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章 教中惊变
    明月峰。

    滇南明月山最高峰,海拔近三千米,山势陡峭,高耸入云。入秋时峰顶温度就已极低,一到冬日,更是寒风凛冽,漫天雪飞。

    峰顶树木山石,溪流土地,此时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雪。如此恶劣的环境,本来是不适宜人居住的。

    但在峰顶的悬崖峭壁之处,却落成着许多精致的屋舍,沿着山峰起落,一排排鳞次栉比,此时屋顶被白雪所盖,飞檐错落,参差有序。飞雪浓雾集绕山间,燕雀难飞,猿猴绝迹。苍穹寂寥,难觅云踪,宛若人间仙境。

    最顶端的山峰上,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当是山体凹陷,积雪堆落其中,春暖花开时冰雪消融,化作湖水。湖水之上,一层层烟雾缭绕,透过烟雾细看去时,湖中尚自涟漪依稀,竟未冻结。

    此时湖面之上,飘有一艘小舟。舟头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手持钓竿,犹自泛舟垂钓。

    男子俊眉星目,面色白皙,眼光炯炯,顾盼之间,威颜天成。

    听到远处远远传来的脚步声,男子将手中钓竿放在船头,薄唇轻启,轻轻道,“过来吧。”

    一道黄色的人影在湖面上踏波而行,片刻间到了船边,双足轻点,稳稳站到船上。

    “大祭司。。”黄衣人话未说完,就被男子出声打断,“还是不答应,是吗?”

    黄衣人为难的点了点头,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任教主已卸职多日,新任教主之事迫在眉睫,偏偏那个丫头就是死心眼,死活不愿意挑此重任。”

    黄衣人嘴角轻扬,摸了摸鼻子道,“大祭司当真只是为此吗?”

    见男子脸色突然间变得很是难看,又接着道,“大祭司惊才绝艳,教中烦杂之事向来都是亲力亲为,教主高居宝座,安然无忧,却也算不上什么重任。”

    男子目光一冷,冷哼道,“你是说我刚愎自用,仗势为权了?!”

    黄衣人拱手,道,“属下不敢!大祭司学究天人,行事自有道理。”

    这名泛舟垂钓的男子,正是拜月教大祭司,冥河。

    冥河听他说完,脸色突然转厉,冷声道,“临西,你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所想!如不是当下青尘,落月两大护法留守澜沧江,教中他人难堪重任,我早就把你贬落凡人!!”

    这黄衣人,却是拜月教三大护法之一,临西。

    大祭司如此责骂,临西却也不惧不恼,微微一笑道,“大祭司不杀我,应也不是担心我死之后,无人驱使吧?大祭司有伤在身,还是不要动手,免得伤了身子。”

    冥河大怒,一把扔掉手中鱼竿,喝道,“你今天来,是要跟我撕破脸了?你以为你每天把送饭的人遣走,暗中帮助那丫头,让她探知我教中机密,好让她知道后无论如何不肯做这教主,我就奈何你不得了吗!?”

    临西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大祭司,兹事体大,可不能空穴来风。”

    冥河手指紧握,关节握得发白,深深呼了几口寒气,强自冷静下来。

    并非他气量宽广,很能容人。只是深知当下形势不如人,唯有强自按捺杀意。

    半月前,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拜月教主夕瑶突然谋逆,虽然他立时果断平息叛乱,但拜月教主和大祭司之间,本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教主身死,教中神祇崩塌,圣火将熄,他一身通天修为,已经发挥不了三成。

    在此时刻,一直以来表现得温良恭让的临西护法突然性情大变,对他所命阳奉阴违,隐隐有反叛夺权之相。

    奈何实力大减之下,已无必杀临西把握。他连派数人赶往澜沧,欲命青尘,落月两大护法赶回护教,却一直杳无音信,想来必是被临西截住。

    拜月教徒,大部分本就是从滇南各处强行抓来,以往摄于他强大实力,不敢擅动。而若此时跟临西翻脸,虽然也或能诛杀此僚,自己难恐雪上加霜。倒时全教上下一齐异动,则燃烧几百年的教中圣火,熄于此身。

    他强自忍耐,纵容临西猖獗,为得就是争取时间,扶持新任教主上位,以借教主之能,打开圣水恢复实力。

    但他那日从明月山下带回的,自己钦点的教中圣女叶欣欣,却始终不愿意答应出任教主。教中圣水,唯有心诚甘就的女子方能打开,这也是为什么历来大祭司实力远在教主之上,依然还要扶持一个傀儡的原由。

    他百般相劝之下,叶欣欣只是不肯答允,无奈之下,便将叶欣欣关入不见天日的深井之中,希望让她迫于恐惧,答应自己的要求。可这下已经过了半月,叶欣欣依旧不肯屈从。眼见教内形势危如累卵,却也只有徒呼奈何。

    临西见他浑身气劲勃发,眼中杀气凛凛。一边全神防备,一边故作轻松的道,“大祭司且勿动气,想来一个弱女子,在那般环境下又能再支持得几日?再过几天,就必会答应下来了。”

    冥河一声冷笑,道,“所以为了让她不要答应,你就故意想让她知道历代教主归宿,好叫她誓死不从是吗?”

    临西嘿嘿一笑,道,“大祭司想多了,属下没有这般心思。”

    冥河眼中似乎也有了些疲惫之色,不愿再跟他逞这口舌之力,挥了挥手,道,“你走吧。”

    临西也不客气,几个纵跃,便隐于浓雾之中。

    “十天,离月圆之日只有十天了!”待临西一走,冥河英俊的脸上刹那间变得苍白如雪。右手紧紧按住胸口,指缝中竟有鲜血流出。

    十余年前,他在中原跟苍月神剑裴连松于点苍山上大战三日,胸口被裴连松以苍月剑所伤,虽然大祭司根基深厚,没有丢了性命,却也落下一个老伤。

    剑本属寒,加上裴连松的内功,又以阴寒为本。每个月圆之夜,世间阴气最重之时,伤口就会再次崩裂。则须由教主打开圣水,浸泡其中,方能疗伤解救。

    这个秘密,本来无人知晓。却有一日被临西误打误撞的发现,当时他过于自信,也不曾多想。却在今日埋下这般祸端!

    拜月教虽然原为邪教,教主的人选,却需要心思纯净,别无邪念,以此才能引导明月之力,打开须弥之门。

    世间中人往往勾心斗角,利欲熏心。堪为教主之人,犹其难觅。为防临西对叶欣欣突下杀手,他便将天下仅有三颗的龙魂丹给叶欣欣服下。

    龙魂丹乃属神物,是拜月教创教之人当年机缘巧合所得,传承几百年,原意是给后辈危急之刻自保之用。拜月教曾两度遭遇灭教之危,龙魂丹流转到今,已只剩最后一颗。而人一旦服食,除非自然老去,命数尽时,任凭他人武功再高,术法再强,也杀之不得。是以跟梦澜花,回生草并列天下三大神物之一。

    他原也可以自己服下龙魂丹,虽不能恢复实力,但哪怕最后临西成功叛乱,夺去大祭司之位,性命也可无忧。但偏偏他心气高傲,不肯有丝毫苟且偷生之念,这才孤注一掷,将命数通通压在叶欣欣身上。

    本想着这妮子终究会捱不过去,可今日午时,突然感应到冰室之门被人打开,一思之下,定是临西从中作梗。

    “看来只有跟她说清楚所有原由,最后如果还是不成,拼着身死道消,也要将临西一同格杀!教中之事,只望青尘,落月两护法归来之后,能力挽狂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