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上门赘婿岳风全文〕〔杀手兵王俏总裁〕〔与偶像谈恋爱〕〔我和太子狼狈为奸〕〔快穿之醋王系统总〕〔灭世剑尊〕〔我是万古主宰〕〔木榤:重开天门〕〔武神世界的修真者〕〔制霸全球〕〔错惹娇妻:法医大〕〔农门福女〕〔朔明〕〔极品全能学生〕〔狂武战尊〕〔最佳上门女婿〕〔圣灵神剑尊〕〔我和黑粉结婚了〕〔迷人娇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31、流夏(一)
    “你看着妮子笑的这么猥琐干嘛?”萧觉狐疑的看着孟时。

    孟时把视频关了,站起来拍了拍屁股,“我想到一个人。”

    “谁?”

    “孙权。”

    不过陆佳佳应该没有告诉老头她的计划,不然老头指定不能让她来,在他眼里孟时就是一个着了瘟的无赖,坏的很,光想起来都能让人气的牙痒痒。

    “看着妮子想起了孙权?”萧觉怎么也不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你品,细品。”这货一口一个妮子,听的孟时是真的难受,所以也懒得和他解释。

    摇了摇头,把手机塞到了萧觉手里,“她打电话过来,你就让她快到河州的时候通知我,我接她。”

    毕竟是老头的宝贝孙女,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下次去吃炸酱面,老头要拿擀面杖抡人。

    “喂,姐夫,傻坐着干嘛呢?”

    孟时感觉总叫陈竹峰多少有点不合适,于是干脆就改口了,很自然。

    陈竹峰靠坐在丝瓜架下面,听到姐夫两个字,心里一喜。

    然后手机震动了一下。

    老婆:“我去接鱼!”

    “马上就到!”

    “你给我稳住他!”

    陈竹峰看看手机,抬头看看孟时,又低头看看手机,再看看孟时。

    他懊恼的搓了搓头。

    先是背叛了嗯时和老婆打了报告。

    老婆知道后火急火燎的把刚刚去补习班的鱼接上赶过来。

    最后啥事都没有,只是人家年轻在开玩笑。

    他倒是落了一个两边不讨好。

    这叫什么事!

    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被他们两姐弟围殴的场面了。

    陈竹峰拿着手机看着信息,脸色阴晴不定。

    萧觉拿着手机等陆佳佳的电话,坐立不安。

    这俩人都什么毛病,我没事,你们却跟丢了魂一样,是个什么道理?还不人家一个孩子淡定,都是白活了。

    孟时拍了拍刘夏的肩膀示意他休息了一下,这个一看就很皮的孩子蹲了半个多时了,一张张的瓦片摆放的整整齐齐。

    看来他对于陈竹峰画的饼看的很重。

    是啊,他想和爸妈在一起,他想去城里上学。

    村里的学因为学生不够,下半年要合并到镇里去了。

    这个村子已经无法提供现代化的教育和资源。

    年轻人用逃离的步伐离开故土,乡村的荒芜无法避免,无论是八百里秦川扬起的风沙,还是南方纤细溪流水,都不能阻止这样的进程。

    这间祖屋总有一天也会塌吧。

    孟时踢一下摔碎在地上的瓦砾,想起了被他换掉的铃声《记忆中腐烂的故里》,楼三那一声声意义不明的低吟、嘶吼,犹如败犬的呜咽。

    是仓惶还是不甘?

    反正难听的很。

    这种事情就像开始慢慢流逝的夏天,无法阻挡。

    楼三在城市里写的这歌,在孟时看来还不如刘夏手里那一张捕蝉的蜘蛛网。

    如果有机会见他,孟时一定会笑话他。

    刘夏扭了扭肩膀试图把孟时的手甩掉,显然他对于孟时之前给他脑瓜一巴掌还耿耿于怀。

    于是孟时又给了他脑瓜一下,然后用胳膊夹住他的头,使劲的搓他好些时间没剪的刺猬头,笑道:“真的那么想去城里啊。”

    “放开我!放开!”刘夏拼命的挣扎,脸涨的通红。

    孟时把他放开,他便怒视着孟时,两个鼻孔张开喘着粗气,像一头被激怒的牛犊。

    孟时看着他,好像看到那个在背着吉他孤身北上的自己。

    倔强执拗。

    他最近时常会想,这个世界叛逆的追寻自由的自己,他午夜梦回的时候会不会幻想好好读书,体验大学生活,毕业之后找一个体面的工作,闲暇的时候玩一玩游戏看一看,在一个合适的年纪结婚,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或许吧。

