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原创〕〔继承千万亿〕〔总裁的贴身邪医〕〔纠情缠爱:豪门失〕〔神级狂兵〕〔燃情时速〕〔赘婿也疯狂〕〔娱乐圈最后一个女〕〔七零律政俏佳人〕〔猛兽直播间〕〔我就是卖猪肉的〕〔宠化全球〕〔最强枭皇〕〔玄域帝尊〕〔煞天孤〕〔楚流殇〕〔我在创造炼金术〕〔都天传〕〔修真大工业时代〕〔黑夜之永世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24、不对啊不对啊不对啊
    “人屠兄!”

    孟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随后一个带着丝丝猥琐气息的男人声音传来。

    任图雄?

    孟时第一反应是对方认错人了。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顺着肩膀被拍的方向回头。

    没看到人。

    “这里!”

    另一边的肩膀又被拍了一下。

    不对,这个独特的带着贱气声音?

    不会是……

    鲁迅先生过,所有不好的预感最终都会变成现实。

    果然,孟时回头看到了萧觉的大脸。

    难受啊。

    如果是一个可爱的姐姐跟你玩这种拍肩膀的幼稚游戏,那还有些情趣在里面。

    但是如果是一个笑容猥琐的大个子,那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了。

    “妖魔鬼怪快离开。”

    孟时直接抬脚,一脚踹了过去。

    萧觉立刻灵活的往后跳了出去,然后一个马步张开双臂,歪嘴挑眉,“嘿,踢不着,怎么!”

    萧觉,一个长相和身材都很自♂由,但气质却像曾贤的奇葩男子。

    另一个世界孟时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初中毕业之后,被市里的高中录取,后来又去了上都读大学。

    所以他和萧觉的关系和顾惜念一样,用同一个词就可以概括——不熟。

    不过这个世界变化很大。

    孟时和萧觉不仅是初中同学,高中还在一个学校,还是同寝室的那一种。

    两个人成了好兄弟。

    不过孟时去了四九城把联系方式都换了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联系过了。

    没想到,今天出门竟然就遇到了。

    孟时看着他,不自觉就把这货和那个带头巾象征自由男人,给联系在一起了。

    然后。

    “蕉君……”

    “焦君?我的名字你特么都叫错?”

    萧觉瞬间发飙。

    孟时笑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嘴瓢了,萧觉,萧觉。”

    萧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早饭吃了吗?”

    孟时看着牛杂汤店里冒出来的热气,问道。

    “没吃,不过……”

    “没吃啊,你来都来了,进来请我吃碗牛杂汤吧。”

    孟时拉着萧觉就往里走。

    萧觉看孟时这么热情的拉他喝牛杂汤,道:“那多不好意……”

    “老板娘,来两碗大碗的牛杂汤,多放香菜,他付钱。”

    孟时完,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为什么是我付钱?

    客气话还没完的萧觉有点懵。

    看到萧觉的表情,孟时很贴心的解释到,“这里是先付钱再吃东西。”

    你第一次来这里,还我带过来的,我不知道这个吗?

    你特么看不起谁呢!

    萧觉拿出手机扫码付了20块。

    嗯?

    不对啊。

    谁要请客啊!

    今天我是过来寻仇的!

    “我们之间很熟吗?我记得是你孟某人换了号码,两年了都没有想到通知我。”萧觉把牛杂汤放到孟时面前,“所以你为什么能这么自然的让我请客?”

    “我带没钱。”

    “哦,没带钱啊。”

    萧觉听孟时这么一心里就舒服多了。

    他没带钱,我给一下也没事。

    不对啊!

    我特么的那些是因为二十块钱吗?

    重点难道不是换了号码,没通知我?

    孟时看萧觉脸上纠结的表情,开口道:“不想吃牛杂汤?那你去旁边买个糯米糕吧,那个配油条沾着这个汤,好吃。”

    “你懂个球,糯米糕要包红糖的才好吃!”

    萧觉一听孟时糯米糕配油条,再沾着汤吃,马上坐不住了。

    “红糖的好吃吗?那你给我带一个尝尝。”

    “我保证你吃过以后会忘记包油条的糯米糕。”

    萧觉跑着出去,“老板来两个红糖的糯米糕,六块钱是吧,v信付给你。”

    萧觉跑着回来,“红糖的糯米糕好吃吧。”

    看着大口吃着红糖糕的孟时,萧觉一脸满足。

    他感觉自己的品味被认可了。

    孟时这个糯米糕油条党,被他打脸了。

    “好吃。”

    孟时比了一个大拇指。

    “哈哈哈,我就……”

    笑着笑着,萧觉的表情凝固了。

    不对啊。

    我特么在高兴什么?

    我为什么要给他买红糖糕!

    孟时几口把红糖糕吃完,然后开始对付牛杂汤。

    大碗的是八块钱,不过虽然是大碗,其实也就比平时家里吃饭的碗稍稍大了一点。

    一把不锈钢的勺子斜插在白色的搪瓷碗里,碗里的牛杂汤是淡淡的琥珀色。

    汤上面飘着一撮翠绿的香菜叶子,下面是嫩黄的牛肚丝和板筋,连着筋膜的牛腩,还有切成一粒粒像筛子的牛心。

    东西都是好东西,就是量不多。

    孟时拿起勺子搅拌一下,香菜的味道和牛杂汤融合在一起,两者的味道相互激发。

    真香。

    孟时伸手扒拉了一下咬着糯米糕发呆的萧觉,“后面的醋拿一下,你怎么精神恍惚的样子,是不是昨晚没睡觉啊。”

    “昨晚确实睡的有点晚。”

    萧觉下意识的转身去拿醋,然后把醋递给孟时。

    不对啊,我……

    孟时把萧觉手里的醋接过来,往碗里倒了一点,然后又伸了伸下巴,“辣椒酱。”

    萧觉转身去拿辣椒酱。

    我……

    “你不要太过分了!”

    萧觉死死的捏着辣酱的瓶子,心里憋屈啊。

    孟时对隔壁桌的大哥道:“大哥,麻烦你把辣酱递我一下,谢谢。”

    孟时把隔壁递过来的辣酱,放在萧觉的面前,痛心疾首:“拿个辣酱就生气了?你变了,两年没见,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特么的了半天是辣酱的事情吗?!”

    萧觉感觉自己要疯了,一口气道:“我哔站的号被封了,你举报的!”

    “我特么起了个大早来堵你报仇,然后又是请你吃牛杂汤,又是给你买糯米糕,还要递醋拿辣椒酱!”

    “我特么……我特么……”

    萧觉都气的语无伦次了。

    他感觉如果自己年纪再大点,现在就要脑淤血,一头栽倒在孟时前面。

    “还有!还有!你去四九城,把号码换了,特么的两年多连个屁都没有!你是不是压根没拿我当兄弟!”

    孟时听完他的话,把调羹放下,叹了口气,然后把手搭在萧觉的肩膀上,一脸沉重的看着他。

    萧觉看孟时的表情,突然感觉自己的话是不是重了。

    孟时这两年在四九城好像过的并不好,毕竟视频里孟时蹲在那里,看着都让人心酸。

    过得不好,自然不会联系同学。

    现在自己这样不是当面揭他的伤疤吗?

    就在萧觉开始自责的时候。

    孟时悠悠的道:“你号被封了,所以你子也骂我了,对不对?我把你当亲兄弟,你竟然背后骂我。”

    “我没有骂你,我是……”

    唉,不对啊。

    为什么开始解释的人是我?

    还有你哪里把我当亲兄弟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