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原创〕〔继承千万亿〕〔总裁的贴身邪医〕〔纠情缠爱:豪门失〕〔神级狂兵〕〔燃情时速〕〔赘婿也疯狂〕〔娱乐圈最后一个女〕〔七零律政俏佳人〕〔猛兽直播间〕〔我就是卖猪肉的〕〔宠化全球〕〔最强枭皇〕〔玄域帝尊〕〔煞天孤〕〔楚流殇〕〔我在创造炼金术〕〔都天传〕〔修真大工业时代〕〔黑夜之永世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38、陆佳
    盛了一大碗粥,拌了一碟的咸菜下去,唏哩呼噜的喝完,又剪了一会昨天的视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开着年哥的五菱,去了青水。

    孟时终究还是做了个人,没让陆佳佳自己坐公交来。

    萧觉没跟着,他留下来拿着相机拍陈竹峰锯瓦梁。

    要先屋顶平台搭起来,然后才能做其他的事情。

    大姑父年纪大了,二姑夫因为意外走的早。

    三姑父和姑父昨天接到电话,早上就都来了。

    为了这个老宅,家里的壮劳力都聚到了一起。

    连造排污一天有三百块工资的年哥也请假停工了。

    他知道孟时这次出了大头,但他要结婚了经济压力大,虽然对方没有要什么婚房车子,但彩礼金首饰也是一大笔开支。

    所以他只能尽力把孟时想要的屋顶平台弄的尽善尽美,哪怕这只是孟时出钱的一个借口,哪怕孟时不可能真的一直在这里住。

    昨晚俩兄弟给老屋铺防水布的时候,在屋顶聊了许多,大部分时间年哥在,孟时在听。

    临近午夜,在孟时的带领下,俩人对着竹林嚎的村里鸡飞狗跳。

    在屋顶对着月亮学狼嚎,孟时没有一点一把年纪中二病发作的羞愧,反而没心没肺,乐在其中。

    而爱面子的年哥,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天亮他得出了两个结论。

    一,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丢脸的事情。

    二,尽量别听孟时的话。

    陆佳佳从她这辈子见过最的车站里出来。

    浑浊的空气,有序的楼房,吵闹的汽车喇叭,这就是一个缩了城市投影。

    青水镇和她来时想象中的清新秀美的南方镇完全不一样。

    甚至她一抬头就看到了车站对面,财富广场开封菜的大幅广告架子。

    广告上印着韩鹭张嘴咬向“吮指原味鸡”的画面。

    陆佳佳挺喜欢韩鹭的作品,因为通过他的作品,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开封菜最新的打折优惠。

    她喜欢炸鸡汉堡可乐,不喜欢酱骨头、炸酱面,特别是豆汁。

    不过花了接近十个时,跨越1500多公里的距离,第一时间看到的是韩鹭这张脸,她的心情并不美丽,甚至有些烦躁。

    “我真的是疯了。”

    她礼貌的拒绝了几辆揽客的三轮车,拿出手机,准备给孟时打电话。

    然后看到了广告牌下面停着一辆面包车,还有那个让她改变行程的人。

    来都来了拍点素材吧。

    她心里想着。

    于是退出了手机的拨号界面,点开了摄影功能。

    那辆面包车的车身灰蒙蒙的,在广告牌鲜艳的色彩对比下,像一片暗淡的影子。

    连车窗都是灰的,只有车后门的位置似乎有人拿手划了一下。

    于是那里便像开天辟地一样,在一片灰色中,出现了一道银——其实那只是车子本来的颜色。

    孟时就蹲在那一道银色下面。

    圆寸有些长了,支棱着,灰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还有他视频介绍过的,那一双穿了好些年还不舍得扔的“鳄鱼”夹脚拖鞋。

    他手里夹着一根烟,似乎点起来就没抽,烧过去老长,留了一大截的烟灰在上面,低着头,手掌在地上左一下右一下的比划着,嘴角还挂着微笑,看起来……

    陆佳佳拍了好一会,最后得出了结论:“看起来像个傻子。”

