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六章 小镇厮杀
    青尘随了老汉进屋,将腰上佩剑解了放在桌旁,四下望去,小屋中虽没有些奢华用具,布置却很整齐,地板被清扫得一尘不染,空气中隐隐有些淡雅花香。他与落月连夜奔波,都已疲累,来到这么一个清悠雅致的住所,心中畅快,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老汉只道是他心有所念,倒了两杯清茶递与二人,又去侧房中取出一小袋银两,笑道,“少侠不必心急,吃点东西再去赶路。”

    青尘为人坦荡,来此之意本就寻求帮助,也不客套推脱,收了银两向老汉道谢。老汉古道热肠,跟他说起家常,青尘问老汉家中还有何人,老汉叹道,“老伴死的早,只跟一儿一女相依为命。”言语悲切,青尘思他应是念起亡妻,连忙致歉。老汉挥手拦住,嘴唇微微颤动,却似欲言又止。

    说了一阵,少女端来饭食,一只肥鸡,一盘炒肉,两蝶时令菜蔬。菜色鲜美,清香扑鼻。青尘,落叶早就腹中饥饿,谢了老汉便吃起饭来。少女却又退入房中不出,老汉唤道,“青梅,有客人来此,躲在屋中是何道理?”

    少女听到父亲言语,怯生生的走了出来,脸上红霞满布,站在一旁终不肯一同就食。老汉见二人吃得开心,心中也是欢喜。一边帮忙盛饭,一边问道,“不知小女手艺可还趁得口味?”青尘不住夸赞,落月只是埋头吃饭,不出一言。老汉笑道,“我这女儿不光做得一手好菜,还弹得一曲好琴。两位来得匆忙,家中无酒相待,且让她弹得一曲,以音代酒如何?”

    青尘涵雅致,对诗书画也自精通,听到此言,不由大喜,放下手中碗筷,言道,“若是如此,再好不过了。”他本嗜酒如命,只是做客人家,不好讨要。虽然饥饿之下一连吃了几碗米饭,口中稍显无味。想到这少女厨意很好,音律应也不差,心中跃跃欲听,终害怕唐突佳人,侧目往少女看去,只见她一张小脸已经满是通红,额头低垂,双手不停把玩着衣角,看起来羞得不轻。刚想说还是算了,少女却折往房中,取出一把古琴,手指轻动,一阵悦耳动人的曲声立时灌满双耳。

    青尘听出此曲,正是时下几大名曲之一的春江花月夜。曲调繁杂,轻重讲究,极是难弹。这少女轻拢慢捻,手指间配合有序,却将这一首令很多名家望而止步的曲子弹得美妙无常。

    当下微闭双眼,用心感受琴中音路。只听得琴色幽幽一变,婉转而成凄切悲苦,无奈难言之声。直听得人心中怜悯油然而生,对抚琴之人生出无限怜惜之意。

    这首春江花月夜,青尘曾经也听人弹过。只是那时弹琴之人跟自己琴瑟和谐,彼此爱慕。两人相濡以沫,琴音之中满是甜蜜欣喜。跟这少女弹来琴音截然相反,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味。

    想起斯人已逝,从此跟自己再无相见之时,被这琴声感染之下,更是满怀愁绪,眼角不知不觉便已湿润了下来。

    突然一声孩童惊叫之声远远传来,少女琴声随之戛然而止。青尘旧思复起,心中犹自感慨万分。直到孩童冲进屋中方才惊觉,一看之下,更是大惊。

    这名惊叫的孩童,却不自是刚刚村落中偶遇的晏青河?晏青河跑进屋内,看到青尘落月二人坐在房中,不由也是一愣,转而跑到老汉身旁,将他拉了开去,指着落月叫道,“他是坏人,爹爹离他远些!”一双明亮的眼睛却直直看着青尘,满是感谢之意。

    落月之前被他戏弄,又被师兄阻挡责骂,心中仍就不忿,听他所言更是大怒,正待发作,肩头却被青尘按住,直气得满脸通红。

    老汉低声叱道,“这两位是贵客!不可乱说!”晏青河又跑向少女,抱着少女的腰不住叫道,“姐姐!坏人又来了!”

    少女一张美丽的脸刹时间变得惨白,手中古琴蓬得一声掉在地上,好似吓得不轻。青尘见状心中起疑,正欲问个清楚,一阵人马之声已到了屋外,马上几人纵身下来,朝着屋中走来。听得为首一名男子声音叫到,“我的美人呢?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回家去!”

