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之将门嫡妃〕〔猛爹〕〔我不想酿酒〕〔从西伯利亚开始当〕〔叶无忌汪晴雨〕〔穿越大秦当暴君〕〔凌刀问道〕〔李夜风〕〔重生甜蜜人生〕〔顶级神豪〕〔掌家小萌媳〕〔巨擘巅峰〕〔福妻高照〕〔皂吏世家〕〔我家皇后又作妖〕〔上门神医(唐昊东〕〔东山再起〕〔灵气世界之登仙路〕〔魔音至尊〕〔仙武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36、流夏(六)
    “明明鱼那么有感情的吟唱,为什么要叫‘jojo的奇妙音乐2’这么个名字。”

    萧觉一脸蛋疼的看着孟时的动态。

    有感情的吟唱?

    不学好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屁股,含泪带恨录的歌能没感情吗。

    孟时揍过鱼之后,加了教她那句话,被称为“洁子姐”的qq。

    这是鱼的女网友,不过她还没有通过好友申请。

    孟时一手拎着一桶五升的花生油,另一只手提着一箱八宝粥,走在老宅后面的路上。心里琢磨着怎么安排“洁子姐”。

    不过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先把“刘夏一天的工资”给他奶奶送过去。

    老宅修缮的事情已经谈好了。

    孟时用自己要在屋顶搭一个平台,还有分摊老爹那一份的理由,揽下了绝大部分的费用。

    而大伯和二伯每人还需要出五百块。

    二婶有些闲言老宅修起来没用,被二伯骂了两句也就消停了。

    孟时虽然不喜欢二婶,不过对此能理解。

    毕竟钱来的不易,花起来自然心。

    现在老宅的瓦已经全部卸了下来,顶上用黑色的防水布盖了起来。

    需要等换完梁木和把台子搭起来之后才能上瓦。

    明天三姑父和姑父会来帮忙,这种事情嫁出去的女儿不需要出钱,但要出力。

    陈竹峰连夜买材料去了,于是给刘夏送工资的事情落到了孟时头上。

    “到底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萧觉没得到孟时的回答,浑身难受。

    孟时被烦的不行,于是道:“懒的想标题。”

    他下午让鱼录的是《forthedamadcoda》(献给破损的尾曲),其中女声的吟唱的部分:e~啊~啊~e~啊~

    短视频一般用在自闭的情况下的bgm。

    不过孟时只是录了,其中第三十九秒到四十九秒,和标准结局一样都是十秒。

    为什么能精确到秒,因为孟时对这一段实在太熟了。

    他曾经在某个视频听到这一段之后,找了很久,从无间道的配乐《秘密》到《天空之城吟唱版》一直无果。

    最后在看一部动画《瑞克和莫蒂》第一季第十集的时候,这首歌出来了。

    女声压抑的吟唱,配合黑化莫蒂摘下眼罩的画面,让孟时很难忘记这段bgm。

    鱼的声音本来太干净不适合,但被孟时揍了之后,合适了。

    至于标题,是真的懒的想,既然有《jojo的巧妙音乐》在前,索性在注册版权的时候,写了一个2上去,以后不定还有3/4/5等等。

    不过萧觉并不相信,孟时这个懒的想标题的理由,跳过来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大喊:“我特么信你的鬼!jojo到底是什么啊!”

    “蕉兄,现在不是摔跤的时候。”

    孟时吊了一天的瓦,当时没有感觉,现在两只手酸的要命,被萧觉从背上这么一搞,东西都要拿不住了。

    “特么的蕉兄又是什么鬼啊!”

    “那位大人代表着自由。”

    萧觉得到回答之后更懵了。

    那位大人又是什么鬼?

    你丫和我混的不是同一个哔站吗?

    为什么你玩的梗,我都不知道!

    他感觉自己永远跟不上孟时的节奏,于是又开始念叨了起来:

    “我真傻,真的,我当初就不应该和你报同一个高中,如果不是同一个高中,我们就不会是一个寝室,如果不是一个寝室……”

    “佟掌柜,别念了。”

    当孟时又给了一个新外号之后,萧觉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想拉着孟时一起跳进眼前的井里,这货可太招人恨了。

    “穿过竹林,然后从废弃的老房子前面过,左转看到两颗樟树,过去有一个独户矮房子,就是刘夏的家了。”

    这是陈竹峰走之前的刘夏的地址。

    当孟时绕过两颗樟树之后,陈竹峰的独户矮房子,出现在孟时的视线里。

    这也太破了点。

    一道篱笆墙,隔出来一个院子,地面连水泥都没铺,是夯实的泥土地。院里是两间连在一起,单层的砖结构老房子,孟时感觉自己跳起来都能摸到瓦沿。

    房子外墙本来刷了一层石灰,现在已经泛黄了。

    当孟时推开院里的篱笆门的时候,白天见过的狗子阿花冲了出来,对着他吠。

    它的叫声惊动了已经被赶回窝里的鸡,然后一阵扑腾翅膀的声音和鸡叫声传了出来。

    院子里顿时好不热闹。

    房子的门开着,刘夏的奶奶孟桂花的声音传了出来:“阿花去,哗哦~”

    前一句是叫狗子的,后一句是安抚鸡的。

    没有看到刘夏,估计是吃完饭跑出去玩了。

    狗子听到她的声音,跑了回去,鸡也安静了下来。

    孟时走进院里,刘夏的奶奶用藏青色的围裙擦着手从门里走了出来。

    “哦,你是…”她白天见过孟时,但不知道名字。

    孟时适时地介绍了自己:“我是良施的孙子,得时,您叫我嗯时就好。”

    他怕自己报老爹孟愈远的名字,老人想不起来,于是就报了阿爷的名字。

    没想到的是,她听到孟时的名字之后,道:“是愈远的儿子啊,你前几年还来,近年不来了,一晃眼这么大了,认不出哦。”

    老人家的记忆里,装着整个村子的点点滴滴。

    “是刘夏惹祸了吗?”她有些不安的问道。

    刘夏是个顽皮的孩子,她已经有点管不住了,前几天还偷挖了别人的红薯。

    孟时急忙摇头,“刘夏今天一直在我那里帮忙,这两天还有事情让他做,所以我给您送点东西过来,萧觉!”

    他身后,在纠结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帮忙提东西的萧觉,反应过来,把食用油和八宝粥提进了屋。

    一番推辞,孟时最终还是靠着口才把东西留下了。

    不过走的时候,刘夏的奶奶硬是给了他一篮子,差不多两斤的土鸡蛋。

    孟时没有推让,自己最近刚刚病好,土鸡蛋正好补身子。

    这让老人家很高兴。

    回去的路上,经过老宅的时候,孟时指了指盖着白色塑料薄膜的厢房,道:“要不你晚上在这里睡吧。”

    今天来的时候,萧觉下午要回去。

    但知道陆佳佳明天就到之后,这货对于回家的事情只字不提。

    孟时感觉他有点“爱鲲”内味了。

    萧觉看看黑漆漆顶上盖着黑布,屋里铺着白膜的老宅,一阵风吹过竹林哗哗的响,人哆嗦了一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要和你睡!”

    “爬。”

    第二天孟时六点就醒了,这生物钟是没救了。

    起床从打地铺的萧觉身上踩过去,这货没醒,也没救了。

    打开电脑继续回忆《天空之城》,这才是能富养鱼的音乐。

    七点半,手机响了。

    “我还有一个时就到河州了。”

    是陆佳佳的打过来的。

    “你在车站等我吧,我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孟时给了还不起的萧觉一脚:“女主要来了,还不起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