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五章 春江花月夜
    滇南古道上,两匹骏马并驾急驰。

    马上各有一名青年男子,一着黑衣,一着白衣。手中马鞭接连挥打,马蹄扬起一阵阵尘土,在风中席卷飞舞。

    奔得一阵,白衣男子胯下骏马突然前腿一弯,跪倒在地。一股巨大的向前俯冲之力将白衣男子从马背上狠狠甩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白衣男子心中一惊,但反应却尤为迅速,身体在空中猛然一转,竟直直立起身来,脚下双足连点,在地面上滑出一段距离,便即稳稳站住。

    回头看那马时,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气喘吁吁。

    白衣男子一阵懊恼,走上前去右手大力往马身上一扶,竟把一匹重达数百斤的峻马生生扶了起来。马儿刚一站起,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复又跌到,大眼圆睁,却已死了。

    黑衣男子见此情况,当即勒住缰绳,纵身下马,对白衣男子劝道,“我们一连赶了两日,马儿自是累得吃不消了。”

    这二人,正是那日得到消息后,从澜沧江赶往明月山的青尘,落月两护法。白衣男子是青尘,黑衣男子是落月。

    青尘脸上一阵青红,叹道,“既然如此,我们二人同乘一马,无论如何也要尽快赶回。”

    落月微微摇头,“师兄关心则乱了,这般夜以继日的赶路,一匹马又能支撑得几时?其实莫说是马,我自己也觉得很累了。”

    青尘虽知他所言有理,怎奈心中焦急,语气中稍显不耐,反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落月苦笑一声,答道,“当下最好是找一个市镇,买两匹快马,稍作休息再行赶路。”

    见青尘欲言又止,显然不肯多做耽搁,又道,“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何况这般赶路,人马俱疲,到了教中哪有精神应对大事?”

    青尘无奈,只得点头答应。两人牵着马,一路沿大路寻找,走了有接近半个时辰,耳边听到鸡鸣狗吠之声,渐渐有了人声喧哗,心中都是一震,快步而行,过了一会,便见前方不远处,错落有致的耸立着十余间小屋,屋顶炊烟缭绕,大路上更有几名顽童打闹嬉戏。落月上前去问附近可有集市客栈,一个门牙尚缺,脸上沾满泥土,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向他伸出手掌,只是不答。

    落月不解其意,欲待询问,男孩一脸雀跃得道,“要问路,给我些钱买糖果。”旁边几名小孩一拥而上,嘴里也自叫道,“给钱,给钱。”落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往怀中摸去,却空空如也,原来二人出来匆忙,身上何曾带有财物?当即笑道,“你先告诉叔叔,以后叔叔一定给你带一大堆糖果过来好不好?”

    男孩扭过头去,手中抓起一把泥沙,便往落月脸上扔去,嘴里叫到,“大骗子,骗人,不跟你玩!”转身欲走。

    落月万没想到一个稚嫩孩童竟敢如此无礼,未及闪避之下,那把泥沙全部扔在了他的脸上,只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他常年身居高位,手下教众对他言听计从,哪里受得了这种鸟气?当下大怒,挥起一掌就往男孩脸上打去。这一下虽然不曾带有内力,光凭巨大的手劲,真要打上了,这不及三尺的孩童非得立时毙命不可。

    手上一紧,却已被人格住。掌风掠过男童稚嫩的脸颊,男孩脸上一阵剧痛,惊惧之下,却也忘了逃跑,小嘴一憋,眼泪哗哗流出。旁边几个孩子见他哭泣,又见落月恶狠狠的模样,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玩伴友谊,一窝蜂的远远逃了开去。

    青尘将落月拉到身后,走上前蹲下身子,双手轻轻握住男孩双肩,微笑道,“乖孩子不哭,叔叔送你一件礼物,有趣得紧。”

    男孩终究年岁太小,满是孩童心气,听到说有礼物送他,当即止住哭声,笑道,“好呀好呀,拿来呀。”伸手去要。

    青尘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在路边折了一段长长草叶,折成一只活灵活现的草蚱蜢递给男孩,男孩一见礼物原来就是这个,大感失望,怨道,“你骗人,这东西爹爹经常拿来给我,我自己家里都还有好几个。”

    青尘哈哈一笑,手指在草蚱蜢上轻轻一弹,那蚱蜢仿佛立刻有了生命一般,在地上转着圈不住跳动起来。男孩大喜,拍手笑道,“好玩,好玩!”将蚱蜢抓在手上,视若珍宝般仔细打量起来。

    青尘柔声问道,“小朋友,现在告诉叔叔哪里可以打尖住店好不好呀?”

