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二十九章 密室冰棺
    一,二,三,四。。。。。

    在心里将数字从一数到七千二百的时候,便是过去了一个时辰。

    如此循环往复十二次,一天时间就到了尽头。

    加上每天大概会睡三个时辰,吃饭半个时辰。

    嗯。。。

    自己在这黑不见底的深井中,应该已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吧。

    稍稍停顿了一下,又从一开始,一遍遍默念着那些枯燥无趣的数字。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已然有了些许睡意,刚闭上眼,嘎,嘎的一阵轻响自上而下传来,在幽暗狭小的枯井中,来回不断地回荡。

    一道强烈的亮光传来,少女猛然惊醒,满怀期待的四下看去。

    从枯井上方,缓缓掉落下一个食盒,用一根细长的绳索牵引着,直送到井底。

    一声清脆的男声传来,带着些无奈难过的意味。“大祭司问你,还是不答应么?”

    少女摇了摇头,一双美丽的眼睛贪婪的四下张望,深怕错失了一丝丝拥有光明的机会。

    “临西,你能不能慢点走?”

    井上之人知她心意,脸上一阵苦笑。也不再问,故意驻足停留了一会,便叹息着将井盖重新关上。

    刹那间光明顿去,黑暗再次席卷而来。

    少女慢慢闭上了眼睛,摸索着打开食盒。一股扑鼻而来的香气让她稍稍恢复了些元气。

    清蒸龙鱼,炭烤鲜兔,还有一碗青叶薄荷汤。

    虽然目不可见,少女还是闻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几道菜的气味。

    将盘中食物通通吃光后,少女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将碗筷复又放进盒去。叮的一声轻响,瓷碗似乎碰到一件硬物。

    少女微微错愕,伸手往盒中摸去,突然轻轻笑了一声,显得很是开心。

    手里已多了一把火刀,一块火石。

    “谢谢你,临西。。。”轻轻呢喃几句,便用火刀击打火石,借着飞溅的火花,又从食盒的夹层中找到了一些丝绒,几根蜡烛。

    打了火,用丝绒点燃了蜡烛。

    烛光照耀下,美丽的少女笑颜如花,看着铺在盒底的丝绸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千万别让大祭司知道!”

    少女抿嘴一笑,将丝巾取出,折成小块放进怀中。拿起蜡烛,沿着井壁一步步的走着。

    井壁上长满了苔草,伸手摸去,一种柔柔的触感从手指,一点点蔓延到心头。

    少女微闭着眼,口中轻轻哼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突感到指尖传来一种别样的触感,少女微微一惊,停止了歌声。将蜡烛靠近井壁,细细看去。

    苔草的缝隙中,似有一丝昏黄的颜色。轻轻用手将苔草拨开,却是一块有些腐坏的木板。

    少女将蜡烛放在地上,把周围苔草通通拔了开去,嘴中“呀”的一声,后退了三步。

    原来那些苔草覆盖之下,竟是一排排木板堆就的井壁。过了一会,发现四周并未出现什么异样,少女复又走上前去,用手轻轻敲打木块,发出沉闷的响声。

    木块似乎年岁已久,在昏暗潮湿的枯井中,早就变得非常柔软,一敲之下,竟然掉下一大块来。

    少女不住敲打,木块很快就被洞穿。烛光从洞隙中窜进,又远远传出数丈,井壁之外,竟然别有洞天!

    从木洞中探进头去,便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少女不禁打了个哆嗦。将木板拆出一个足够跻身的通道,拿起蜡烛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偌大的山洞,脚步声虽然很轻,在极端安静的洞中,犹显得很是刺耳。走了几步,只觉得前方寒气越来越重,少女心中惊疑,顺着寒气来源的方向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

    烛光中看见两颗类似于兽首的物事,贴在一扇铁门之上,少女用手推了推,铁门沉重无比,纹丝不动。

    拿起烛光仔细看去,两颗兽首却是以蟒蛇头部模样雕刻而成,巨口张开,露出锋利的獠牙。

    少女轻轻摇晃尖牙,只觉入手温润,似为象牙嵌成。左右两颗蛇头一般无二,共有四颗象牙。在摇晃中微有松动。

    少女心中一凛,将四颗尖牙各自摇晃一番,只听得嘎,嘎几声闷响,铁门竟自转开。

    一股摄人心魄的寒意刹那间迎面扑来,少女惊身望去,见里面幽幽暗暗闪烁着无数烛光。

    细看时,却是一块块如石板般整齐罗列的冰块,严丝合缝般堆砌在一起,竟是一间冰室。

    少女举步入内,但见冰室中,又隔开大小近乎相同的七八间冰屋,每一间冰屋里,赫然摆着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冰棺。

    少女心脏剧烈跳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小心走近冰棺,却见棺顶未曾加盖。就着烛光往棺中看时,少女美丽的脸上霎时露出恐怖非常的神色,双手一抖,蜡烛拿捏不住,掉落下去。

    少女忙俯身去接,所幸她身怀武艺,动作敏捷,堪堪在蜡烛落地之前稳稳拿住,烛光猛烈摇晃了几下,所幸未熄。

    少女左手抚胸,大口大口的喘气。

    冰棺之中,赫然摆着一个女子的身体!面目如常,栩栩如生,竟似一个活人在棺中沉睡一般。

    少女停顿了一会,稳定住心神,再往棺内看去。只见里面果然正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女子,身穿一身白缟,头发挽作藏北地方女子模样,伸手探时,浑身冰凉,早已死去多时。

    少女“呀”的惊呼一声,退了开去,想起别的冰屋中,也各有一具冰棺。回身走进另一间冰屋,来到冰棺之前,果然也是未覆棺盖,往里看去时,少女原本苍白的脸立时变得毫无血色,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怎么会,怎么会。。。

    那棺中也躺着一个女子,诡异的是,这女子的相貌,跟之前看到的那名女子竟然一模一样!

    这又是什么诡异术法?

    想到大祭司鬼神般的手段,少女心有余悸。这般诡异无常之事,也只有那位近鬼如妖的大祭司才能做得出来吧?

    那么,其余冰棺中呢?莫非也是。。。

    被自己恐怖的想法吓了一跳,少女还是站起身来,将剩余的冰室全部看了一遍,全身已经不住颤抖。

    果然不出所料!其余冰棺中,赫然都躺着一名模样一般无二的女子!

    这是什么诡异邪术?为什么,这些死去的少女,都是一个样子?她从来只听过代孕女子,一时怀有两胎,分先后产出,相隔不过片刻。这样生出来的两个孩子,模样十分相似。

    可哪有一连十几人,都是如复刻般相同的长相?

    手中微微灼痛,却是蜡烛已将熄灭。少女不敢多留,快步走到洞中,将铁门重新关上。回到井中后,又用苔草把木板间的空隙堵住,呆坐在地上,心思缥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