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我绝不当皇帝〕〔机战世界〕〔神级上门狂婿〕〔重生八零继承亿万〕〔萌宝甜妻,冰山总〕〔蚀骨宠婚:早安,〕〔画春光〕〔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我在东京当和尚〕〔行走诸天万界的中〕〔传媒巨舰〕〔唐婉封牧〕〔快穿之反派总被欺〕〔天价娇妻霸道宠〕〔混在诸界〕〔英雄无敌之无尽虚〕〔苍黎耀世〕〔域外生命寄生日志〕〔奇人趣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28、我要当村霸
    萧觉看不懂孟时和桥的互动,因为他不知道jojo、dio,木大木大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萧觉不懂,桥就更不可能懂了。

    当然孟时也不指望他们能懂,他就是想啥啥。

    但是孩子的思维方式和大人不一样。

    桥不会去想孟时的话有什么意义,她就是感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舅舅很好玩,于是便在听过一遍之后,含含糊糊的重复着孟时的话,跟他打闹在一起。

    人的幼年期很漫长,所以基因让人类在孩童时期,能感知到大人是否对她心怀善意,从而得到更多的关爱和避免被伤害。

    所以,一般孩愿意亲近的人都坏不到哪里去。

    “是妈妈带你来的,还是陈竹峰带你来的呀?鱼有没有一起来呀?”

    和桥话,孟时的语气都变幼稚了,不自觉的呀呀呀。

    孟时不喜欢姐夫陈竹峰,所以就一直任性的直呼他的名字。

    姐姐出嫁是什么心情?

    大抵分两种,无所谓,或者心里难受的不行,感觉对自己的爱真的要被抢走了。

    孟时属于后者。

    陈竹峰做为新客人第一次来大伯家的时候,琳姐跟孟时这个是姐夫,以后要跟他过一辈子。

    于是,孟时便把蹲下来试图套近乎的陈竹峰,推了一个屁蹲。

    往后的日子里,陈竹峰一直把这件事情当做笑谈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第一次上门就被舅子欺负,打的四脚朝天。

    陈竹峰长相普通,皮肤还有点黑,不过思想开放,为人乐观。

    他爱玩爱吃,摸鱼、拿手电筒照泥鳅,上山看兔子洞,甚至连杀猪都会。

    而在时候的孟时眼里,他就是不务正业,明明是一个泥瓦匠,会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他就毫无优点。

    不过随着年龄逐渐变大,琳姐也时刻都有笑容,这种对抗情绪也就慢慢的变淡了。

    桥刚想回答问题,然后突然蹦跳着对孟时身后招手,“阿巴,阿巴。”

    孟时看她话像个哑巴,不由轻笑。

    鱼这个年纪的时候和她差不多。

    因为陈竹峰是南萍人,家里的是河州方言,而琳姐的青水方言,五岁的桥已经上幼儿园了,在幼儿园老师肯定普通话。

    河州话,青水话、普通话,这三者之间就像法语,俄语、英语一样,没有任何一点的共通之处。

    所以成长这这种语言环境下的丫头,可太难了。

    孟时张开手臂虚扶着她,显得格外的有耐心,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着,“哎,别蹦,别蹦,地上不平,别摔咯。”