    男孩得了一件好玩的玩具,满心欢喜,浑然忘了刚刚差点被人殴打,用手往东南方向的路上指去,“沿着那条路一直走,走到有分叉的时候,走左边的路,不一会就有市镇啦!”青尘一喜,突又觉得这孩子天真烂漫,自己用这种障眼法骗他实在过意不去,从怀里取出一把小剑,递给了他,笑道,“这个宝贝更好,你带着它,什么妖魔鬼怪毒虫毒蛇都不敢靠近你。等你长大一点,再把它拔开,照着剑身记载的法门好好修习,当可保你一辈子不受人欺辱。”

    男孩听他说这个宝贝更好!心中大是好奇欣喜,忙不迭的接过,笑着谢道,“谢谢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呀?”

    青尘心地柔软,很喜欢孩童,笑着道,“你可以叫我青尘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呢?”

    男孩左手拿着蚂蚱,右手握着小剑,一张脏兮兮的脸上笑逐颜开,“我叫晏青河,今年八岁啦。”

    青尘还待跟他多说几句,但总是念着师傅境况,落月又在一旁催促,当下辞别了男孩,两人一同寻集市而去。

    只听得远处小男孩依旧大声的叫着,“谢谢青尘叔叔!”想起刚刚若不是自己出手抵挡,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就要死在师弟手上,不免有些懊恼,埋怨道,“师弟怎可跟一个孩童计较?”落月听他指责,心中不快,脸上不露声色得道,“是我错了,不过师兄怎可把承阳剑给他?那里面可有着拜月教中不传秘法。”

    青尘不言,只觉得这个师弟什么都好,就是杀伐之间过于随心所欲。两人各怀心思,一路无话,走了一会,果见前方一条岔路口,一条往西,一条向东,依着晏青河所言往西面行去,过不多时,前方人马涌动,彩旗飘飞,真是一个热闹的集镇。

    两人身上未有分,要买马匹吃食终归无计。落月行事随意,提议要去抢马。青尘只是不喜,劝道,“都是一方水土,何必如此?便跟人好言相说,权先赊它一赊。”

    落月无奈笑道,“我说师兄,咱们初来此地,谁会相信我们?事急从权,管那些干什么?”

    青尘终是不愿行此恃强凌弱之举,却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一时彷徨无计。正愁闷间,突听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言道,“两位爷台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囊中羞涩?”

    忙转身去看,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一跟拐杖,笑吟吟得站在身后,落月被人听见心思,心中愠怒,叱道,“关你什么事?也来取消我们吗?”老人一愣,复又笑道,“不敢不敢,只是见二位爷台风尘仆仆,想来赶了不少的路,人在江湖,谁还没有个难处?若不嫌弃,便跟老汉一同回去家中,吃些东西再做计意。”

    青尘心念一动,心想若今日得此老相助,日后多加奉还便是,总好过做那强取豪夺之举。当下连连道谢,落月虽然心中怒火难消,终归不能违拗师兄,两人便随了老人,一路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一家屋舍之旁。

    这小屋虽不大,却也极为精致,走进门去,院中有十几只肥大的家鸡正在地上来回觅食,一只慵懒的黑狗躺在院中角落,半睁着眼,见到有生人进来,立时起身狂吠,老汉笑骂了几声,方才止住。只听一声银铃般的笑声从屋中传来,转而走出一个素衣白裙,面容姣好的少女。一见到三人,忙自走到老汉身边,问道,“爹爹,这两位是?”

    老汉笑了一声,跟她说了几句,都是滇南深乡中的方言,青尘,落月却听不懂了。少女听得父亲说完,朝着二人细细看去,见二人都是年轻俊郎的青年男子,俏脸霎时变得绯红,快步跑回屋去。老汉见状不由笑道,“两位爷台莫怪,小女年岁尚小,未及出阁,见了生人不免有些羞涩。”便引着两人去屋中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