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之将门嫡妃〕〔猛爹〕〔我不想酿酒〕〔从西伯利亚开始当〕〔叶无忌汪晴雨〕〔穿越大秦当暴君〕〔凌刀问道〕〔李夜风〕〔重生甜蜜人生〕〔顶级神豪〕〔掌家小萌媳〕〔巨擘巅峰〕〔福妻高照〕〔皂吏世家〕〔我家皇后又作妖〕〔上门神医(唐昊东〕〔东山再起〕〔灵气世界之登仙路〕〔魔音至尊〕〔仙武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道破界狱 第五十六章 故人
    “许久未见,叶兄可好!”言罢,不等叶尘回答那青年直接夺过叶尘手中的酒杯,一饮而下,发出咕咕的声音。

    叶尘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最后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干嘛这幅表情,就好像我欠你钱似的。”青年看了看叶尘,拿起酒壶再次将酒杯倒满一饮而下,好不注意形象,有些酒洒出,顺着嘴唇流到脖子上,那青年长舌头一伸、一卷,将洒落的酒液一扫而空,嘴中发出咂咂的声音,细细评味着这酒,片刻之后缓缓说道:“这蛇青酒终究是变了味呀!”

    是呀!终究变了味。

    叶尘一声苦笑,没有接话,先前他都已经看出这蛇青酒已经不是以前的蛇青酒了,不是因为酿酒的技术变了,而是喝酒的人少了。

    “这次你来龙安干嘛?”青年举着酒杯,虽然酒变了,但他嗜酒如命,依旧不会嫌弃的。

    “仙魔之血”叶尘不动声色地吐出四个字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哐当!

    青年手中的酒杯骤然掉落,脸色一阵变幻,他死死的看着叶尘先前的放荡不羁消失不见,被严肃所替代。

    “这件事你别管了!”青年咬了咬牙,捡起那掉落的酒杯表情有些诡异。

    “这么说你知道这件事?”叶尘目光如剑锁定青年,眉头微皱。

    “不知道”那青年一口否决,眼神有些错乱。

    “是不是有她的参与?”叶尘追问道,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的,必须查个水落石出,不然他对不起前往征途的不灭战帝等人。

    “不是”青年矢口否认,他低着头不敢直视叶尘的目光。

    “这么说来你知道是谁?”叶尘再次追问道。

    青年没有回话,拿起酒杯正准备喝酒。

    砰!

    叶尘猛然将他的手按在桌子上,男子手中酒杯砰的一声碎开,蛇青酒流出。青年看着洒在一桌的酒舔了舔嘴唇:“可惜这酒了”他微微用力,想将手从叶尘手中抽出,却发现根本拿不出来。

    “你还是这暴脾气呀!”青年看着略微发怒的叶尘苦笑道,自己这老友对于正事一向如此,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打又打不过,骂又不敢骂,要知道骂了他,他身后那个小魔女定会跳出来,到那时吃亏的还是自己,一想到那魔女,青年不觉的脖子一寒,仿佛又听见了她那恶魔般的笑声,他缩了缩脖子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叶尘缓缓说道:“真不打算告诉我?”他知道自己这老友不打算说的事一定不会说的,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青年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这真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不能说。

    “天圣城怎么回事?为何发了战帖?”叶尘再次提问,这件事他也有些疑惑,要知道天圣战帖可不是随意就能发的呀。

    “这件事我只能告诉天圣城变天了!”青年眉头一挑不想多言。

    叶尘眉头紧缩,他自封太久了,距今几百年了,有些事偏离了他所预估的轨道也很正常,但不可能差太多呀,仙魔之血、天圣战帖这些事都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叶尘点了点头问道:“这次征途你就别参加了!”

    砰!

    青年猛拍桌子,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叶尘鼻子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老子还不够靠谱吗?还是说你也为我他娘的也叛变了?”

    砰的一声,惊动了四周的酒客,他们纷纷转过头来,想看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叶尘的模样是却齐刷刷的把头转了回去,有些人甚至起身离开,宛若躲避瘟疫一般。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叶尘压低声音解释道。

    “老子不懂,你他娘的知道我为了等这一次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青年怒发冲冠,他本该上次就踏上征途的,但为了叶尘的计划而选择了避退,但现在叶尘却告诉他这次征途他也不用参加了,这让他如何接受。

    叶尘懒得理他,看着他一个人发着闷气,自己随手拿起一个就被倒上一杯酒饮了起来。

    青年见叶尘没有理会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自己拿着酒壶直接干了起来,酒水迎面,打湿衣物也毫不在意。

    咕咕咕咕!

    他将酒壶剩余的酒一饮而下,哒的一下坐在凳子上:“你的修为恢复了?”

    “哪有那么简单,你可是知道我巅峰时期的级别,哪有那么容易恢复的”叶尘苦笑的摇了摇头,要是他修为完全恢复了那还会亲自调查呀,直接武力横推不就行了?

    “那为何我没感受到你的气息?”青年琐着眉头疑惑道:“若非恢复了我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你的气息”

    叶尘摇了摇酒杯笑了笑没有说话,青年也识趣的没有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就没意思了。

    “她把你身边那个玲珑之心带走了不会出事吧?”青年瞬间换了个话题,指了指头顶,压着声音说道。

    “她不敢!”叶尘淡淡吐出三个字。

    她不敢,这是何等的自信呀,但青年知道他的这份自信是杀出来的,那时他、叶尘与凌紫萱等三人号称神武三杰,他以文问鼎神武巅峰,而叶尘与凌紫萱当时被冠以魔神双煞的称号,要知道神魔这两字可是几乎封顶的评价,一般人最多有帝或者王的称号。其中叶尘为魔,但并未修魔,而是杀伐如魔(并非随意杀人,叶尘的剑只诛邪恶之辈),曾经一人仗剑劈开了一处邪教总坛,杀了个七进七出,更重要的是呀邪教总坛中还存在一位大帝的轻传底子,修为更是达到了半步大帝境,但依旧被叶尘斩下了头颅,那一战奠定了叶尘魔的称号,而凌紫萱什么修为他不知道,为何被冠以神的称号他也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叶尘与凌紫萱曾是情侣,但最后叶尘修为莫名被废,在凌紫萱身亡后,叶尘就自封了。

    “行吧,我先走了,今日见到你我很高兴,记得下次我们再去弓长河畔垂钓。”说罢,青年拂袖而去,留下叶尘一人独饮。

    “弓长?有点意思”叶尘转着手中的酒杯喃喃道,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又看了看头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从袖中拿出一枚圣石转身离开。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