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四章 青尘落月
    澜沧江上源扎曲、子曲,均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北麓,东南流至西藏昌部与右岸支流昂曲汇合后,而得此名。

    澜沧江南流穿行于他念他翁山与宁静山之间,高山深谷,水流湍急且多石滩,为横断山脉狭窄的南北孔道之一。

    再南流至滇南境内,先后汇集漾濞江、威远江、补远江等支流,于西双版纳的景洪镇流出中国国境,流入南国陆真腊。

    至源起之处,浩荡南流。兼地势愈南而低,水流汹涌。于高低错落间,常有惊涛拍岸,震耳欲聋,气势磅礴,极尽恢宏。

    徐霞客曾有记云。

    缚,依从一人斩之,以首级畀麻兵为功,而贼俱夜走入山,遂以“荡平”入报。恐转眼之后,将(以下缺)。平山乃大容西来之脉,盖澜沧以东之山,南径交趾北境,东转过钦、廉、灵山,又东北至兴业,由平山东度,始突为大容,于是南北之流分焉。

    说得便是澜沧江流域,地处要塞,位置险要。又有高山密林,茫茫千里。其中多山贼恶盗,往来其间。拜月教镇守滇南,以澜沧为界,与中原武林隔江分治。但滇南山中,多有灵物异草。常有心怀觊觎的中原人士偷偷过江,寻药夺宝。

    便不免时常刀兵相见,久而久之,中原武林与拜月教之间,关系日下,隐隐有势同水火之相。

    几百年前,中原武林横跨澜沧江,举众入侵滇南,拜月教几近覆灭。后来虽然解除危机,唯恐中原卷土重来,便在澜沧江留守重兵,日夜监视警惕。

    时来漫长,拜月教众在大江之旁砍伐树木,开阔平地,百年来修建了许多屋舍楼阁。虽大江沿岸,除教众聚集之处,别无人烟。但长久以来,拜月教徒人来送往,新旧更替,令这苍茫大江之上,也多了些许人气。

    此时已是深夜,澜沧江旁依旧火光闪动,正有教徒巡江环视。

    一名白衣如雪的男子,坐在江边一块大石之上,望着眼前浩渺波涛,不住举酒痛饮。在他身下,已经有了十余个酒坛子。男子仿佛海量,一坛接着一坛,却似不会喝醉。

    喝到兴时,男子将手中酒坛猛然掷往大江,江水翻滚,声浪滔天。小小的酒坛在水中不及惊起波澜,便即隐没下去。

    男子起身望月,纵声长吟,“今生当饮三万杯,醉去风中舞长剑,斩落红尘万古愁!”

    吟完一首,意犹未尽,对着奔流而去的大江又复吟道,“我言悲愁如流水,只堪片刻往心中!”

    突听得远处一人拍手赞道,“好诗,好诗!青尘师兄雅量高致,令人羡往。”

    男子见有人来,纵身下石,似乎饮酒过多,已有醉意,脚下步伐错乱,嘴上却是笑道,“落月师弟取笑了,我酒醉胡乱吟得一首,只解心中惆怅,难登大雅之堂。”

    那名叫落月的男子一身黑衣,面上轮廓分明,高鼻薄唇,浓眉大眼,很是威严。醉酒吟诗的青尘却与他恰恰相反,虽然也很俊俏,但眉宇中隐隐有些悲色,给人一种萧条落寞之感。

    落月见青尘摇摇欲倒,忙过去扶住,叹道,“时光如水,人生堪堪不过百年,师兄何必一直为往事纠葛,空自烦恼?”

    青尘被他扶住,站稳身子,痴笑道,“师弟不必劝我,也只是酒醉之时,偶然回想。”

    落月俊眉微皱,佯骂道,“你这一日倒有八分光阴是醉着的,何言偶然,当是经常才是了!”

    青尘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落月见他已醉,轻轻一叹,不再多说,扶着他往屋舍走去。突然听得一声破空之声,来势迅猛,已至头前,忙抬头望去,却见明月之中,一只身体通红的小鸟划破长空而来,振展双翼,停在头顶不住盘旋。

    落月心中一惊,放下青尘,纵身跃起,将小鸟从空中抓了下来。

    刚一入手,便大感异常。月光中仔细看时,却见这小鸟虽然样貌与寻常鸟雀神似,但实为纸张扎成。入手溜滑,浑身无一根羽毛蔽覆。鸟身显就的红色,隐隐当似鲜血染成。

    他师承冥河,跟青尘同为冥河两大亲传弟子。俗话说名师出高徒,长久之下,见识极其深远,一眼认出此物,立时脸色大变。见青尘卧倒在地,似要睡去,忙将他扶起,急道,“师兄快快醒来,师傅有难了!”

    青尘一人喝了十余坛酒,本来醉意已深,突听得落月在耳边说,师傅有难。一时猛然惊起,一身酒意惊去大半,睁开眼来,急问道,“你说什么?”

    落月将手中纸鸢递给他看,青尘方看清楚,便即失色叫道,“神血纸鸢!”纵身而起,身法敏捷快速之极,似乎从未醉过一般。

    落月道,“不错,正是神血纸鸢!师傅曾经说过,以心血超控纸鸢往来千里,是只有教中大祭司才能修行的禁术!施展此术,大耗心力,除非危急存亡关头,绝对不可轻易使用。”

    青尘一张因为饮酒涨得通红的脸刹那间已变得苍白,将手中纸鸢上下左右翻看几遍,确认无疑,惊道,“想来是教中突遭大变,我们得尽快赶回!”

    落月点头道,“当是如此,从澜沧江赶往明月山,即便快马加鞭,日夜赶路,也需三日方才可达。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走!”

    两人顾念师恩,心急如焚,急急召唤几名鬼师前来吩咐一通,要他们在自己走后留心约束教众,便各乘快马,星夜赶赴明月山而去。

    却说明月峰明罗殿密室之中,一直闭目养息的冥河突然睁开双眼,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脸上却显得很是兴奋,微笑着喃喃道,“终于到了!三日,只消再挨得三日,教中大祸当解!”

    兴奋之下,就欲站起身来,只是还未动得一下,胸前伤口处的鲜血又已流出,苦笑一声,长长叹道,“我强行施展神血纸鸢之术,虽然终于唤得青尘落月归来,但身上伤势却又重了几分。没有教主在月圆时引流圣水,我也难逃此劫。”

    摇头叹息了一会,终又释然,“即便我死了,青尘落月二人中,青尘心思深沉,处事机敏,可惜耿于情伤,终日借酒消愁,难为大祭司之位。但落月杀伐果决,聪慧过人,当可替我执掌拜月圣火。”

    “我已活了百年,常人中有几人能活如此命数?只需得保住延续千年的圣火不熄,九泉之下面对历代祭司,也无愧于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