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12、祖屋和田野
    “阿爷半个月前还收拾院里的丝瓜,剪了两条给我母,他也没摔了,也没生病,突然就下不了床了。”

    年哥把车发动,“得岚嗯哥过来看,回去后切了两片山参送过来,不要熬,泡水喝就好,阿爷没要让我给还回去。”

    孟得岚是大伯公(爷爷的哥哥)的孙子,学了些中医,但找他看病的人不多,村里有西医。

    年哥的是方言。

    青水这边的本地方言,堂兄叫哥,表哥叫兄。

    而且无论是哥还是兄,前面都会加一个嗯字。

    同辈之间关系亲近的,还会在名字前面加一个嗯字。

    孟时方言的时候会叫年哥“嗯年嗯哥”,关系一般的则叫他“得年嗯哥”。

    长辈则是加一个阿字,阿爷、阿嫲、阿爸。

    但是奇怪的是,妈妈的称呼却被视为平辈,以前叫嗯母,现在多称为嗯妈。

    这些称呼听着和闽南语系差不多,但是其他的内容却又完全不一样。

    青水方言是和河州话结合之后变异的产物,这种话的人很少,只有青水周边的几个镇。

    像顾惜念她就听不懂青水话,而阳江县距离青水镇不过二十几分钟的车程。

    年哥把车掉头,从大路往回开,嘴里道:“阿爷躺在床上腿脚动不了,我在阳江医院叫了一辆救护车开上来,然后他把随车的医生给回去了!”

    孟时有点没理解年哥话里的意思,“回去了?”

    “他自己这两天就走,如果用担架一抬,一口气泄了,不定就直接死在救护车上,然后那个医生稍微检查了一下,要了三百块钱出车费就直接走了!”

    年哥语气有些气愤。

    “我看阿爷就是轻微的脑淤血弄成了偏瘫,他都这年纪了还每天喝两口灶烧的白酒,偶尔还啃生姜,一定是血压高了压迫神经。”

    年哥今年三十一,正是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的年纪。

    所以他依靠自己的认知,对阿爷的状况有自己的判断。

    他气愤阿爷有病不去看,也气愤医生不负责任。

    孟时低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

    孟时没有把后半句话出口,话锋一转,问道:“姑姑她们来了吗?”

    既然年哥打电话给他,那么其他人应该也通知了。

    “除了二姑在外地,其他都来了。”

    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提起孟时他爸。

    一路无语。

    十几分钟的车程,两个人抽光了半包利群烟。

    孟时把烟按灭在充当烟灰缸的一次性纸杯里,然后发现村口多了一块大山石,阴刻的夭山村上面刷着红漆。

    而本该随着转弯出现在视野里的老宅,却被一栋约摸七八层的套房遮住了。

    “几年前刚刚建的,我是住不来这种。一户人一层,变扭不变扭。”

    不是在农村长大的人,很难理解年哥话里的意思。

    农村的房子一般的都是兄弟房,几个兄弟一起建一排房子。

    两兄弟两间房,但一共只有三面墙,因为中间有一面墙是共用的。

    这共用的墙,在方言里叫做同进壁。

    而套房,虽然农村不存在三楼不认识五楼,五楼不认识六楼的情况,但相比“同进壁”终究是少了几分意思。

    车子开过这栋全村最高的建筑,在老宅院子前停了下来。

    夏天昼长夜短。

    快七点了,天才刚刚擦黑。

    孟时坐在车里,看着建于晚青的宅子,感觉它像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

    它已经过了它辉煌鼎盛的时期,如今和旁边这栋新起的套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爷住的是祖屋,太奶奶那一辈传下来的老宅。

    整体木材构建,上面盖着青瓦,前面是一片院子,后面是一片绿竹林。

    穿过竹林是田野,曾经那一大片地都属于太奶奶,不过现在其中只有七分地是阿爷的。

    不要误会。

    七分是0.7亩。

    南方多雨水,老屋的瓦片需年年翻,去掉一部分老化开裂的,再换上一部分新的。

    但今年这个工程还没有开始,因为瓦片的颜色很均匀,上面还有一些淡淡的青苔。

    最中间的那一排瓦沟,靠近屋顶的位置长出了一颗狗尾巴草,应该是鸟没消化的种子发芽了。

    其中一根支撑瓦片的椽,屋檐出还长出了一片白色的柴菇。

    看来最近下过一场连绵的雨。

    “干嘛呢?”

    年哥停车熄火就风风火火的下车往里走,走出去快十米才发现,孟时还坐在车里看着老房子的屋顶出神。

    听到年哥的喊声,孟时伸手把手刹拉上,然后下车跟在了他后面。

    孟时以为自己会很坦然,毕竟阿爷九十一了,无病无灾,就算这次真的走了也是喜丧。

    但站在老宅前面,孟时感觉自己的手有点抖,心里还萦绕着一股子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他失去了从容。

    年哥脚步很快,孟时吊在后面。

    院子中间是一条用鹅卵石铺出花纹的路,两边依旧是泥土,没有迎着潮流浇上水泥,这给了杂草生机。

    左边原本有一个浅浅的池塘。

    孟时时候这个池塘就已经干了,不过在记忆里,每当雨季它依旧会萌发出一点生机,一些比指甲盖还的绿色植物会连成一片漂浮起来。

    而现在,池塘已经被填平,上面搭了一个丝瓜架。

    丝瓜架上,零星的开着几朵嫩黄色的花,现在这个时候丝瓜已经成熟了,这些花该是第二批了。

    祖屋方方正正,地基整体用石头垫高,所以有台阶。

    正面是开放的大厅,原本是祭祀用的,上面供着神像和同宗的牌位。

    时候阿爷家养猪,年前杀完了都要先在这里供奉。

    不过现在猪早已多年不养,牌位也都已经移去了祠堂。

    左右都是厢房,厨房在后面。

    “嗯时回来了。”

    年哥的声音从主卧里传出来。

    左边的厢房是主卧,大伯正靠在门边抽烟。

    “回来了?”

    “嗯。”

    “进去吧。”

    孟时点点头。

    大伯是阿爷的大儿子,不过他前面还有三个姐姐,后面是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阿爷那个年代生孩子不仅多,跨度还大。

    第一个女儿出生,还没解放,最的儿子结婚赶上了计划生育。

    进门第一个眼看到是大姑。

    大姑和奶奶一样剪到耳朵边的短发,用黑色的别针夹到耳后。

    她头发已经都白了。

    十几岁的女人和婴儿相差很大,但八十几和七十几看着真的没多大区别。

    二姑没在、三姑蹲在奶奶旁边在她耳边着什么、二伯站在床边。

    姑背对孟时跪在阿爷旁边,手轻轻的抚着他的胸口。

    阿爷的呼吸有些急促,但脸色并不难看。

    孟时抬脚跨过门槛,一屋子的长辈都看了过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