    老汉远远听得,大惊失色,忙将少女推进房中,走出屋去,对着那人说道,“豹大爷,小女年纪幼小,且再容得几年。”

    那被称为“豹爷”的男子大怒,喝道,“再等个球,老子胯下长枪早就饥渴难耐了,片刻也等不得。”一把朝老汉推去,老汉立身不稳,跌倒在地,捶首痛哭。青尘拿起长剑就欲前去相助,落月一把将他按住,低声道,“莫忘了我们的大事,不可节外生枝!”

    耽搁这片刻,就见晏青河已推开房门跑了出去,见到爹爹跌倒,一把拉住豹爷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豹爷吃痛,心中更是怒极,拔出长刀就往晏青河头上砍去。老汉眼见幼子片刻间就要身首异处,不知哪里来得的一股力量,猛然爬起身来,侧肩将豹爷撞了个踉跄,挡在晏青河身前。豹爷愤怒之下又是一刀砍去,青尘知自己再不出手,这名热心肠的老人必定要惨遭横死,不由分说就要抢将出去,但一站之下,肩头一股巨大的阻力却将他的动作延缓了几分。待得挣脱冲出门去,老汉已被一刀从肩头斜斜砍落,直深入肺腑之中,身边鲜血汇集成滩,决然活不成了!

    晏青河扑在父亲身上不住痛哭,少女在房中听到弟弟的哭声,也忙冲出房门,一看见父亲身上恐怖的刀伤,不由得脸色惨白,眼角泪水如珠般掉落。跟弟弟一起在父亲身旁不住哀哭摇晃。

    青尘大怒,狠狠地盯着落月怒声喝道,“你干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救人!”

    落月不为所动的道,“倘若你我今日不来,他们又当如何?这天下间每日死于非命的人不知有多少,你救得过来吗?”

    青尘怔怔得看着他,只觉得这个一起生活多年的师弟,从此刻起突然变得那般遥远而陌生。又听得外面众人嬉笑之声中,夹杂着少女悲切的呼号。原来是那豹爷杀了老人后,从地上拉起少女,嘴上淫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死了活该,豹爷今日可要得偿所愿了!”

    旁边几人跟着附和,“豹爷今晚可要轻一点,莫用坏了这娇滴滴的小娘子!”哈哈哈一阵大笑。

    晏青河见父亲双眼紧闭,已然死去。又见恶人还要凌辱自己的姐姐,牙关紧咬,摸出怀中小剑就往豹爷身上刺去,豹爷狞笑一声,一刀又已砍落。少女本来因为父亲惨死,心中悲苦,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境。突见这恶人又要杀自己弟弟,急得双手用力四处击打,但终究力气太小,被人牢牢抱住后哪里挣得开来,见弟弟又要遭到毒手,不由得放声大哭道,“别!别杀他!”

    豹爷哪里管得这些,手上劲力不减反增,对着晏青河的面门就是一刀砍落,突然铛得一声,一股巨力震得他虎口崩裂,大刀拿捏不住,脱手飞出。正惊疑间,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传来,低头去看时,却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刺入了自己心口,剑身已经没入大半。

    一名脸色冰寒的白衣男子,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是杀意。正待出言讨饶,男子长剑一扭,将他心脏绞得粉碎,痛呼一身,仰面跌倒。

    这男子自然就是青尘,他一见老人遇险,就要出手相救,却被落月所阻,心中本就十分懊恼。见此人还要杀害孩童,更是大怒非常,一剑便要了恶人性命。

    其余几人见老大身死,惊慌之下都欲逃走,青尘盛怒难消,几剑下去,将这几人通通砍死在地。

    少女呆呆得倒在地上,望着院中尸体不住哭泣,晏青河跑到她身边,一边痛哭着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姐弟二人遭此浩劫,痛爱他们的父亲片刻间魂归黄泉,都自抱在一起,放声痛哭起来。

    院中那条老狗被惊得也是大声狂叫,不住在老人尸体旁来回游走,犬吠声,人哭声夹杂在一起,在暮色中远远传出,真如地狱一般。

    青尘走过去看了看老人的伤势,知他已不能救。懊悔万分,见姐弟二人哭得异常凄切,心中痛楚难当,默默地站在一边,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出言安慰。

    落月却无所谓般的走了出来,随意瞄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说道,“这乡里土绅悍恶非常,这几个人死了,其余人必定要来寻仇,我们有事在身,还是赶紧走吧。”

