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八章 江湖往事
    吴烨子知道自己这个情根深种的六妹,一直对五弟彦川平的死难以释怀,轻叹了一声,道,“可惜那女子虽然一片痴心,却对爱人本领知之甚少。她只知道单增身怀异术,刀剑难伤,却不知冥河同样也是如此。”

    “别说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就算是一流高手,没有厉害的兵器在手,也很难伤得了拜月教术法通天的大祭司。”

    柳月菲俊脸苍白,道,“既然如此,冥河为什么不对她说?”

    吴烨子道,“这样的高手,都自负得很,如果出言解释,倒显得对单增的诡计有所畏惧了。又或许他想看看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如此关头会怎样选择吧,他人所想,旁人总难以尽知。”

    柳月菲道,“这人心思太深,反受其害,白白误了那姑娘的性命。”

    吴烨子道,“谁说不是呢,冥河见心爱之人身死,一时也是悔不当初,只把所有怨恨都束之以单增。两人功力悉敌,互相奈何不了对方。冥河回到拜月教之后,心中怨怼难平,竟然动用了禁术,短时间内功力大增!”

    “为报爱人之仇,他再次出山,找到了血央山跟单增又打了一架,单增此时已经不是冥河的对手,但终究也是一代枭雄,虽然被冥河所伤,不至就死。便匆忙逃往深山,那血央山本就是他自己的地盘,俗话说狡兔三窟,躲了起来隐藏不出,冥河也找他不到。”

    “冥河没杀得了单增,一怒之下,竟灭了血央山满门。”

    张悦清道,“单增眼见如此,还是不肯出来?”

    吴烨子道,“他自知不是冥河对手,如何肯出来送死?他这样的人,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怎会为了旁人,甘冒奇险?”

    “冥河未能手刃仇人,怨恨难消。又转而迁怒中原武林,仗着自己神功盖世,在中原血洗三日,当真是血流成河,人人闻他之名而色变。”

    张悦清皱了皱眉,道,“此人未免太过于凶残。”

    吴烨子道,“拜月教跟中原武林向来敌对,长久以来明争暗斗,纠纷不断。冥河使用禁术,虽然短时间内将功力生生提高一个档次,终归不能持久。便要借着这个机会,让中原武林元气大伤。”

    张悦清道,“中原之中,竟也没人阻止?”

    吴烨子轻蔑一笑,道,“那些所谓的正派侠士,从来都是两面三刀,如果力之所及,便要抢着出来维护正义。一旦得知实力不敌,都通通躲起来明哲保身了。”

    柳月菲摇头叹道,“如此这般,跟那些邪魔外道又有什么分别?”

    吴烨子道,“对一个弱者来说,强者说你是正,你就是正。说你是邪,你就是邪。是非对错,是正是邪,永远都在上位者的口中!何况凡事从不能一概而论,邪教中不见得人人都是恶贯满盈之徒,正派里也绝非全是侠义之辈!”

    张悦清深以为然,点头便是赞同,又问道,“不知后来怎样?”

    吴烨子罕见露出敬仰的神色,“冥河在中原连屠三日,众多成名已久的高手惨死在他手下。如果放任他这样杀下去,中原武林势力大减,拜月教趁机渡江东来,那么中土千里山川,都将尽落邪教之手。”

    突然拍手大赞,道,“危急存亡之际,鸣烟谷裴连松裴大侠终于赶到!”

    “他与冥河在点苍山大战三日,终于重伤冥河,自己却也被冥河打伤。冥河身在异土,不敢恋战,仓皇逃回明月山,从此十余年来,再也未曾踏足中原。”

    张悦清问道,“裴前辈怎样?”

