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苍月神剑 第四十一章 青尘离去
    青尘从密室出来后,心中一直惴惴不安,便在明罗殿外徘徊不去。落月行事手段之狠辣,计谋之深远,隐隐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他却不知道,冥河之所以答应将大祭司之位传给落月,可不单单只是因为形势比人强。历来拜月教大祭司,哪个不是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辈?落月固然阴险狡诈了些,却正是冥河心中接替自己的不二人选。

    而此时又正是拜月教内忧外患,举教上下人心浮动之际。若落月真能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如果不是落月太过心急了些,冥河也迟早会将大祭司之位传给他。现在不过换了一种方式,总好过大家兵刃相见,斗个你死我活。

    只是青尘向来直爽,于这些权谋心术一窍不通,以为冥河受了胁迫,无奈之下才不得不从。又担心落月不念旧情,目的达成后狠下杀手。在院落中不住来回踱步,心乱如麻。

    天空中飘飘扬扬又下起了大雪,月光被乌云遮蔽,四下一片漆黑。寒风呼呼吹来,落叶随着风在枝头不断飘洒而下,青尘不禁打了个寒颤,便回到殿中盘膝坐下,运转内息调和起伤势。

    这一夜青尘心里很不平静,虽然疗伤之时应该心无旁骛才是,奈何脑海里一遍遍闪过很多奇怪的念头。眼睛时常盯着密室大门,只盼冥河能安然无恙的从里面出来。

    一直等到黑夜散去,黎明到来。大雪也慢慢停了下来,东方红日缓缓升起,日光照在殿外堆积的雪地上,泛发出暗红的光泽。

    将近正午时分,嘎,嘎几声闷响传入耳中,密室中走出一个人来,红光满面,笑意吟吟,却正是落月。青尘一见他出来,连忙起身问道,“师傅呢?”

    落月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微笑道,“师傅在里面疗伤。”青尘想进密室中查看,落月一把把他拦住,说道,“师傅伤势很重,又为我传承了魂丹,现在虚弱的很,不要去打扰他。”

    青尘道,“我怎么相信你?”落月哈哈一笑,道,“师兄,你可真不像个常年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你觉得事已至此,我需要骗你吗?”

    青尘一愣,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你现在命都在我手里,你不相信又能怎样?

    落月见他不语,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师兄,我虽然狠了些,却也是为了拜月教上下数千教众以后的前途着想!更是为了滇南几百万百姓免遭中原铁骑荼毒。我只要权力,不要杀人。师傅既然已经把祭司魂丹交给了我,我自然不会伤他性命。”

    见青尘还是不说话,拉起他的手又劝道,“临西已经死了,我继任大祭司以后,教中护法就只剩你一人,我希望你能好好帮我,我们兄弟二人一起将拜月教发展成天下第一大教,难道不好吗?”

    青尘狠狠地将他的手甩开,苦笑道,“兄弟?你把我当兄弟的话,就不会一开始便算计我!昨晚你是故意让我身渡弱水,好教我不能与你为敌,是也不是?”

    落月微微一愣,复又缓缓点头,“你性格耿直,必定不会答应我迫师傅让位,昨晚真的只是无奈之举,你不要多想。”

    青尘脸色冰冷,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终究不是一类人。现在你的心愿已经得偿,如果你还念及一点往日情分,便答应我一件事。”

    落月问道,“什么事?”

    青尘深深向密室方向鞠了一躬,强忍着心中担忧和疼痛,神色间又是疲累又是心酸,“我希望你善待师傅,无论如何他也曾把你养大。”见落月点头答应,长长一叹道,“尔虞我诈,你争我夺。这样的地方真的不适合我,我请你答应我辞去护法之位,从此归隐山林,不再管世间这些琐碎俗事。”

    落月看他脸上神情坚毅无比,知他离去之心不可动摇,虽然早有准备,心中不免还是一酸。

    他的确不是一个儿女情长的人,从小到大,无论在何时何地,始终只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挡路者死!

    他杀伐果决,宁可错杀从不放过。心性冷血薄情,只要有人违背他的意愿,从来都是一剑杀了,丝毫不会有怜悯之心。

    但是对这个从孩提时就一起学艺生活的师兄,终究不是毫无感情,否则在密室中,早就将他连同晏溪一起杀了,怎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听到他要离去,不禁有些黯然神伤。长长叹息了一声,叹道,“从小到大,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总不会改变。真的要走我也由你,只是还是先把伤养好了,再下山去。”

    青尘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我今日一别,或许今生今世都不会相见。你比我聪明,比我果断。拜月教在你手里,或许真的能比之前更好。”

    深深看了这个朝夕相伴十几年的伙伴一眼,情知自己此去,所有恩仇爱憎都将成为过眼云烟。对他的怨恨不满竟也消了,郑重抱了抱拳,正色道,“愚兄就此告辞,岁月实苦,大任在肩,望你珍重!”说完转身就走。

    落月心中一阵酸楚,看着这个熟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不由也是喃喃了一句,“保重!”

    青尘走后,落月在殿中坐了一会,将那点愁思压抑了下去。便起身下山,来到山腰一座崖壁之旁,伸出手在石壁上敲了敲,山石豁然洞开一道堪堪一人通过的缝隙,欺身走了进去,望着石床上闭目冥想的女子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女子正是叶欣欣,昨天晚上,临西突然带着落月前来,要她出任拜月教教主之位。想到一旦成为教主,从此一生就永远没有脱身之日,无论对方怎么劝说,都始终不肯答应。好在当时落月似乎并不想强求,只是让她再考虑考虑。

    现在看他又来问,便回答道,“我不会去做教主的,你另寻旁人吧。”

    怎料昨晚还温尔雅的落月脸色一变,恶狠狠地道,“今天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可由不得你想怎样就怎样!”

    叶欣欣柳眉一挑,丝毫不惧道,“好啊,那你就杀了我啊!”

    落月朝她走近,脸上露出一摸邪异的笑容,阴森森的道,“听临西说你服了龙魂丹,我可杀你不得。但是山下那两个老东西,我却想杀就杀,可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我!”

    叶欣欣闻言脸色惨白,急道,“你。。。你怎么知道。。”落月哈哈大笑,凑在她耳边笑道,“我拜月教有十大酷刑,倘若用在你父母身上,你猜他们可否经受得住?”

    叶欣欣面如死灰,颤声道,“别。。别害他们。。”落月笑了几声,从石床旁取了一壶酒,对着壶嘴一口喝了下去,咂舌道,“好酒,好酒啊。你父母往后的日子,是喝美酒还是受酷刑,全在你一念之间!”

    见叶欣欣犹自不决,手中用力,将银制的酒壶捏成一团,怒喝道,“我数三声,你再不答应,我立刻下山抓了两个老东西上来!”

    “一!”

    “二!”

    “慢!我答应你!”

    “很好,今日月圆之时,我便扶你为拜月教主。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我担保你的父母会好好的过完余生!”将手中已不成形的酒壶丢在地上,落月眼中欣喜若狂。

    他那日在山下遇到叶欣欣的父母,听他们说起过女儿上山之后一直不归。又从临西那里问得叶欣欣的来历,便以此作为要挟,真就一举奏功!

    现在祭司魂丹已得,新任教主也将上位。从今天起,他便是拜月教新一任的大祭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