    青尘猛然转身,狠狠得盯着他,怒喝道,“给我闭嘴!”落月被他吓得一愣,汕笑一声,不再说话。晏青

    河姐弟二人哭了良久,来到父亲身边,深知父亲终究撒手而去,姐弟两人泪流满面,晏青河从屋中取出一把锄头,要将父亲尸身掩埋,少女只是牢牢抱住不舍,青尘在一般看得心酸,走过去轻轻拉起少女身子,柔声道,“节哀顺变。”少女扑到在他怀中不住抽泣。晏青河泪如连珠,却奋力在地上挖起坑来,青尘轻轻将少女扶开,过去接过锄头,挖了一个大坑将老人尸体掩埋。

    姐弟二人跪倒在地,磕头痛哭。直哭到嗓门沙哑,犹自不停呜咽。青尘心想,“这么一个热心的老人,偏偏遭此横祸。他死后这姐弟二人又该怎么办?倘若仇人前来,又怎么抵挡?”

    对于自己没能救得老人,心中本就十分愧疚。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将这姐弟置之不理。“要先给他们找一个安身之所,待我处理好教中事务,便陪着他们,照顾他们。”

    浑然已经将老人的死完全归咎在自己身上。不知过了多时,天边暮色也去,黑夜自然袭来。青尘将姐弟二人拉起,柔声问道,“你们可还有亲戚家人吗?”两人只是摇头。青尘心中一片茫然,晏青河哽咽几声,拿起锄头往豹爷尸身上疯狂砸落,直砸得尸体上下面目全非。青尘怕他悲痛之下,伤了身子,过去将他拦住。说道,“恶人已经死了,你是男子汉,以后要学本事,照顾姐姐不受欺辱。”

    晏青河怅然愣住,复又狠狠点头,哭道,“青尘叔叔,你教我本事好嘛?我长大了要把天下间的恶人通通杀光!”

    青尘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叔叔会教你本事,但是现在我们要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晏青河眼神一动,道,“我以前出去玩的时候,找到一个山洞,有时累了就在里面休息,我做了一些木床木椅放在里面。”

    青尘大喜,拉起他跟少女便准备前去。又想道,“我毕竟要先走的,这段时间他姐弟吃什么呢?”却见少女已经停止哭泣,自去房中取出一包银两递给他道,“谢谢你,为爹爹报了仇。这些钱你拿去,就当我们感谢你的。”

    青尘哪里肯要,正要拒绝,突然想到,用这些钱买些干粮给他们岂不是好?当下接了过来,几人来到镇上,此时天色已黑,深乡中不比城市,大部分店铺都已关门。寻了良久,终于找到一家铺子,买了一大包干粮,随着晏青河找到了那个山洞。

    青尘见洞中果真有一张粗陋的小床,几张树枝搭成的木椅。山洞藏在山腰,四周树木葱郁,不易被人发现,不知晏青河如何找到此处,但暂为藏身之所却再好不过。

    将二人安顿下来,心中想道,“师恩终不能负,且委屈他姐弟在这里呆得一段时日,等我办完事情,再来这里带他们离去。”

    落月却早就很不耐烦,只是怕师兄责骂,不敢多说。眼见已将两人安顿好了。便又催道,“师兄,可别再儿女情长了,你忘了我们的事了吗?”

    青尘气他心性冷漠,一路对他所言不理不睬。但知他这话总是说得不错,冷冷道,“你先去买了马来,再过来一起赶路。”

    落月喃喃自语的去了,青尘将包中干粮放在洞中大石之上,又去外面砍了些树枝,将洞口挡住。说道,“你们在这里安心住一段时间,我办完事情就来这里找你们。”

    少女一双眼睛哭得通红,声音也哭得哑了,只是轻声问道,“你要走吗?”晏青河也拉住他的手,说道,“青尘叔叔,你不要走好不好?教我功夫好不好?”

    青尘心中又是一酸,长长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微微笑道,“叔叔有要紧事,必须要办,但叔叔答应你,一定回来教你功夫。”

    晏青河仍然拉住他的手不放,少女轻轻将弟弟拉开,对着他深深施了一礼,说道,“我叫晏青梅,永远记得今日公子相救之恩。”

    青尘点了点头,对她还了一礼,歉然道,“老伯热心助人,我却没能救得他的性命,心中只有歉疚,姑娘千万不要说什么谢谢了。”

    晏青梅惨然一笑,道,“我在这里等公子回来。”青尘恐再说下去,离别之情滋生。二人不免又是一番悲苦,当下抱了抱拳,说了声,“珍重!”起步走出洞去,晏青河还待去追,却被姐姐拉住。只留得一阵哭泣之声,在山洞中不断来回飘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