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三十八章 乌合之众
    拜月教明月峰一间雅舍内,一身黄衣的临西长身立于窗前,遥望着天边将满的明月,眼中有炙热的光芒闪过。

    明天!明天就是月圆之期!只等明日圆月再次高悬,他处心谋划多时的大业就将圆满。

    正自踌躇满志之时,房门却被人猛然撞开,一名神色慌张的鬼师冲进屋内,大口大口喘着气,却又说不出话来。

    临西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责问道,“什么事这么匆匆忙忙的!成何体统?”

    那名鬼师喘息了一会,平复了心神,结巴道,“青尘。。落月。。回来了!回来了!”惊惧之中,竟有些语无伦次。

    临西闻言脸色大变,一把抓住鬼师衣襟,怒喝道,“你说什么!”鬼师又道,“他们回来了!就在。。已经杀到峰顶了!”临西将他推开,快步走到房外,果见山峰间火光闪动,忙飞身奔去,片刻间来到火光源起之地,只见数百名教众手持兵器,围成一个大圆。纵身跃起在一块高石之上,见圆圈中兀自站着两人,各自手持长剑而立,两人身旁密密麻麻倒着数十具尸体,鲜血溅在枝叶上,泥土中,空气中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到了鼻间,围攻教众脸上皆是惊骇恐惧之状,没人敢冲上前去。

    临西认得二人便是青尘,落月两大护法,一时又是惊讶又是疑惑,“他们到底还是回来了!冥河!你终究还是把消息传了出去!”

    落月早已经看见了他,沾满鲜血的长剑一指,喝道,“叛逆贼子!你好大胆!”临西知这二人武功术法绝不在自己之下,若贸然以一敌二,必然难以抗衡,当下长声道,“兄弟们,杀了此二人!大家就都能重回故土,和亲人团聚了!”

    众教徒听他此言,一阵骚动,有几个大胆些的教徒吆喝着冲了上去,却转眼就被青尘一剑刺死。剩余众人围着圆圈不断转动,没一个人再敢冲上前去。

    临西大怒,喝道,“再不动手!以为日后他们会放过你们吗!”他深知这些人都是墙头草般左右摇摆,之前因为得知冥河重伤实力大损,又有他承诺绝不会有援兵前来,夺教之后便还众人自由,这才孤注一掷铤而走险。

    现在眼见两大护法并肩归来,众人在二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几个实力远远高出自己的鬼师片刻间就已身死剑下,哪里还敢妄动?

    人心终归怯懦,其实倘若近千教众一拥而上,青尘,落月就是能杀得几百人,也终究不免力竭之下,死于乱刀之中。可偏偏就是不愿身先士卒,都不想第一个上前枉送了性命。

    临西自然已看出众人心中所想,当下拔出长剑,从高石上俯冲而下,直取落月,青尘二人面门。众教徒见他出手,心中底气大增,吆喝着又要冲杀上去。

    青尘见临西剑势凶猛,不敢怠慢,挥剑还击,“铛”的一声,两剑相交,二人手上都是一麻。

    落月趁着青尘挡开攻势,飞身而上,厉声喝道,“拜月教众教徒听好了!倘若此刻收手,我以拜月教大护法之身向月神起誓,此后绝不追究!若违此言,当被月神摒弃,天地不容!”

    众人听得此言,纷纷停住不动,交头接耳相互议论起来。落月一看言语有效,又喝道,“而如果你们执迷不悟,非但自身性命难保,家中老小也要受到牵连!”

    这一句话却说到了众人痛处,人群中已经有人大着胆子扬声问道,“我们现在停手,落月护法当真不再追究以往之事?”

    临西跟青尘缠斗正酣,听到众人言语,心知情况不妙,连施狠招想要击退青尘,抽出身来安抚众人。青尘知他心思,虽有伤在身,实力只剩七成,犹使出浑身解数将他缠住,临西大急之下,左肩故意卖出一个破绽,待得青尘长剑攻来时竟不闪避,飞身跃开,左肩被长剑划出一道口子,却也已退开战圈,大声叫道,“千万不可被谎言蒙蔽!此时不战,日后便只能任人鱼肉了!”

