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我能看到世界属性〕〔都市透视医圣〕〔仙武战帝〕〔宠后来袭,实景红〕〔猫系男友太难伺候〕〔废材娘娘你面具掉〕〔先生你是谁〕〔逆武通天〕〔狂武斗尊〕〔我的萌妃是大佬〕〔地球最强修仙〕〔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有一个总裁女友〕〔无敌从凯皇开始〕〔神偷世子妃〕〔甜妻若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靳封尘江瑟瑟小说免费阅读 第543章:不会想不开吧
    刺眼的阳光穿透医院的玻璃,垂直地落在靳封臣略显苍白的脸上。提到江暖暖,他的眉宇狠狠蹙着,透露出一股子瘆人的恨意。靳封尧见状,心底陈杂情绪也牵扯了上来。他一点都不怀疑,找到江暖暖为嫂子报仇,已经成了支撑靳封臣的精神支柱。此刻,他倒是怀着一颗私心,有些希望江暖暖能够藏得久一些。这样,他哥也能怀着这个执念,坚强地活下去。伸手放在靳封臣的肩膀上,靳封尧看了眼靳封臣憔悴的面容,沉声应道:“放心吧哥,我们的人已经在追查江暖暖的踪迹了。有消息我立马通知你,现在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要保重身体啊。”靳封尧的声音有些沙哑,担忧地望着他。他怕靳封臣再不吃不喝个几天,身体该受不住了。“放心,我还死不了。”靳封臣没有什么表情。在他的眼里,星河已经陨落了,语气带着浓浓的哀凉之意。在找到江暖暖之前,他是不会倒下的。瑟瑟……在心腔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江瑟瑟的名字,靳封臣喉咙里尝到的尽是苦涩。嗓子烧灼,却疼不过心上的伤。深吸一口气后,靳封臣敛了敛眸子,下颔收紧。以一种极其平静地语气对靳封尧说道:“这几天你派人去沿海的城市找找,还有当天出现在附近的船只也去打听一下。”他的言语中带着一丝恳求,“封尧,再找一下吧,说不定,过路的人会途经救了瑟瑟也说不定。”提起江瑟瑟时,他的眼眸微微动了动。如同一潭死水落下了一小粒石子,泛起了一圈涟漪,很快又归于幽静。靳封尧闻言,鼻头有些发酸。其实,他早就料到靳封臣会这样说了。“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继续找下去的。”虽然捕捞大队撤离了海域,但他们家这些年也培育了不少精英。剥离一部分出来寻人,也是可以的。但是,这样漫无目的的搜寻终究是大海捞针。明知希望会落空,还是要去做。这天之后,靳氏派出的人手每天在那片海域进行搜索,附近的岛屿也挨个探寻。他们拿着江瑟瑟的照片,沿途去询问了附近的渔民,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见过江瑟瑟。就连周遭的城市也没放过,只要是靳封臣划了圈的,他们都去走访。然而,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江瑟瑟的音讯还是没有传来。笼罩在靳家的悲伤也越来越浓烈,昔日欢快的家庭越渐沉默寡言。江瑟瑟成了不能言说的话题。这天,靳封臣从隔壁的城市探寻回来。一进家门,他就耷拉着脑袋,步履颓废地往卧室走。进了门就把自己锁在了屋里,一句话也不说。靳母望着自家大儿子消失在拐角的背影,眉眼微垂。她叹了口气,转身去问一起回来的靳封尧。“怎么样?今天有收获吗?”这句话她每天都要重复,问了不下上百遍了。靳封尧摇摇头,他按压住太阳穴的位置,眉眼中覆上一丝痛苦,“有的话,哥就不是这副表情了。”靳母闻言,失落地点点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们每天都在希望和失望交织中度过。每踏上一个岛屿,没经过一个城市,都会经历从满怀希望到绝望的过程。这种痛苦的情绪碾压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几欲崩溃。靳母完全不敢想,她尚且如此难过,她那可怜的孩子又是怎么度过每一天的。“封尧,你说,瑟瑟还有存活的可能性吗?”靳母红着眼眶,声音哽咽,问出了心中那个问题。靳封尧眼里落下些许阴霾,沉默地望了望楼上的方向。几秒后,他带着沉重的心情摇了摇头。事情发生了一个月,如果最初的希望比喻成黑夜中闪烁的一颗星星,那么现在,这颗希望之星的光亮已经不足被肉眼所摄取了。它暗淡到,让人看不见光芒。靳母闻言捂着唇瓣,眼眶里噬满泪花。不过她还是不甘心地说道:“万一,万一真是有好心人救了瑟瑟呢。”“就算是这样,那也说不通,嫂子被人救了,还不回来找哥和小宝?这不正常。”靳封尧苦笑着说道。他的理性打破了靳母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他知道这话很残忍,但也很现实。自己能想到这点,他哥只会比他更早想到,只是他哥还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罢了。“罢了,可能是我们家没有这个福气吧。”一颗泪珠顺着面颊滚落下来,靳母感叹道。而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她擦擦眼泪,叮嘱靳封尧道:“公司的事,你最近多担待点,你哥他不知道得用多少年才能缓过来,唉……”靳母满脸愁容地看向卧室的方向,心底充满了无奈。“我知道的,您放心吧。”靳封尧十分沉稳地说道。这一个月里,他被迫成长了许多。没有了靳封臣在他前面挡着,日子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不过也锻炼了他的心智。傍晚,靳封臣的房门依旧紧闭着,靳母只好支使靳封尧道:“你去楼上看看,封臣他一个人在房间,我不放心。”靳封尧点点头,上去敲靳封臣的门。敲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他狠狠蹙起了眉头。“哥,妈喊你下来吃饭了。”靳封臣依旧没有出声。伸手去拧门把手,却发现从里面反锁了,靳封尧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往不好的方面想象。他开始用力拍门,大喊道:“哥,你在里面干嘛呢,快开门!”啪啪地声响也引起了靳母的注意力,她连忙跑上来,询问道:“怎么了?”靳封尧把情况一说,靳母也急了,“糟了,你哥不会想不开吧?”这一个月,靳封臣死活不让人进入卧室,说是会破坏江瑟瑟生活过的痕迹。他们也都知道,靳封臣现在的执念很深,便由着他去了。但是这几天,靳封臣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已。他们都担心靳封臣长时间待在充满瑟瑟气息的地方,会想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