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二章 帝王心术
    临西突然放声长笑,笑声在山洞中来回激荡,直惊得叶欣欣双耳嗡嗡作响。

    笑了一阵,临西目光已有些泛红,“如此邪教,怎能久存世间?冥河为人向来狠辣,生杀予夺间从不犹豫怜惜,多少思乡心切的教徒,被他发现有逃走的迹相,从来都是当场格杀,毫不留情!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时刻,只要冥河身死,我立刻解散拜月教,让众教徒得以和家人团聚,此事又有何不可?”

    念及自己家中同样有着垂垂老矣的父母,叶欣欣不禁感同身受,“可我有什么能够帮你的吗?”

    临西听她似乎愿意相助,不由大喜,道,“此事简单,再有十天便是月圆之夜,只要你坚持不做教主,冥河没了圣水抵御阴寒,即便不死,实力也然所剩无几,那时候我就有杀他的把握!”

    叶欣欣心思善良,天真淳朴,从无害人之念。也正是因为如此,冥河才把她当做教主的人选。

    大祭司虽然术法远超教主之上,但也需教主心诚无邪,愿意与之配合呼应。其中关系,利害万分。心思诡谲之辈,如何会被扶持上位?

    虽然深知临西所言不无道理,但听说要杀了冥河,终究心有不忍,喃喃道,“非得杀人不可吗?”

    临西走进身来,盯着叶欣欣闪动的双眼,一字一句道,“他若不死,便会有无数无辜之人死在他手下。你是怜惜他一人之命,还是拜月教上千教众的生死?”

    叶欣欣幽幽一叹,沉思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临西大喜过望,从洞中角落中搬出一些干粮,一些酒水,道,“这个山洞,是我费尽心思找到的,经常在此修炼,很难被发现。你且在这里挨过十日。十日以后,我一得手,你就可以跟你的父母家人团聚!”

    叶欣欣听他说起父母,心中又是一动。这些天她吃尽苦头,却从没有为自己感到难过,心中所想,都是家中无人照顾的双亲。想到终可以跟父母团聚,不由得是又惊又喜,连连点头。

    临西哈哈大笑,显得很是开心,出去洞外,带来一些干柴。嘱咐道,“这些柴火不能一直焚烧,只能为烧烤食物之用。否则洞中空气不足,难以持久。石床上有兽皮可以抵御寒冷,如需照明,洞中亦有蜡烛。你且在这里不要出去,我得赶快回到教中,以防事情有变。”

    叶欣欣道,“你救了我走,大祭司如果知道,不会对你动手吗?你这样回去,岂不是会很危险?”

    临西感激一笑,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冥河实力大损,未必就能杀得了我。何况此时此刻,他更不敢孤注一掷,与我斗得两败俱伤。我所担心的,是他想办法将此间情况告知青尘,落月两护法。”

    “这二人每一个功力都不在我之下,又是冥河亲传弟子,倘若一起归来,则万事休矣!好在如今教中上下已然尽知冥河处境,他众叛亲离,除了几个贴身心腹,没人愿意帮他。我只要守住他不要将消息传出去,十日之期一到,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他不得!”

    临西吩咐好了叶欣欣,便出洞一路向山缓行,引匿身形,回得峰去。他本以为过得这些时候,冥河已经得知叶欣欣逃走之事,必然大怒,肯定怀疑自己,前来问罪。但一直到了自己住处,也不见冥河前来。呼唤几个亲信教徒问了,却都说大祭司一直在明罗殿中半步未出。心中疑惑,终归按耐不住,便自往明罗殿而去。

    明罗殿,坐落在明月峰顶最高处,是拜月教大祭司跟教主处理教内事务的殿府,殿内古色古香,超凡脱俗。殿外奇石林立,气势恢宏。此时已近黄昏,夕阳在天边逐渐西沉,余晖落在殿外院中雪地之上,发出金黄的微光,给人一种神秘而又圣洁之感。

    临西踏雪而行,脚步声沙沙作响。眼前形势自明,不需多做掩饰。走进大殿,却见冥河正在殿中大座之上,点着烛光,手中拿着一本泛黄的古书,犹自认真观看。

    待得临西走进,冥河仿佛犹然未觉,直到临西已经走到身前,方才放下手中书本,微笑道,“临西护法,找我有事?”

    临西见他面色如常,丝毫不见恼怒之相,心中暗想,“难道他不知道我带走了叶欣欣?不,怎么可能?此人神通广大,我那般动作,他怎会不知?但他为什么表现得如此若无其事?其中到底是何原由?”

    心中实是疑虑重重,脸上却依然云淡风轻,拱手道,“大祭司今日不曾出去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冥河微微一笑,悠然得倒上一杯美酒,放在唇边细细闻味,笑道,“临西护法是说圣女逃去之事吗?”笑了一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无论如何都不肯当这教主,现在又亲眼看见了前任教主的惨状,自然是更加不会答应了。偏偏我又一时迷了心窍,将龙魂丹给她吃了,现在想要杀她,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故作长叹,俊目饶有意味的看着临西,“既然她不做教主,我又奈何不了她。留在教中还需时刻照料,现下她既走了,又何须烦恼?人生于世间,总有些无可奈何之事,何必为此徒添苦闷?你说呢,临西护法?”

    临西万万没想到他竟是如此一般说辞,一时间竟也有些茫然,嘴上依旧说道,“大祭司所言有理。大祭司心思豁达,不为俗事所拘,属下佩服,佩服!”

    冥河哈哈一笑,揶揄道,“我怎听临西护法似乎有些失望?莫非遇到什么难事?要我说呢,人活一天,便快乐一天,难过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何必自寻烦恼,闷闷不乐呢?来来来,且饮上一杯,古人曾有诗云: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现下虽无月光,聊以烛光伴酒,却也不失其味。”

    倒了一杯酒给临西递去。

    临西接杯在手,却不喝下。只是答道,“属下原本俗人,不似大祭司超然物外。属下天资愚钝,亦难领会大祭司言中深意。本来担心圣女逃走,大祭司当有所命,这才前来问安。既然大祭司如此说,属下这就告辞。”

    将酒放在桌上,拱手道,“属下不爱饮酒,大祭司馈赠,且容不受。”

    倒退着走出殿外,见冥河依然笑嘻嘻得看着自己,直到走到了院中,远远见冥河又拿起书本,迎烛默读。心中暗暗思忖,

    “此人为何一反常态?若是往常,必定怒骂我一番!那日寒湖之上,既已翻了脸来,何故现在又假装无事一般?”

    “离月圆之日只剩十天,现在叶欣欣被我藏进洞中,他本该十分着急才是,为何还是这般轻松悠闲?”

    “倘真如他所说,人生在世快乐一日便是一日,知道现下情况已无扭转之可能,便安心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去他妈的!我要是相信他这种鬼话,倒不如身死寒潭罢了,免得活在世上浪费粮食!但他到底为何作此姿态?是要让我放松警惕?还是我不在的这半日之间,他已经将消息送了出去?”

    “不!绝不可能!莫说之前他派遣下山的亲信都已经被我暗中料理,身边已然无人可用。就算他要派人下山,也必定逃不过我的耳目。”

    一番思虑,心中真有无数疑问。一时间千头万绪,杂如乱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