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40、流夏(八)
    “下午有一班车去上都。”

    但凡前面一堆铺垫,最终都逃不了一个但是。

    孟时试图直接把这个但是扼杀了,然后把陆佳给送走。

    奈何陆佳不吃他这一套。

    “为什么你能这么自然的赶一个十八岁的美少女走?”

    她一手扶着自己的脸颊,矫揉做作的对孟时翻了个白眼…抛了个媚眼?

    帆布鞋,灰色的亚麻质地长裤,黑色的t恤,粗眉毛高鼻梁,披头散发,额头上还有两颗痘。

    她现在的形象把鞋脱了抠脚,都比抛媚眼合适。

    这动作属实是故意恶心人。

    孟时看着她,一脸嫌弃。

    陆佳媚眼抛完,再看孟时的表情,自己都乐了。

    手机锁屏状态下,她快速的用手势拍照功能,抓拍了一张孟时嫌弃脸的大特写。

    然后打开p图软件,在这张特写上面开始添加文字。

    很快,她把p好的图在孟时边上晃了晃——

    照片里孟时瘪着嘴斜眼看着镜头,满满的嫌弃,下面是陆佳加的一行字“老子好爱你”。

    这表情包不错,虽然嫌弃脸看起来不招人待见,但配上这行字有一种莫名的幽默感.

    当然最关键的辈分涨了一辈。

    孟时重新做了一下刚刚的表情,斜眼看着陆佳,“老子好爱你。”

    陆佳乐呵呵的回应:“老子也爱你。”

    于是两人完成了一波“友爱”的互动。

    这年头“爱你”都变成脏话了,男女之间张口就来,找谁理去。

    “你快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我要把这图放动态,圈你。”

    孟时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她,道:“自己弄。”

    看着她把照片发出去,同时@孟时。

    孟时懂她的操作和用意了。

    她确实不是一个人来的,前面来河州的行程在哔站上发了动态。

    现在再把这张照片放上去,这该有多少人知道她来孟时这里了。

    孟时本来想着给老头打个电话,现在看她的操作,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家里人放心让她一个出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陆佳聪明着呢。

    ——————

    十分钟慢悠悠的车程。

    穿过并不开阔的田野,便到了夭山村。

    当孟时把车停到年哥门前的时候,陆佳佳正聚精会神的操作着手机。

    孟时把车熄火,拉上手刹。

    她这才抬起头,问道:“到了?”

    “嗯。”孟时应了一句,然后拉开车的后门,提着她的行李箱放到了年哥家里。

    “孟时回来了!”

    他刚迈进门,就听到鱼的一声大喊。

    鱼因为了那“三个字”被揍了一顿,又含泪录了快一个时的《献给破损的尾曲》,现在正闹脾气不叫舅舅。

    孟时很头疼,这个年纪的丫头心思太难猜了,还交了一个不良的女流氓网友,真让人心烦。

    洁子姐是吧,让我找到你,指定没你好果子吃。

    孟时心里嘀咕着,但人家不通过好友申请,让他无从下手。

    “孟四肥来啦~”

    这是桥在重复姐姐的话,她目前学的三种话里,青水话的是最差的。

    丫头可喜欢孟时,看他回来,颠颠的张开手跑出来。

    孟时伸手一把抄起来,把她抱在怀里,然后看到屋里坐了一堆的人。

    阿嫲,三姑,姑,琳姐,还有刚刚咋咋呼呼的鱼,每个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确切的是看向他身后的陆佳佳。

    陆佳佳手里拿着单反,跟着孟时身后,低头看着取景里孟时和桥的互动,丝毫没有察觉的异样。

    孟时侧了一下身。

    因为房子后面盖了一层间的厨房,房子外面还挂了一层遮阴的帘子,所以屋子里的采光不是很好,加上她们都背着光。

    在孟时侧身的瞬间,屋里祖孙四代女人的目光出现在她的取景器里,那画面跟恐怖片一样。

    陆佳佳被吓了一跳,她不明所以的抬头,用疑惑的目光看孟时,什么情况?!

