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三章 水月寒刀
    危峰千丈白云飞,大雁南来至此回。

    滇南当地有人如此诗云,说得就是雁回峰高耸入云,连大雁迁徙,到了这里也飞不过去,只能折返飞回。

    也正是因为雁回峰高,在群山叠障之下,一枝独秀,显得鹤立鸡群,很好辨认。

    张悦清快马加鞭,花了一天功夫,到了雁回峰下。

    远远见山脚下有火光,亦有人声传来。

    他把马儿牵入林中,系在一处水草丰盛之地。再靠近看时,果然见有十余顶帐篷扎在山脚,成一字排开。想必就是姓刘汉子说的,江南来的人了。

    这雁回峰三面环河,水流端急,没有船只难以跨越。只有南面通有陆地,这些人守在此处,确实可以以逸待劳。

    此时已是傍晚,夕阳西下,暮霭层层,帐篷旁边燃起火堆,一阵阵香气随风飘来,显然是在生火做饭。

    张悦清心道,“得趁他们不备,偷偷潜进上去。”

    一直等到半夜,大部分人进去帐篷睡了,只留下几人在外面巡逻。

    张悦清暗道,“就是现在了!”

    放轻脚步,缓缓挨了过去。他身法轻盈,小心之下,几人并没有发觉。心中一喜,正欲纵入林中。突然前方黑暗里,发出数十点幽暗的蓝光。

    张悦清暗叫一声,“不好!”那些蓝光迅速汇集在一起,朝他飞扑而来。

    待得近时,才看清原来是十余只猎犬,一个个龇牙咧嘴,凶猛异常。最前面那只已经跑到他身旁,跳起身子,张牙舞爪向他咬了过来。

    张悦清一剑将它斩为两段,剩下的猎狗见同伴被杀,不敢再攻,仰天长吠起来。

    帐篷中顿时人声骚动,片刻间火光通明。张悦清不敢停留,展开轻功,往山中奔去。

    突觉背后寒气森森,心中一惊,忙回剑格挡。铛得一声,长剑削到一件硬物,他手上一震,连忙回身看去。

    只见月光之下,一个白衣青年手持长刀,已到了身后,一刀又朝他身上砍来。

    张悦清挥剑上扬,格开长刀,一招飞云渡月,直取白衣青年胸口。那青年长刀连斩,护住门户,疾风骤雨般向他攻来。

    张悦清见此人刀法凌厉,大是劲敌。抖擞精神,展开流云剑法,和青年斗在一起。

    此时已有数十人远远围了过来,正准备上前夹攻,白衣青年一声冷喝,不准他们插手,那些人顿时分散下去,堵住周围出口。

    两人片刻间已斗了百余招,张悦清心知对方人多势众,不利久战,连出几手精妙剑法,都被那青年化解了去。

    反而自己剑上,多了几道缺口。

    他的宝剑,昨日已在当铺中换了金银买马,手上用得这柄,是从那姓刘汉子手中要来,只不过是寻常兵器,白衣青年那把长刀,却是精铁铸成,锋利无比。

    两人又斗了数十招,张悦清为求摆脱,连出险招,却始终奈何不了对手。

    他一生之中,除了当日在明月山面对拜月教大祭司冥河之外,实未遇到如此高手。这青年武功,比之在漠北遇到的五毒门门主石惊天,高出不止一筹。

    看那青年不过二十多岁,和自己一般年纪,又想此人来自江南明月门门下,暗自思量,“莫非这人,就是明月门门主言不二的儿子,和自己并称江南四公子,江湖人称水月寒刀的言如风?”

    正思虑间,白衣青年一刀已经横斩过来,劲风呼呼,想是夹带了强大的内力。张悦清兵器不佳,不敢硬挡,点足往后飞跃,避开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白衣青年一刀不中,却不再攻,持刀在手,细细打量了张悦清几眼,心中暗暗称赞,“这人好高的武功,我已经用尽全力,却还是胜他不了!”

    口气却仍然故作轻松,“想来这位,便是人称江南第一剑客的张悦清张少侠了,盛名之下,不过如此嘛!”

    张悦清道,“阁下一定就是明月门少门主言如风了!”

    青年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也听过我的名头,你排在江南四公子之首,现在看来,你的武功和我相比,谁高谁低?”

    张悦清道,“不过虚名而已,你要是想要,拿去便是!”

    言如风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故作大度,心中不快,讥讽道,“学武之人,为得若不是功成名就,誉满江湖,何必从小日夜苦练,受那么多苦头?”

    张悦清道,“学武功不一定是为了争名夺利,乱世之中但求自保而已。”

    言如风冷笑了几声,面色一厉,道,“你来这里,是要救萧家的那个孽种吗?”

    他刚才用尽全力,和张悦清激斗百招有余,内力隐隐有些不济,拖得这一会,手上劲力暗复,琢磨道,“此人武功,不在我之下,平手相斗,胜他不得。但他孤身一人,集众人之力,必能胜之!我刚刚和他斗得良久,未落下风,他日江湖之上,也不丢人!”

    张悦清和他同样心思,那日身中冥河一掌,虽然日夜调息,内力恢复九成,却终归不是全盛状态。一番恶斗下来,损耗极大。待恢复了些气力,心中计算,“我身上有伤,发挥不出十成功力,这人武功本就和我相差不大,又有许多高手虎视眈眈,再打下去,性命怕是难保!”

    四下看去时,只见周围各处,都有几人守着。“必须一击奏攻,否则一旦被缠住,就再也脱身不得。”

    当下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想不到言门主这么重视我萧大哥的遗孤,竟然舍得把你派来。我现在身处重围,如何脱身?难得遇见言兄这样的高手,不如你我痛痛快快大战一场,张某即便死在剑下,也无憾此生了!”

    言如风正想招呼众人一拥而上,听他这么一说,反倒为难起来。他本是少年心气,身出名门,极为自负。四公子排名在张悦清之下,心中早就不服,当下豪气大起,长刀一指,道,“好,那就决个高低!”

    张悦清大喝一声,“看剑!”一剑朝言如风刺来,言如风正欲挥刀相迎,哪知张悦清这一招却是虚招,一剑刺到一半,突然回剑,变招往山脚处守着的几名大汉身上砍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迅捷之极。那几人听张,言二人说话,都以为两人正要施展毕生所学,一决生死。得见这样两名高手殊死拼斗,对自身武功必然大有裨益,都全神贯注观察战局。谁知张悦清突然攻向自己,手忙脚乱之间,哪里来得及防备?

    一剑下去,三人惨呼倒地。张悦清一剑得手,更不恋战,从缺口处纵身一跃,跳入山间密林之中。

    言如风被他戏耍,心中大怒,对着众人厉声喝道,“给我追!”自己一马当先,抢入林去。

    只是林中木叶遮天,又是黑夜之中,四下一片漆黑,哪里看得什么物事?

    众人被他一喝,不敢怠慢,一个接一个抢将进来,只是双眼不能视物,这些人武功又不甚高。好几人脚下被石头,枯枝绊住,跌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言如风怒不可遏,骂道,“一群蠢猪,赶紧去找火把过来!”

    几人忙跑回住处,点了火把,再冲进林中,早已经耽搁多时,哪里还有张悦清的人影?

    言如风眼见到手的猎物就这般飞了,哪里顾得反省自己的疏忽?看那几名跌在地上的汉子忧自低声惨呼,飞起一脚,将一人远远踢了开去。怒道,“给我死死守在山脚,一只苍蝇也不能放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