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无敌仙帝〕〔都市最强仙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高龄巨星〕〔我去1999年〕〔落难千金的春天〕〔共筑未来〕〔我老婆是冰山女总〕〔香港1968〕〔重生大亨崛起〕〔八零炮灰大翻身〕〔你跑不过我吧〕〔暖婚重生:盛少独〕〔清湛蜜事〕〔郓城法医打包走〕〔慕少每天都想复婚〕〔最强重生:替嫁娇〕〔朕醉了〕〔苏家有女不好惹〕〔凤狼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33、流夏(三)
    孟时拉住了在厅里追逐孟取余的刘夏,指了指他奶奶的背影道:“跟你奶奶一起回去吧。”

    那只花狗看刘夏被孟时拉住,俯下身子,嘴里发出威胁的低吠,不过它尾巴夹的紧紧的,明显色厉内苒。

    孟时注意力被狗子的叫声吸引,看过去,这才发现这只狗是地包天。

    下颚的牙齿凸出来,乍一看有些凶恶,但配上它奶牛色的毛色和巧的体型,就变成了好笑,丑萌丑萌的。

    “阿花。”刘夏喊了一声狗子的名字,然后挣开孟时的手,往院子外面跑了出去。

    刘夏不是怕阿花咬人,他是怕阿花被打。

    上次他和余庆水打架,阿花这样叫,然后它被余庆水的爷爷踢了一脚,躺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狗子看刘夏跑,马上追了上去,孟取余怕狗,但筹措了一下,也跟着跑了过去。

    两个孩带着一条狗,嬉笑着跑远了。

    陈竹峰在屋顶上看到这一幕,喊道:“别跑荷塘那边玩,帮你奶奶做饭去。”

    “知道啦~”刘夏的声音伴着两声狗叫远远传来。

    ——————

    中午吃完饭。

    大婶带着桥去楼上看电视。

    陈竹峰开了两瓶啤酒,先给大伯倒了一碗,然后看了眼孟时。

    孟时摇手拒绝,他抽烟但不喜欢喝酒,特别是白天喝酒。

    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烟,给大伯和姐夫分别递了一根,道:“我带萧觉在村里走一走。”

    陈竹峰瞪了他一眼,本来好了吃完饭一起商量老宅修缮的问题,孟时这是打算撂挑子给他一个人。

    “老屋一百多年历史了,要是哪一天真的塌了该可惜……”

    孟时领着萧觉出了后门,听到陈竹峰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必要这样?”

    萧觉对事情的处理,不是很能理解。

    孟时刚刚那通电话他可都听在耳朵里,一首什么歌的版权,对方给了五万。

    陈竹峰看起来也不像舍不得出钱的人。

    既然两个人都有财力,也有计划,为什么聊了半天,对于钱的事情一句没提,反而要向不富裕的大伯开口?

    孟时把烟点着,在柿子树下坐了下来。

    抬头往上看,今年柿子树开花比往年要晚一点,六月中了,树上的花还开着。

    这柿子树是阿爷种的。两颗。四周用石头堆起来像简陋的花坛。

    不过种上的时间并不久,不过才十几年,孟时记忆里还有阿爷给树嫁接的印象。

    孟时靠在树干上,看着像一个个黄色铃铛的柿子花,道:“你女朋友发烧了,你感觉这种病咬咬牙就过去了,没必要浪费钱和时间,而且你也没打算和她结婚,所以更不想在她身上花钱了。”

    “然后我什么都没和你,就一声不响的带着她去了医院,虽然你心里不在意她,但我这么做,你什么感觉?”

    萧觉认真的听完,然后人傻了。我跟你讨论修房子,你带我女朋友去医院?

    这尼玛是什么奇妙的比喻手法?

    孟时看这货一脸懵,解释到:“这房子是我爷爷的,它的继承人是我爸还有两个伯伯,所以要修房子需要他们三个商量着来,如果我和姐夫直接出钱把事情办了,就跟我带你女朋友去医院还不通知你一样。”

    “虽然你不在乎她,我也没有绿你的意思,但无论在你还是外人看来这都不合适,懂……”

    孟时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叼着烟不出声了。

    萧觉看他这样子,凑上去问,“怎么了?”

    孟时摇了摇头,看着萧觉,一脸自责:“不对,你没有女朋友,这种比喻对你不太友好,我想想能不能换一个。”

    “那我谢谢你哦!”萧觉一下就毛了,“的自己有女朋友一样!你不也是单身狗!”

    于是,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开始相互揭短。

    就在萧觉不过孟时,要开始摔跤的时候。

    孟时的二伯提着个篮子从竹林里走了出来。

    看到他,二伯径直走了过来,“得时,我正好有事情和你。”

    “我去那边看看。”萧觉很有眼力劲的回避了。

    孟时站起来,给二伯递了一根烟,然后拿出打火机打着了火,一只手护着火苗往二伯那里凑。

    二伯随手把装笋的篮子和挖笋的“笋刺”丢到地上,伸手搭在孟时手上象征性的遮了一下火。

    他很瘦,手指关节粗大,一手的老茧,搭在孟时手上感觉像一块老树皮。

    他是三兄弟里五官长得最像阿爷的,但眼神却截然不同。

    二伯鼻梁挺直眼窝凹陷,几天没刮的胡茬支棱着,看人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像一只山鹰。

    他在堆砌的石头上坐下,抽烟了一口烟,看着孟时道:“你看着像你阿爷,一副对什么对不看重的样子,你们这样的人容易吃亏。”

    孟时没话,把烟头按灭在石头上。

    “你阿爷不喜欢我,从就不喜欢,他嫌我脾气硬,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年头家里不是有我这么一个硬骨头,就他和你大伯那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早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对于这些往事,孟时不想评价,也没资格评价,甚至都不想听。

    “我十几岁的时候,家里的田已经被分了好几年了,你大伯和阿爷在生产队赚工分,因为成分问题,工分时不时就被扣,我忍不了,有一天怀里揣着柴刀去余治庆家门口坐了半夜,从那以后队里再没人动我们家的工分。”

    “打那以后,你阿爷就更不喜欢我了。”二伯干干瘦瘦,坐在石碓上抽烟,身体往前倾,更显得佝偻。

    “你爹运气好啊,儿子一家人都疼,吃饭,他能有一碗白米饭,三五岁了还有几个姐姐轮流背着,他大了,政策好了,学校也开起来了……”

    “二伯,田租和房子的事情我爸和你谈好了吧。”孟时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回忆。

    孟时不喜欢听故事,这次他让自己试一试,但……

    二伯拿烟的手顿了一下,转头盯着孟时。

    孟时和他对视,然后咧嘴笑,好像刚刚问他的问题是,您吃了吗?

    萧觉转悠一圈回来之后,二伯已经走了。

    事情谈的很圆满。

    萧觉看孟时嘴角带笑,于把他的手机还了回来,道:“刚刚有个备注琳姐的打电话过来,让你马上滚回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