    孟时玩味的看着她,然后拍了拍桥,笑道:“叫舅妈。”

    “舅妈。”桥很听话的喊了一声。

    丫头现在最标准的就是普通话了,这两个字的那叫一个字正腔圆,干巴利落脆。

    随着桥的这声舅妈,屋里除了孟时和他怀里的桥,其他人都短暂的懵了一下。

    陆佳包里带了口红式的防狼喷雾,学过配套的防狼撩阴脚,之前在车上发过动态和粉丝通报了行程。

    她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突出的就是稳健。

    防狼喷雾加撩阴脚,甚至连眼前亏都吃不了。

    但桥这一声舅妈,她蒙圈了。

    有个可爱的姑娘叫舅妈,这是占便宜了还是吃亏?

    而在孟时去青水接陆佳这段时间里,集合起来的三姑姑,刚刚只听孟琳语气暧昧的,孟时会有一个“女同事”过来玩几天,于是她们就在这里等着看“女同事”。

    可谁曾想那边舅妈都叫上了。

    坐在阿嫲身边的姑,噌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

    三姑拉了她一下,让她不要把人吓到了,又拉着琳姐询问了起来。

    三个人把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些什么。

    阿嫲耳朵不好,她只看到屋里突然躁动了起来。

    她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看看孙子,再看看激动的两个女儿,还有孙女,试图从她们脸上看出什么,或者有人能告诉她一下,发生了什么。

    跟孙子得时后面的女娃又是谁?

    但这会儿没人理她。

    桥在孟时的怀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屋里乱糟糟的长辈,感觉好玩极了。

    然后眼睛一转,又对着陆佳喊了一声,“舅妈~”

    带着撒娇的尾音,可甜了。

    桥又一声舅妈,真的把陆佳的心态喊崩了。

    一个姑娘张嘴就叫她舅妈,特别是还有一屋子一看就是孟时长辈的人盯着她,叽叽喳喳的着她完全听不懂的方言。

    陆佳一个十八岁还没上大学的姑娘,虽然心智很成熟,家里的教育也出色,但哪里见识过这个啊。

    顿时一张脸憋的通红。

    孟时感觉下马威给的差不多了,再让这种气氛持续下去,陆佳估计要跑路了。

    于是,他敲了敲桥的脑瓜,板着脸道:“舅舅的是久马不是舅妈,桥错了哦。”

    舅妈?久马?

    桥一脸纠结的看着孟时,大眼睛眨啊眨。

    久…舅…久…jo…jo

    她试图自己理清楚这两个词的区别和发音。

    然后发现自己的脑瓜有点转不过弯来了,舌头也要打结了。

    “jojo~太难了辽!”

    丫头撒了个娇,把头埋在孟时怀里,装起了鸵鸟。

    陆佳对孟时甩锅女孩的行为很不齿。

    随后果断的跟上了孟时的节奏,她轻轻的拉了拉桥的马尾,等桥把脑袋探出来,挤了一个笑脸:

    “你是叫乔吗?我叫…久马,你可以叫我久马姐姐。”

    然后她又按照在场人的年纪,一个个的打招呼:“奶奶好,阿姨好,姐姐好,我叫陆佳佳,网名…久马。”

    孟时看着她纠结的出了网名久马,没忍住笑出了声。

    “嗯嗯咳。”

    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孟时咽了一下口水,把之前想好的解释了出来:

    “我在四九城的时候和她的爷爷认识,这次她高中毕业出来旅行,知道咱们家在翻新老宅,城里娃没见过世面,就想着来看看,拍拍视频。”

    他这话主要是对琳姐的。

    潜台词是——这就一高中刚毕业的丫头片子,你听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只是开玩笑,就别脑补和传谣了。

    孟时把桥放下,然后走进去,蹲在奶奶身边,拉着她的手,大声的:“阿嫲!我带她去老房子看一看!”

    “去吧,去吧。”

    阿嫲拍了拍孟时的手,然后又瞪两个女儿。

    老太太心里想的是:嗯时带人看一眼老房子,咋咋呼呼,老房子见不得人嘛!

    三姑和姑被阿嫲瞪的莫名其妙。

    老太太心脏不好,顺着吧。

    老太太还最稀罕这个从父母离异,几年没见过的孙子,怎么办,也顺着吧。

    孟时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大家庭里的地位现在举足轻重。

    他完抓了一把大伯挖回来的早花生,放进了口袋,又对陆佳招了招手,“你不是要拍素材吗?走吧。”

    陆佳如逢大赦,对屋里的一众长辈点了点头,飞也似的跟着孟时从后门溜了。

    等一出门,没等陆佳发飙,孟时就先笑道:“叫我久马姐姐,哈哈哈,这个名字可比我是女主强多了,建议马上改名。”

    “我改尼玛!”陆佳被气的口吐芬芳,教养都扔了。

    孟时沉吟了一下,“尼玛是不是不太礼貌?你一个女孩子不合适吧?”

