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死邪神〕〔我在末世当大神〕〔这个光头很危险〕〔无限童年系统〕〔我从海底来〕〔寒门凤华〕〔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我家娘娘太凶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帝长歌〕〔仲夏夜的秘密〕〔继承亿万家产后我〕〔她与校草的往事〕〔天才命师〕〔绝品神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我能打造神器〕〔娱乐圈之一线大腕〕〔圣世巫医〕〔痞女逆袭种田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25、舞台上的惨
    “你一定是骂我了。”

    “我真傻,真的,一大早带着钱包给你当工具人。”

    “有烟没有?”

    “你是不是秃了才把头发剪掉了,我看你前几个视频头发还跟女一样长。”

    “你快买一包去。”

    “滚!想抽烟自己买去!”

    两人喝完牛肉汤,嘴里叼着烟。

    孟时带着萧觉,沿着河堤往回溜达,两个人还时不时,驴唇不对马嘴的相互攻击。

    男人之间的友谊很简单,是不是真哥们,心里都清楚着呢。

    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无论多久没见,只要喝口酒勾肩搭背互相一顿损,就又是好哥俩。

    如果哪一天真到了客客气气的地步,那基本就算是完了。

    孟时走在萧觉前面,手背在身后,食指上挂着用白色塑料袋装着的包子和豆浆,晃晃悠悠,嘴里哼哼着,“我站在城楼观山…”

    萧觉跟在孟时身后,看他优哉游哉的样子,忍不住道:“你去四九城到底是干嘛……”

    萧觉把后半句,“怎么溜达的样子跟我二大爷似的”,咽了下去。

    不然以孟时的性格,估计自己要凭空矮上两辈。

    “你没看我昨天上传的视频吗?”孟时把嘴里哼的空城计停了。

    萧觉感觉自己跟在孟时后面,莫名跟个孙子一样。

    他快走了两步和孟时并肩,“我看了你的置顶评论,不过,出门的时候你的视频还没发出来,估计还在审核吧。”

    审核不该这么久啊。

    “哦,我忘了点发布。”

    孟时这才想起来,昨晚杀疯了,忘记点发布了。

    “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这个视频吗?你竟然忘了发布!”

    孟时自然知道有不少人在等,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萧觉一样相信他。

    毕竟孟时在前几个翻唱视频里衬衫长发的形象,和那个视频里背心裤衩的形象差太多了。

    可是忘了能有什么办法。

    “你知道自己昨晚杀了多少人吗?我盯了一晚上论坛,截止到我出门的时候,那个集合的帖子里已经有五百多个账号了,你孟人屠一战成名,是不是膨胀了。”

    这货开始阴阳怪气起来了。

    孟时听到人屠两个字,哦了一声,好像想通了一个大难题,道:“原来你见我的时候,是叫我人屠兄,我当时还听成了任图雄,哈哈哈。”

    萧觉感觉自己的心好累,“我跟你可以载入哔站历史的事情呢,大哥,你反应能不能稍微正常一点?”

    “这些人在我评论区这么跳,我不杀了难道留着过年吗。”

    孟时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很随意,又不是什么大事,举报完之后气也消了。

    甚至孟时现在都有点替他们感到悲哀。

    现实里遇到事情把头缩起来,网络上靠着脑补以讹传讹,化身道德巨人重拳出击,真的是够可怜的呢。

    不过还真别,后面联系哔站的在线客服,直接截图一页一页的举报,让客服直接来评论区杀人,确实有点坑杀的味道。

    回味了一下,感觉不错。

    孟时带着萧觉上楼,发现老妈还没起,于是把包子和豆浆放到了醒目的地方。

    进房间把电脑打开,进入哔站后台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条系统消息——“审核已通过,等待发布”

    孟时想了一下,对站在身后的萧觉问道,“你这个视频,看的人会有多少?”

    萧觉想了一下,“最少也能有个几十万的播放量吧,本来事情只是在女主的粉丝之间传播,但是你昨晚血洗评论区,估计还能多一些人来围观。”

    哔站的用户对于up主删评控评可以比较反感,所以像孟时这样,在置顶里人都是我举报的,估计还真是头一遭。

    “播放量会高是吧。”

    孟时把原先的标题删了,然后开始打新的标题——《jojo的奇妙音乐,30块一首,嘿嘿~》

    然后又把这段标题复制下来,在简介不停的ctrl+v,直到达到上限。

    萧觉看孟时该标题有点不解,然后看到评论区密密麻麻的嘿嘿~,人都傻了,“这都是啥玩意啊?我咋看不明白呢?”

    这货大学去了基林。

    然后被带了一口大渣子味的普通话,每次回家就被她妈逼着改。

    现在一急眼很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这货的东百话算是已经压倒母语方言了。

    “不是播放量会高吗,我给视频里的bgm打一下广告。”

    孟时懒的剪视频推广《jojo的奇妙音乐》。

    现在当然要趁着有热度强行推一波,至少要给围观群众留个印象,把注册的钱给赚回来。

    萧觉痛苦的薅自己的头发。

    “现在你应该卖惨!”

    “先在这个视频简介和评论区一下自己被网络暴力,受到的心理创伤,昨晚疯狂举报就是过激行为,博取一下吃瓜群众的同情心,也缓和一下现在紧张的局面。”

    “然后再拍一个视频,把整件事情回顾一下,最后把两个视频的收益捐出去,这样一系列的举动下来,你在哔站至少能站稳脚!”

    “现在你跟我在这,嘿嘿?打广告?你有病是吧!”

    萧觉从初中就开始混哔站了,虽然只是观众,但对于怎么吸引关注有自己的理解。

    “嚯,蕉君不愧是哲学系的高材生。”

    孟时听完他一番话,果断的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然后趁他不注意手里点了一下确认发布。

    “卖惨和哲学有什么关系。”

    不对,我不是哲学系。

    嗯?

    他娘的重点又跑偏了!

    没等萧觉缓过来,孟时已经开始回答卖惨和哲学之间的逻辑关系,

    “在网络和选秀节目里卖惨当然是哲学问题。”

    “首先卖惨的故事出现之后,你只知道他嘴里诉的事情很惨,但是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这一点是不能确定的,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谎。”

    “所以在你真正去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惨,但是隔着网络,你又很难去求证。”

    “所以,这种卖惨,即有可能是真的惨,也有可能只是在装惨,这就叫舞台上的卖惨,真惨和装惨同时存在。”

    “这种真和装同时存在的混沌关系,就是哲学。”

    “你懂了吧。”

    “哦,原来是这……”

    萧觉一脸蛋疼。

    我为什么要跟这货这些,让他去死不好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