    孟时在地上发现一只蚂蚁,红色的,头很大,嘴就像一个钳子一样。

    他恶趣味的伸手在蚂蚁经过的地方堵截。

    于是这只蚂蚁发现自己无论往哪里跑,都会撞到墙,顿时慌乱的像一只没了头的苍蝇。

    孟时和它玩了好久,直到夹着烟的手指传来微微的灼烧感,这才让它走。

    男人的快乐有时候就真的像个傻子一样,让人看不懂。

    丢掉已经烧到尽头的烟,起身才发现陆佳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身边。

    她穿着一双黑面白底的帆布鞋,灰色的亚麻质地长裤,黑色的t恤。

    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丸子,略带自然卷的发质有些毛躁,所以丸子看起来像一颗毛线球。

    额头上有两颗微红的青春痘。

    眉毛的浓淡足以让大部分女生羡慕,挺直的鼻子下面,人中比一般人要深一点,导致她看起来有点兔唇。

    兔唇在孟时看起来是可爱的,冲淡了她稍显英气的眼眉,让她的五官都活泼了起来。

    这个刚刚高中毕业的京城妮子,还没有学会怎么打扮自己,自然的像田边开着的野花。

    陆佳佳看到孟时,虽然想要装的淡定,表现的和平时一样从容。

    但第一次一个人出这么远的门,还是来找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淡定。

    她之前反复在心里重复的,想好的开场白,一句都不出口了。

    “我为什么要来?”

    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好在还有手里正在摄像的手机给了她支撑。

    她告诉自己这次是过来找素材的,随便拍的什么证明自己来过就走吧。

    按照之前的“南行记”计划,先去上都,再去看江南的镇。

    孟时自然能看出她的窘迫。

    但他偏不开口打破沉默,就是盯着她额头的痘痘看,直到她因为气恼脸慢慢的涨红,才笑道:“陆佳?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孟时喜欢给看的顺眼的人,取一个独立的称呼。

    就像鱼,桥,还有顾汐。

    顾汐本名并没有字。

    她叫顾汐。

    孟时一开始叫她顾汐,她还挺高兴,感觉亲切又可爱。

    不过孟时离开四九城之前嘲讽她平胸,估计她以后再也不会认为“”这个字可爱了。

    而陆佳佳,本来这种线下的面基,应该直接叫哔站的id,但她那个怪名字“我是女主啊”不合适。

    而陆佳佳不顺嘴,佳佳又太亲密。

    陆佳感觉还行,适合她男孩子气的气质。

    “陆佳?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陆佳,陆佳。

    不知道为什么,陆佳佳一路过来憋了一股子的气,莫名就消了。

    她学着爷爷平时的腔调,道:“告儿你别瞎叫哦,我还搁你黑名单里躺着呢,我我这儿也没做错什么吧,你把我往黑名单了一放,你这人不局气。”

    孟时这边听着。

    把她的行李箱放在后面,等她在副驾驶坐好。

    孟时学着她的样子,笑道:“哟,不愧是陆益善的孙女,有内味了,嘿。”

    陆佳佳听到她爷爷的名字,差点没吓的跳起来,“你……”

    她知道孟时和爷爷认识,但可还没报出来就被破了,这叫什么事儿!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你这次过来是老头让你过来的吧,上辈子他几次三番硬是要把你塞给我做媳妇,我是实在看不上你,所以一推再推,他都急眼了!”

    孟时把车发动,给她绘声绘色的比划老头喝醉之后的场面。

    他知道这话但凡是个人都不会信,索性拿出来逗她玩。

    果然,陆佳佳听他这么一,顿时急眼了,“你可拉倒吧!我爷爷你是个招了瘟的臭无赖,让我离你远一点!还硬塞给你做媳妇,你看不上?但凡吃两粒头孢都不至于这样!”

    这货果然和老头的一样,一张嘴瞎贫,不像个好人!

    孟时看着陆佳活泛了起来,像个正常人了,这才点火往回开。

    “我还以为南方的镇子都和那些纪录片里的一样呢。”

    陆佳佳在副驾驶抱怨着青水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孟时把车拐进田间的路,同时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老头,拿这姑娘换两瓶菊花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