    “我…”陆佳被气的不想话了。

    “好了好了,不玩了,知道话不能乱了吧。”

    陆佳知道孟时指的是什么,但有点不服,“谁让你自己开着免提。”

    孟时脚下一顿,然后从柿子树那里拐了一下,带着陆佳沿着竹林边的一条水沟往上面走。

    “打电话过来的是秦轻雪,她找我谈的是关于买歌的事情,我想嘚瑟一下是不是很正常,然后她一开口,刚刚有个女孩来店里找你,她自己怀了你的孩子,我姐夫当时差点没从屋顶上滚下来。”

    陆佳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抓了抓自己的丸子头,良好的家教让她感觉自己有点玩过头。

    这话传出去,无论是对孟时还是对她自己都不好,于是她选择了道歉:“对不起,我当时话没过脑子。”

    然后她有想起爷爷过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最苍白的,想了一下,又道:“这次我在这里拍的视频都在你账号发吧。”

    但道完歉,她想到了孟时的“让她生”。

    不对!这货明明玩的比谁都开心!

    孟时在一颗板栗树下停了下来,看着陆佳,道:“你巴不得我死?”

    “嗯?”陆佳有点不理解孟时的话。

    她感觉孟时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怒道:“我是让你涨粉!”

    孟时抬头,看到一只松鼠从旁边的樟树上面跳到了板栗树上,摇晃着毛茸茸的尾巴,蹲在树梢,往下看。

    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花生丢了上去。

    这个时候的花生还差着半个月,才是最好的收获时间,所以不饱满。

    这种花生在四九城的老话里叫做“干瘪”也叫“半空”。

    对比成熟的花生香酥的口感,半空别有一番风味——它是嫩甜的。

    这样甜嫩的花生也意味着它比成熟的花生轻,所以花生飞到一半,开始往下落。

    “咚”,下落的花生掉在了,抬头看松鼠的陆佳的额头上。

    欣赏到人类疑惑行为的松鼠,歪了一下头,甩了一下柔软的尾巴,一扭身灵活的跳进了竹林里。

    陆佳幽幽的看着孟时。

    孟时若无其事的从口袋里又摸出来几颗花生,塞到了她手里。

    同时他也突然失去了和陆佳解释,“为什么在自己账号发她视频是找死”的兴趣。

    爱发就发吧,不就是多“杀”点人的事情,发一个视频之后,陆佳佳也就知道后果了。

    摆了摆手,顺水推舟的道:“行吧,那我谢谢你的好意。”

    “看到那片田了没有?”孟时手在竹林后面的一片田圈了一下。

    陆佳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这才发现竹林后面是一大片的田野。

    而孟时手指的位置,是一片稻田,金黄的颜色,在一片绿油油的花生地里很显眼。

    孟时用塘主那种,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片鱼塘被你承包了的语气,道:“那片地送给你了。”

    这块地是七分,阿爷留下来的,下个月收割之后,这块地会重新分配主人。

    不过孟时打算把它租下来。

    “嗯?送给我?”陆佳这次没跟上孟时的思路。

    “作为你要给我引流的感谢,我把那块地送给你,包括上面的稻子也一并都给你了,这样你的粉丝看到我送你礼物,不定真的就关注我了。”

    孟时的很诚恳。

    但陆佳佳感觉他一定没安好心,“不用,不用,这太贵重了。”

    “一年三百多块钱,贵重吗?”

    “一年三百多?”陆佳有点不敢相信。

    之前二伯算给孟时的田租是一亩地四百斤稻谷,现在杂交水稻的收购价格是一斤1.4元,租一年真的不需要多少钱。

    “你看,我送你一块地,但其实价值只有几百块,你还可以体验收割稻谷,这一系列题材是不是很爆炸?”

    “好像是哦,但是……”陆佳有点心动了,但还是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这样,你如果过意不去,就再帮我一个忙,我有一个朋友,要当up主,但是又犹犹豫豫的,他是你的粉丝,你帮我劝劝他。”

    “他要拍什么视频?”

    “就一个简单的舞蹈,你给他伴舞。”

    “我先看看是什么舞蹈。”陆佳有些意动。

    “行!”孟时没有意见。

    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哪里是陆佳佳能猜的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