    刚说完这句话,青尘长剑又已攻来,只能出招还击。众人又听他所说,一时间左右为难,踌躇不决。

    落月心思机敏,知道这些寻常教徒不过一帮乌合之众。只要将临西制住,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当下不管众人,挥剑上前与青尘合力夹攻。

    临西实力本就不比两人为强,单打独斗尚且没有优势,方才为了出声喝醒众人,左肩又被长剑所伤,哪里还抵挡得住两人夹击?勉力支撑得十余招,胸口又被一剑刺中,剧痛之下,力有不逮。剑招去得慢了,片刻间大腿上又中一剑,顿时站身不住,跌倒在地。

    心知大势已去,不由得面如死灰。心中怒骂,“一群废物!坏我大事!今日必死无疑了!”心头绝望滋生,战意便即全无。狠狠将手中长剑掷入一名教徒身体,长长叹息一声,闭目待死。

    众人见临西已然战败,又见他将死之时,还要杀人垫背。哪里还顾得之前所盟誓言,纷纷抛下手中兵器,跪服在地。

    落月见危急已解,对着青尘道,“师兄,你且去寻师傅下落,我在这里处理好后事,就来找你。”

    青尘点了点头,说了句,“当心。”便转身赶往明罗殿而去。

    落月长身而立,长剑指着临西咽喉,对众教徒喝道,“今日之事,既往不咎。你们各回要处守候,没我命令,不可擅动!”

    众人尽皆欢喜,磕头拜谢一阵,便都散去。不久前人潮涌动的山峰上瞬间便只剩下落月,临西二人。

    落月待得众人散去,伸手点住临西穴道,将他拉了起来。上峰之前他早已在一名鬼师口中得知,大祭司冥河是因为教主夕瑶叛乱,身负重伤。而新任拜月圣女,又在此关头突然失踪。他心思何等聪慧?稍加思量便知圣女是被临西藏了起来。当下凑到临西耳边,冷声问道,“你要死还是要活?”

    临西早已抱着必死之心,冷冷道,“你大可以一剑杀了我,且看我会不会喊叫一声!”

    落月突然哈哈大笑,道,“杀了你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仅不杀你,还放你下山跟家人团聚。”语气一寒,接着道,“但是如果你不肯配合,那我也只好麻烦一下,将你千刀万剐之后,请你父母前来跟你团聚!”

    临西身为拜月教护法,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无论落月用什么手段折磨自己,他也决然不会屈从。可一听落月要牵连自己父母家人,当下心防大溃,颤声道,“你要怎样?”

    落月桀桀笑道,“圣女呢?你把她藏在哪里了?告诉我,我立刻放了你!”

    临西摇了摇头,凄然道,“你找到圣女,强迫她当上教主,冥河自然也就得救。到时候他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你能从他手里保我无事?”

    落月收住笑声,嘴唇贴在他耳边冷冷道,“谁说我要救冥河了?大祭司之位,他坐得够久了!”

    临西心中一惊,见月光之下,落月俊俏的脸上寒气凛凛,失色叫道,“你要夺取大祭司之位!”

    落月又是大笑,“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临西道,“要我帮你也可以,但是你须发个毒誓,事成之后绝不为难于我!”落月点头答应,手指明月又立誓言,“苍天月神在上!我落月以血盟势!只要临西护法告知我圣女所在,便绝不伤他性命!如违此誓,天地同弃!”

    拜月教中之人,以明月盟誓,是为死誓,决然不能违背。临西见他立了誓言,心中顾虑消散,道,“好,我带你去!”突又想到一事,“但找到她之后,答不答应做教主,可都与我无关。”

    落月点头答应,解了临西穴道,长剑抵在他腰间。临西知他害怕自己反悔,以死相搏,不以为意。便在前领路,两人借着月色,往叶欣欣藏身之处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