    然后随着她的目光回头。

    陈竹峰怀里抱着一捆白色的塑料薄膜,从老宅的两颗柿子旁绕了出来。

    陈竹峰是年哥的师傅,传统匠人之间的传承,一般都带着亲戚关系。

    不过他改行已经好些年了。

    随着时代的进步,农村传统的泥瓦匠、木匠、师公,都逐渐开始消失了。

    阿爷的去世就意味着村里最后一个篾匠没有了。

    老宅里的竹筐,簸箕,篮子,扁担之类的东西,都是他用屋后的竹子削成竹条编的,除了自用,也会编一些拿到镇里去卖。

    留下的竹筐刚刚被几个熊孩子拆了一只,不过幸好就抽去了几根竹条,补一补还能用。

    孟时牵着桥,把手里的相机递给了萧觉。

    萧觉自己想学摄影,把大自然的美丽风景都拍下来。

    孟时相信他的“大自然”是漫展,美丽风景嘛,懂的人都懂。

    不过孟时自己也没学过摄影,自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他。

    但实践出真知,既然他想玩,那把相机给他折腾也就完事了。

    萧觉把相机接过去,煞有介事的扎了一个马步,然后慢慢的把镜头推到桥的脸上。

    桥看他越来越近,伸出手拍了一下镜头,然后咯咯的笑。

    孟时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提着竹筐往陈竹峰那边走。

    “嗯时来了啊,桥有没有叫舅舅。”显然琳姐把孟时叫的名告诉了他,于是听老婆话的他也开始这么叫了。

    给老屋翻瓦的事情,孟时和年哥早就商量过了,瓦也已经买好。

    而今天过来也提前通知了年哥,不过他这段时间很忙,腾不出手来,所以就把刚回家的陈竹峰喊了过来。

    桥牵着孟时的手,似乎在玩齐步走的游戏,眼睛看着地面,两只短腿随着孟时的走动,迈着大大的步伐,头也不抬的回答,“嗯,桥叫jojo了哦。”

    “舒乔,来吃饭了,有兔子包,快点来。”

    大阿婶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这丫头一定是起的晚,然后又跑出来玩,八点多了还没吃早饭。

    “兔几包!兔几包~赖嘞,赖嘞。”

    丫头听到有吃的,果断把孟时给抛弃了,嘴里着羊肉串口音的青水方言,倒腾着短腿跑的飞快。

    孟时和陈竹峰看着她,同时露出了微笑。

    “我和你姐结婚的时候,你就比桥大一点。”陈竹峰看着已经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孟时,笑道,“不过,力气是真的大,好家伙一下给我推一跟头。”

    孟时笑着给了他肩膀一拳,“这些年做的不错,以后保持。”

    琳姐跟他,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享清福,但她是真的开心。

    这是难得的爱情。

    陈竹峰摸着肩膀楞了一下,然后笑道:“嘿,我以前抓到点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你,不过你子对我从来没有好脸色。”

    着,他也伸手锤了孟时的肩一下,“今天突然这么来一下,感觉比你大伯夸我还高兴,我怎么这么贱?”

    他完自己乐的不行。

    桥乐呵呵的性格随他。

    然后他又指着拿着相机的萧觉,“你朋友,这是?”

    “我想把老宅翻瓦拍一下,以后可以拿出来看看,发到网上也能换点钱。”

    “哦,我知道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我平时也刷。”

    陈竹峰比着大拇指滑的动作。

    萧觉插话到,“我们发哔站,某音…”

    孟时把他的话打断,“都差不多。”

    虽然孟时遇到外放某音的傻鸟,还有咔咔爆头的老铁也感觉挺烦。

    但这只是个人兴趣不同而已,玩平台玩出优越感,那就没必要了。

    陈竹峰绕到萧觉旁边,看他正拍着丝瓜架,道:“哔站啊,我也下一个。”

    估计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哔站这两个字。

    萧觉为自己成功的安利感到高兴,于是给了他一个特写。

    人在面对镜头的时候,多少都会不自然,下意识装出另一副样子。

    刚刚没注意到还好,现在意识到自己要上镜了,他把怀里的塑料薄膜一扔,人都立正了。

    孟时把薄膜扒拉到竹筐里,笑道,“好了,等拍好剪出来,我第一个给你看,先干正事吧,我的姐夫。”

    “嗯年你准备在阿嫲这里住一段时间?”

    “我要养竹…不是,我要当村霸。”

    陈竹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镖道〕〔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我和NPC一起逃生〕〔未来美食商〕〔超文明梦境仪〕〔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