    吴烨子叹道,“那一战后,裴大侠再也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了。很多人猜他重伤难愈,已经身死山中。我本来也这么想,毕竟冥河本身实力就已经超脱凡世,又有禁术加持。裴大侠拼尽全力将他打退,自己怕也是油尽灯枯,垂垂将死了。”

    话锋一转,又面露喜色,“但贤弟前些日子既然遇到冥河,听贤弟所言,冥河不但未死,实力也已恢复。裴大侠武功与冥河在伯仲之间,应该也不至于真就仙逝,想来只是隐世不出罢了。”

    众人听他说完这段武林往事,不禁心驰神往。只恨自己未能亲眼目睹几位陆地神仙般的人物各显神通,大展所能。

    张悦清心中也自波澜起伏。他的师傅千变老人,洒脱玩世,不问凡尘,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些往事。

    今天听到吴烨子一番娓娓道来,才知世间竟还有那般大道凌天的高手。

    从前一直认为自己的武功,即便不是当世最强,总能排进前五。

    现在想想,却是可笑至极了。

    吴烨子说完这通,稍稍休息了一下,柳月菲用石碗烧了些水,递给众人喝了。

    吴烨子放下石碗,突然正色道,“贤弟要想从拜月教中救得叶姑娘出来,唯有两个法子。”

    张悦清精神一振,忙问道,“哪两个法子?”

    吴烨子微微迟疑了一下,似乎面有难色。

    张悦清道,“大哥但说无妨。”

    吴烨子这才说道,“听说萧剑南曾得到一本绝世剑谱,未得练成神功,就死于江南武林合力之下。他死后,剑谱一直不知所踪。传言是贤弟那日救出小言之后,一并带走剑谱。那剑谱既被天下豪杰觊觎,应当不是寻常之物,如果贤弟练成上面的武功,未使不能与冥河一战。”

    张悦清听他说的第一个办法竟是如此,心中略感失望,正色道,“不瞒各位,我从来未曾得到什么剑谱。”

    吴烨子知他一身正气,又与自己几人义结金兰。断没有撒谎隐瞒的理由,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依然深信不疑。

    只是略感错愕,道,“贤弟原来也不曾得到剑谱,那却不知剑谱究竟落入何人之手。”

    张悦清道,“我搬出萧大哥家以后,自己置了宅院。我本身喜静,又爱美丽风光。宅院便买在城外一条小河之旁,离萧大哥家就有些远了。加上住处少有人来人往,得到萧家被围的消息后,马不停蹄的赶去,终归慢了一步。”

    念及往事,眼神中悲伤流转,“我到萧家时,萧大哥已死,不曾来得及跟他说上一句话,更别说知道秘籍的下落了。”

    吴烨子点了点头,道,“若是如此,只剩一个办法了。就是这办法,需要些运气。”

    张悦清听还有希望,连忙询问。吴烨子道,“昔年裴连松裴大侠一人一剑,面对实力大增的冥河,依旧不落下风。倘若能找到他,得到他的真传,当可跟冥河一较高低。”

    张悦清轻轻点头,一时无言。

    不说裴连松是否还在人世,就算真找到了他,他也未必就愿传自己武功。即便裴连松答应,要练成那种上乘功夫,却又何止一朝一夕之间?

    不知学成归来以后,人间已度过几多岁月?流水光阴,最是无情。只怕那时早就沧海桑田,红颜已老。

    可除此以外,又还能想到什么法子?

    几番离恨愁思涌上心头,不禁喟然长叹。

    吴烨子人老成精,知他心中所想。安慰道,“贤弟不需泄气,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想裴大侠若还健在,必在鸣烟谷中。此事能不能成,一看天意,二凭人愿。哪怕最终不能得偿所愿,只怪命运弄人,心中又何须有愧?”

    柳月菲也道,“大哥说得不错,凡事只要努力过了,就算结果不随人意,也不会后悔。”

    牛高俊接口道,“正是如此,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要放弃!”

    张悦清听三人说得真诚,心中感动,想到他们原本七人,相依相伴,情同兄妹。

    为守对自己一言之诺,旦夕间阴阳两隔,世间最苦之事,无非一在尘世,一入黄泉。

    寻人学艺纵然千难万难,跟他们的境况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也要去鸣烟谷一试,如果找不到裴大侠,他日便死在冥河之手,也不负对欣欣的承诺!”

    但他终究不是自私自利之人,长长吐了口气,慨然道,“不错,我先去杀了萧剑月,为几位死去的兄弟报了大仇,便去鸣烟谷拜师学艺,成与不成,都不枉大丈夫顶天立地,活于天地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