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七章 陆地飞仙
    吴烨子,牛高俊,柳月菲三人听他说完,脸上都露出诧异敬佩之色。既敬张悦清一人一剑,于五毒门围追堵截之下临危不乱,又感慨叶欣欣情深意笃,为了张悦清甘心禁足深山,不由得都是喟然长叹。

    吴烨子叹道,“好一个古道热肠的女子,只是一旦成为拜月教圣女,要再想重归平凡,可就难上加难了。”

    张悦清想起大祭司冥河近乎鬼神般的实力,不禁深以为然,心中又是悲苦。吴烨子看在眼里,安慰道,“拜月教大祭司以术法见长,实力固然很强,但也并非天下无双。”

    张悦清忙问,“吴大哥知道如何对付吗?”

    吴烨子道,“对付是谈不上,但贤弟可曾听说十多年前冠绝天下的三位陆地飞仙级的人物?这三人虽所学不同,实力却都超凡入圣,其余两位的本事,当不在拜月教大祭司之下。”

    张悦清年岁尚轻,加上本身不重虚名,对江湖上的隐世高手大都不知。心想吴烨子久历浮沉,见多识广,忙急询问。

    吴烨子深呼一口气,脸上露出神往的颜色,道,“十多年前,江湖上武功最高的,可不是现如今的苍月山掌门段诚年,明月门门主言不二。别看这二人近年间威名显赫,并列武林最强两大高手,隐隐有分庭抗礼,两骑绝尘之势。”

    “可若非那三位厌倦了纷争,淡泊名利隐世不出,这偌大武林,怕还轮不到他二人称雄。”

    张悦清问道,“不知大哥所说三人,又是何人?”

    吴烨子道,“这三人隐世已久,我原先也只有所耳闻。贤弟前些日子在明月山遇到的拜月教大祭司,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嘛。一个是昔年鸣烟谷谷主,苍月神剑裴连松。”

    看了张悦清一眼,问道,“这称号是否有些熟悉?”

    张悦清点头道,“似是跟苍月山有所关联。”

    吴烨子微微一笑,道,“不是他与苍月山有什么关系,而是段诚年想跟他牵扯上些关系。”

    张悦清不解道,“怎么说?”

    吴烨子道,“十几年前,段诚年载艺出山,一心想要扬名江湖,到处挑战武林中成名高手。这人武功也真极高,一连败尽各门派数十位高手,一时间声名鹊起,风头大盛!可惜他仍不满足,径直跑到鸣烟谷,挑战当时并称三大陆地飞仙之一的裴连松,嘿嘿,嘿嘿。”

    干笑了两声,接着道,“结果你猜怎么着?这裴连松只出一剑,段诚年就自愧不如,意兴阑珊的回到江南,再也不四处找人比武,躲在山中闭关不出,一直关了三年。”

    张悦清想到跟自己并称江南四公子之一的段无情,就是此人门下弟子。四公子中言如风他是交过手的,深知其武功大是不弱,而向来飘忽无踪的浪子神剑李诚如,听吴烨子说来,武功也是很高。段无情既与齐名,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裴连松竟一剑击败了段无情的师傅,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实力?

    只听吴烨子接着道,“三年后段诚年破关而出,锐气大减。开始收授弟子,开山立派,一手创立了现今最强大的两个门派之一,取名为苍月山。”

    众人说了许久,火堆有些暗了,柳月菲自去找了些柴火添上,牛高俊出去转了一圈,过了一会,带了两只山鸡回来。拔毛破肚,放在火上烤熟了。众人一边吃,一边说,就着明灭飘乎的火光,直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闲话家常,丝毫看不出被人追进深山的窘迫。

    吴烨子吃了几口鸡肉,精神大振。又见几位义弟义妹都饶有兴致听他说话,心中也是高兴,接着道,“段诚年将自己的门派,取名为苍月山,便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当年败于苍月神剑裴连松之手,意在鞭策自己,时时不忘追寻武学至高境界。这些年他武功与日俱增,成为当世明面上最强两大高手之一,也是原来与此。”

    张悦清大以为然,对这位段掌门忽就生出了几分敬佩。

    吴烨子道,“段诚年武功大进,却一直不曾再去找裴连松一绝高低,此人好胜心如此之强,却甘于隐忍,想来必是知道自己的武功,依旧远远不及了。”

    牛高俊插口道,“还有一位高手是谁?”

    吴烨子将一块鸡肉吃得精光,抹了抹嘴,叹道,“另外一位,却神秘得很。关于他的事,还要从张兄弟遇到的那位拜月教大祭司身上说起。”

    张悦清道,“这其中有何关联?”

