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上门赘婿岳风全文〕〔杀手兵王俏总裁〕〔与偶像谈恋爱〕〔我和太子狼狈为奸〕〔快穿之醋王系统总〕〔灭世剑尊〕〔我是万古主宰〕〔木榤:重开天门〕〔武神世界的修真者〕〔制霸全球〕〔错惹娇妻:法医大〕〔农门福女〕〔朔明〕〔极品全能学生〕〔狂武战尊〕〔最佳上门女婿〕〔圣灵神剑尊〕〔我和黑粉结婚了〕〔迷人娇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7、谁还不是文艺人
    秦轻雪走的时候骂骂咧咧。

    在孟时的帮助下,她在成为一个优雅女性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这让差点被挠的孟时感到些许的欣慰。

    而对于她的音乐欣赏能力,孟时则表示深深的遗憾。

    是大碗宽面不香,还是蹦迪不好玩。

    多好的rap啊,咋就听急眼了呢。

    不管秦轻雪是怎么想的。

    反正,孟时感觉他这首《想你的时候我会吃一碗宽面然后在你头上拿着篮球蹦迪》,整挺好。

    为什么歌名里会有想你的时候?还没断句?

    因为这样够长够文艺。

    时间到了八点半。

    这家名为,简称“pa”或者“832”的清吧,正式开门营业了。

    顾名思义,这家店的营业时间是从八点半到凌晨两点。

    当然,顾汐不可能留到这么晚。

    十点刚出头,顾汐就被从厨房里赶了出来。

    李哥探出头,“孟时,你先把汐送出去吧。”

    孟时完成了《京夜》的收尾,把吉他放下。

    把她顾汐送到路口,等认识的出租车师傅把她送回去。

    这是顾汐来了之后,孟时的额外营业项目。

    送她出去的路上,这姑娘一直在那里唱,左边来个碗,右边画条龙,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回噶。

    脚下在走路,嘴里在唱歌,手在画龙的同时,还要时不时的转个圈试图在孟时头上暴扣,顾汐很忙。

    顾汐的表演,让孟时很欣慰。

    孟时认为她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天分,同时还领悟到了rap的真谛,不是叛逆,不是抗争和态度,而是——不被束缚的自由。

    夏姬八唱这个评价,孟时是万万不承认的。

    秦轻雪之所以想挠他,是她不懂艺术。

    嗯。

    这一解释,孟时感觉自己的rap依旧很强。

    虽然顾汐唱的歌词相互串的比孟时还离谱。

    但听她想起什么就唱什么,看她高高兴兴的样子,孟时的心情也变好了。

    或许这就是飞扬起来的青春。

    “孟时,我有两千块的工资,你给我写首歌吧。”

    “爬。”

    “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凶!”

    “其实我喜欢你,我故意对你凶巴巴,好显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么你懂了吧。”

    “如果我信了,那我就是在想屁吃对不对。”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那你能给聪明的美少女写首歌吗?”

    “她是一个平胸的女子,平到不能再平为止,她不知道写歌要你情我愿,所以死皮赖脸的样子很不好看……”

    孟时随口哼哼。

    “去死啊!”

    顾汐气急败坏。

    孟时随口和顾汐瞎扯,把她送上了出租车。

    这车是李哥的一个朋友开的,每天十点过后来接,安全放心。

    车开走了,顾汐扒在车后窗上,喊:“不要酱紫带我走,我要和啊时在一起,快停车!”

    这是顾汐今天的新节目。

    以前没有出现过的告别方式把司机师傅都给整懵了。

    听到快停车,下意识一脚刹车,教了戏精上身莫名抽风的顾汐做人。

    孟时能够想象顾汐从后座上滚下去,然后狼狈的让师傅快开车的画面。

    他没有和秦轻雪还有这抽风的姑娘明天要走,但这个告别挺好,至少不会很快就忘了。

    凌晨两点。

    把最后一桌客人送走,店也就关门了。

    李哥打开后厨的门,在巷子里点了根烟。

    孟时跟了出去。

    李哥看到孟时出来,有点意外。

    孟时笑道:“怎么,不舍得分我根烟?”

    李哥递过来一根烟,“你来我这里也大半年了,我们好像连一起抽烟都没有过。”

    孟时把烟接过来叼在嘴上,又伸手握拳用大拇指虚空按了两下。

    李哥失笑,敢情又没烟又没火。

    孟时接过打火机,开盖发出了“叮”的脆响,擦着点着,甩一下把盖合上。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

    这声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打火机。

    在孟时看来这玩意真没一块钱的塑料打火机好使。

    当然这只是孟时个人的看法,不排除孟时是山猪吃不来细糠的可能。

    孟时把打火机递回去的时候,发现李哥正一脸深沉的看着天。

    据每个来四九城北漂的人,无论成功与否至少能有一段故事。

    孟时蹲下来,吐出一口烟。

    凌晨的巷子,两个男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沉默着抽烟,气氛还行。

    挺适合讲故事。

    “李哥,我要回去了,你把我工资结一下吧。”

    然后孟时一开口,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氛围一下子稀碎。

    这感觉就好像无间道里天台那场戏,陈永仁用枪指着刘建明,气氛都到位了,然后刘建明回头来了一句,你瞅啥。

    李哥就算是有再深沉的故事,也被孟时这一下给干碎了。

    “我知道自己突然辞职很不地道,所以这个月的工资我就不要了,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孟时很现实,既没有故事,也不想听故事。

    “出什么事了吗?”李哥也不看天了,他在孟时边上蹲下来,“秦轻雪来的时候,怎么没听你和她。”

    “没什么事,就是出来两年多没回去了,突然想回家看看,起来挺丢人,而且她也忙,专门陪我吃顿饭、送我去车站这种事情,真的没必要。”

    故事可以分享,心事需要排解,但家事就没有前两者的必要了。

    而且孟时这个理由也不是在骗他,就算昨天下午没有年哥的电话,孟时也是要回去一趟的。

    李哥突然拍了拍孟时的后背,抬头道:“嘿,抬头!看见那颗星星了没有?”

    他来北京二十几年了,这段时间里他见过太多像孟时这样义无反顾来追梦,最后又灰溜溜离场的年轻人。

    虽然他自己开了间清吧,物质上还算是富裕,但是他那些已经变成心事的故事,又能对谁呢。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

    所以李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看天。

    孟时抬头。

    乌漆嘛黑。

    我信了你的邪,四九城抬头能看见星星,你怕不是在睡梦。

    李哥叼着烟,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天道:“那是你的梦,哪怕被城市的灯火遮蔽了看不见了,但它依旧在那里。”

    孟时很想跟他,自己就是条咸鱼,没啥理想也没有梦,就想找到一个自己喜欢还能赚钱的工作,然后在合适的年纪和一个喜欢自己或者自己喜欢,长得不要太漂亮、做饭又好吃的姑娘结婚。

    但是孟时看李哥一副带哲学家的样子,又想到自己正抽着他的烟,于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我相信有一天,你会回来。”

    李哥搂着孟时的肩膀,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反正孟时从他话里,听出来一股子酸不拉几的味道。

    而且李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天,所以孟时总有一种自己已经升天的感觉。

    于是孟时叼着烟眯着眼,和李哥一起抬着头,道:“你看天上的云。”

    凌晨两点多。

    乌漆嘛黑。

    有个球的云。

    李哥点了点头,示意孟时继续。

    孟时把烟从嘴边拿下来,缓缓的道:“你看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是。”

    谁还不是文艺人,酸不拉几的话我也会。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