,便要了过来。汉子怕他拿了剑就要杀了自己,又不住哀声乞求。张悦清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

    汉子如释重负,连滚带爬跑了开去。

    张悦清看他狼狈的样子,不由得好笑。暗暗提了提内息

    那日和冥河交手,身上中了一掌。拜月教大祭司何等厉害?挨了一掌虽然未死,一身武功却发挥不了三成。武功高强之人,内力即使受损,也能行动如常。只是与高手对敌之际,就十分凶险了。

    幸亏他内功本来深厚,这些日子一边不停赶路,一边在休息的时候运功调息,伤势已经好了不少。

    料想接下来随时可能会有恶战,得知道自己恢复了多少战力,才能审时度势,面对凶险。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觉丹田之中,内力雄浑强劲,差不多已经恢复了九成。心中一喜,快步赶回小店,解了缰绳,跃马扬鞭,朝着雁回峰的方向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