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主的钱都给我花〕〔神龙斗皇〕〔狂战武尊〕〔钥之旅〕〔绝武通天〕〔近身狂婿〕〔最强神医〕〔近卫高手〕〔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大家都赞我旺夫〕〔农门恶女是团宠〕〔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傻子欧巴是天才〕〔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重生之好命〕〔99次翻译:吻安,〕〔秦爷撒糖甜蜜蜜〕〔农女的悠闲生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19、走了一条很长的路
    当孟时一觉醒来的时候,输液的针已经拔掉了,手上只剩下一个创可贴。

    透过输液室的窗户,外面的天都黑了。

    医院里很静,路两边的树在风里摇,沙沙作响。

    这一觉睡的真舒服,孟时感觉自己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

    对于平时不打针不吃药的人来,偶尔的一次输液西医治疗,跟灵丹妙药一样效果拔群。

    难怪得岚哥干不过村里的那个西医。

    孟时现在脑子异常活跃,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的东西,其中最主要的是怎么把老妈给搞定了。

    两人重复着来时的路,沉默着回了家。

    孟时不知道她沉默是对他的惩罚,还是仅仅只是无话可,于是在她开门的时候,道:“夏琴同志,我饿了。”

    她似乎对孟时的称呼感到意外,回头,眼镜下的眉毛皱了起来。

    没有话,不过进门把包放下之后,就走进了厨房。

    看来该来的还是来了。

    沉默相对,多熟悉的场景啊。

    每次孟时惹她生气还不认错,那么接下的几天,基本都是这个场面。

    “你知道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吗?”

    孟时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边道。

    以前每当她这样,孟时就会和她一起沉默,即便有非不可的事情,也要保持不叫妈这个底线。

    然后直到哪一天忘记了,两个人才会重归于好。

    但是现在孟时不会这样了。

    “你不像我妈。”

    出去的时候,相机没有关,已经没电了。

    孟时在包里找备用的电池。

    “我感觉,你像国家派来负责教育我成材的工作人员。”

    孟时开始给相机换电池,他想记录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从到大,你对我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行。”

    把相机开机。

    只是单纯的想记录下来。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似乎除了学习,其他的都不行。”

    “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交流和沟通。”

    孟时在试探着触碰她了解她,同时也想让老妈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在我国传统的父子、母子关系之间,似乎这种必要。

    但孟时想这么做。

    点了一下录制,然后拿着三脚架走了出去。

    老妈看着孟时举着相机出来,还是没有话。

    孟时打完针,缠绵了好几天的病好了之后,心情莫名的亢奋。

    在摆放三脚架的时候,甚至还有闲工夫,用三脚猫的水平,取了一个构图,拉了一个景深,让镜头把老妈放在整体画面的左边三分之二处。

    相机的画面里,外面昏暗,厨房的灯开着,于是厨房的玻璃窗变成了一面镜子。

    玻璃没有镜子清晰,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另一栋楼的灯光。

    厨房里老妈映在窗上,好像悬浮在楼宇之间的灯火里。

    相机的焦点正是在这个窗户的虚影上面。

    孟时走过去,靠在厨房的门口,客厅的灯把他的影子投进了厨房,模模糊糊的在她脚下铺了一大片。

    “妈,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她不话,只是开火爆葱花,然后往锅里倒水。

    这是要做葱花面,感冒了要吃清淡的。

    自己的儿子毕竟心疼,但沉默要继续,叫妈都不能破冰。

    孟时知道自己现在得不到回答,问完就自顾自的,“打个比方,我们把时间往回倒退,我刚上初中,也一直很听你的话。”

    言语是孟时擅长的东西,所谓的问一个问题,只是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话里。

    “我努力的学习,高中考上了河州一中,大学去了上都甫旦,毕业之后去了首都四九城发展,你会高兴吗?”

    孟时的语气很平缓,似乎在想象并描绘一个平行世界。

    那里母子没有隔阂,一片和谐。

    老妈依旧沉默着,但是她听进去了。

    这是她给孟时定下的目标,但时间哪里能倒退。

    孟时已经完全偏离了她的预期。

    “你应该是高兴的。”

    孟时自问自答,然后他蹲了下来,于是影子跟着他的动作缩成了一团。

    “可这是你想要的,我呢?”

    老妈的手停了下来,她不由自主的顺着孟时的问题思考。

    是啊,这些是我想要的,他呢?

    孟时仰头看着她的背影,继续,“你给了我一个方向。”

    “于是我为了能让你开心,把他留给我的吉他砸了,初中、高中、大学、就业,我开始拼命的往你手指的那个方向奔跑。”

    老妈呆呆的站在那里,想起了自己劝孟时放下吉他的时候。

    如果孟时真的放下了吉他,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变成她期待的样子吗?

    吸油烟机呼呼的声音让人心烦,应该换个新的了。

    “我以为你手指的方向是幸福,你快乐,我就快乐。”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看着蹲在那里的孟时。

    期望的方向难道不是幸福吗?

    “那里没有幸福,只要是一道大墙。”孟时低着头,语气低沉。

    他伸手在眼前锤了两下,好像那里真的有一道墙。

    然后抬头看着她,疑惑问,“不该这样啊?”

    “你这是生活,生活就是这样,理想虚无缥缈,但生活实实在在。”

    孟时咳了两声,听起来像笑。

    “我恍然大悟,我把那把吉他砸碎,于是我成为了我爹的反面。”

    “不是这样的……”老妈脱口而出。

    “我恨他,所以我应该高兴。”

    孟时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兴奋的道:“于是我一头撞了上去,那墙上画着车子房子老婆孩子,多好啊。”

    他笑完又皱眉,面露不解,迟疑的道:“可为什么,后来,我变成了一个,只有谈到钱,才会有情绪的,臭傻哔!”

    孟时抱着头,他声音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我不想变成那样,可是我也不想变成他……”

    看着孟时这个样子,老妈终于忍不住跑过来,一把将孟时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无意识呢喃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

    孟时看差不多,于是开始进入正题,坚定的道:“我不会像他的!如果你想的话,我就去上大学!”

    “不上学了,不上学了。”

    老妈抱着孟时,很紧很紧。

    “你开心,我就开心,我以后会听你的话的。”

    孟时抽了两下鼻子。

    老妈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一刻,她悟了。

    抱着孟时轻声道,“你开心…我就开心,你开心,我就开心!以后你想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

    “妈!”

    孟时也紧紧的抱住了她。

    接下来本该是母子抱头痛哭,互相倾诉,互相谅解的感人画面。

    老妈怀里的孟时,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老妈果然是把自己伪装的很强硬,但其实是一个内心感性的人。

    孟时看出端倪之后,花了十几分钟就撕碎了她的伪装,然后还很无耻的把她忽悠瘸了。

    至于那些话,什么墙啊,什么只认钱的臭傻哔啊,都是孟时瞎编的。

    其中还有一部分好像还是什么歌的歌词。

    当孟时绞尽脑汁背歌词的时候,甚至一度忍不住差点笑场。

    现在老妈抱着孟时哭的很大声。

    估计她从出生开始到现在都没这么哭过。

    但是孟时心情很不错,甚至想倒二两灶烧的白酒,庆祝一下。

    你开心,我就开心。

    我现在很开心,所以你也要开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