    毕竟只有得不到的才会在心里变成那一抹抓不着挠不到的痒,刺的人无法入睡。

    “刘夏,你爸把你接去城里,你会想这个地方吗?”孟时看着老宅敞开的后门。

    敞开的后门,走过半米的青石路,就是一片绿竹和苦竹杂生的竹林。

    竹林不大,时候从这一头撒丫子跑,两三分钟就穿过去了。

    刘夏看了一眼门后只有斑驳的光影,他别过头,“才不想!”

    孟时不再和他话,刘夏今年九岁,他什么都懂,但又什么都一知半解。

    “姐夫,干活了。”孟时对着丝瓜架下双眼无神的陈竹峰催促到。

    翻瓦这种活要在入夜前干完,天黑了没干完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老宅后面是竹林,左边是两棵高大的柿子树,早上露水多,瓦梁和土木结构的房子没有瓦片的保护容易受潮腐烂。

    “嗯时啊,姐夫办错事了!”陈竹峰起身过来把手机递给孟时。

    既然两头都得罪了,不如先跟孟时招了,一个个来,总好过双打。

    孟时看完聊天记录,斜眼看一脸心虚的陈竹峰,“这事没有两斤鲫鱼板平不了。”

    方言里,田里长不大的那一两指宽的鱼叫做鲫鱼板。

    这种鱼没什么肉,但用自家红曲米酒酒缸子底的酒糟炖上一个时,再整上二两灶烧的白酒,那浓厚的烟火气,简直不要太美。

    陈竹峰见孟时没有生气,心里松快了许多,把刘夏扔过来的空簸箕拎起来,笑道:“好,好。”

    摸鱼这事情他在行。

    俩人又上了屋顶,这次孟时不仅向下吊瓦片,还学着卸瓦,不然进度太慢。

    过了十来分钟,刚刚跑掉的两个孩其中一个跑了回来,是那个叫孟取余的。

    “你来干嘛。”刘夏对他刚刚跟刘湖跑了有些生气。

    明明他才是对孟取余最好的朋友。

    面对刘夏的质问,孟取余似乎感觉有些理亏,也不话,就是蹲在他旁边帮忙。

    没一会两人开始嘀嘀咕咕的起话来,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竹峰注意到孟时看孟取余,于是便道:“这是孟得数的儿子,论起辈分还要叫你一声叔,得数在术州买了房子,两口子都挺忙,孩子暑假没地方去,便送回来住一阵子。”

    孟时点了点头,一个留下,一个送回,这两个能凑到一起挺好。

    俩人随口在屋顶上聊着这几年的变化,到十点老宅前脸的瓦都卸完了。

    “歇一歇吧。”

    陈竹峰道。

    孟时把前脸卸下来的最后一筐瓦用绳子吊下去。

    陈竹峰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蓝利群,忙活了两个时,烟都被压扁了。

    他拿了一根递给孟时,又给守着手机等电话的萧觉扔了一根下去。

    孟时接过烟点燃,一只手握住一根瓦梁,慢慢的躺了下去,屋顶上的阳光刺眼,于是便用拿烟的那只手去挡。

    闭上眼睛,阳光从手指的缝隙照进来,在眼皮上留下了一片火红。

    “姐夫,你给我改个台子吧。”孟时脑子里冒出来一个念头,便了出来。

    孟时的话没头没尾的,但陈竹峰听懂了,他手脚并用的爬到孟时身边,道:“那里怎么样?”

    孟时睁开眼睛,看到他指着老宅后脸的北角。

    “那下面是阿爷放农具的地方,现在也没用了,把那一块的瓦梁的长度锯掉三分之一,再从屋里起个架子,这样就能在屋顶搭个台子出来,面积足够放一张榻和一个茶几。”

    “而且从宅子的正面和两边都看不出来,竹林还提供了遮阴,风吹着竹林,竹叶随风落在茶盏里,阿嫲做饭的时候炊烟从另一边升起,你拿本书在榻一躺,啧啧。”

    ——————————————————————————————————————————————————————————————————————————————

    感谢卢书僮的打赏,感谢捞过界的打赏,感谢拾荒者2333的打赏,感谢南柯无梦早已醒的打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