    吴烨子笑道,“说来有些好笑,拜月教历代大祭司,人人都身怀异术,有操控鬼神,呼风唤雨之能。又福寿绵长,往往能活到两三百岁,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耿于儿女情长,但这位冥河大祭司却是个例外。”

    “十年前他偶然游历江湖,竟然动了凡心爱上了一位并不如何美丽,也谈不上多聪敏伶俐的女子。这样的人物,不动情念则已,一旦喜欢上了,自然无论如何也要得偿所愿。可你说这世间之事,也真滑稽有趣的很!谁能想到那位看似普通的女子,竟是藏北血央山山主单增明珠的未婚妻?”

    柳月菲本来一直因为心上人之死,心中凄苦,郁郁寡欢。众人说话,她也只是默默听着。但终究还是个少女,听大哥说起情爱之事,便多了几分好奇。“啊”了一声,脱口而出道,“这可糟糕,两人同时爱上一个女子,总免不了一番争斗了。”

    吴烨子向来心疼这个年纪尚小的义妹,这些天看着她愁容不展,于背对时经常偷偷以泪洗面,心中百般怜惜。奈何他自己本就一生未娶,哪里知悉女儿家的心事?往往上去安慰得几句,阴差阳错间,倒还适得其反,不敢再去劝说,只是空自担心焦急。

    突听她插口问话,不由大喜,笑着点头道,“六妹说得甚是,两虎争食,岂能善罢?单增痴心武学,对男女间风花雪月之事,可就没那么知意了,那女子天真烂漫,本身就不喜单增无趣,于是偷偷跑下山来,说来也巧,正好遇上了游历江湖的拜月教大祭司冥河。”

    “大祭司寿命久于常人,那时候冥河已经四十多岁了,看起来却依旧是个英俊潇洒的少年模样。拜月教中虽不乏姿容艳丽的少女,却都摄于上位的威严,对他只是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僭越。反而这女子涉世未深,年纪又轻童心未泯,对人从不委言屈就,冥河只道遇到了世间绝无仅有的女子,无法控制得坠入爱河。”

    “冥河相貌英俊,又温尔雅,风度翩翩。跟单增相比,可对女人胃口多了。那女子情窦初开,遇到如此男人,也自芳心暗许。两人一见倾心,相处不久,就好在了一起。”

    “单增得知未婚妻不辞而别,下山去追。原来他虽然不善于言辞中的表达,对那女子实也爱惜得很。否则以他那般身份,又怎会屈尊娶个平凡无奇的女子?见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自然勃然大怒,跟冥河一番恶斗,两人双双身负重伤。”

    柳月菲听到这里,又惊呼了一声,喃喃道,“这人却也不讲理,人家情投意合,若是真心爱慕,何不大方成全。”

    想到自己为了彦川平的所作所为,心中又想,“却也不是这样,如果真的爱上一个人,可就顾不得那么多的理智了。”

    一时纠结无计。

    吴烨子叹道,“且不说单增对那女子一往情深,哪怕就是不喜欢,堂堂血央山山主的未婚妻被人拐跑,他若是无动于衷,只怕在江湖上沦为笑柄。”

    “拜月教跟血央山在武林中同被视为邪教,两人又都是孤身前来,拼得两败俱伤,也奈何对手不得。僵持之际,单增却突然使了一个诡计。”

    张悦清心思聪慧,接口道,“想来是跟那女子有关。”

    吴烨子拍手赞道,“不错,那女子虽然逃脱下山,父母亲人却仍在山中。单增对冥河恨之入骨,却杀他不得,便威胁那女子,要他杀了冥河,否则等他回到山去,就要对她父母亲人动手!”

    “那女子知他手段狠辣,杀人如麻。心念父母,却怎样也对冥河下不了手去,无奈之下,竟然挥刀自尽了!”

    柳月菲叹道,“却也是傻女子,既然心里爱的是冥河,干嘛不杀了单增,跟心上人远走高飞呢?”

    吴烨子道,“六妹有所不知,单增一身邪功,即便受伤,寻常刀剑哪里伤得了他?这女子在血央山生活那么多年,心里自然是清楚的。百般思量,也只有自己以死谢罪,求得单增高抬贵手,放过自己的亲人了。”

    牛高俊道,“那单增气急败坏,怎会因她身死,而不迁怒她的父母呢?”

    吴烨子道,“单增虽然凶恶,对那女子却是真心。虽然遭到背叛,心中恼恨,可人死皆空,爱屋及乌之下,却也不忍殃及无辜了。”

    柳月菲长叹一声,点头道,“情爱之事,委实难讲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