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主的钱都给我花〕〔神龙斗皇〕〔狂战武尊〕〔钥之旅〕〔绝武通天〕〔近身狂婿〕〔最强神医〕〔近卫高手〕〔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大家都赞我旺夫〕〔农门恶女是团宠〕〔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傻子欧巴是天才〕〔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重生之好命〕〔99次翻译:吻安,〕〔秦爷撒糖甜蜜蜜〕〔农女的悠闲生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42、星星萤火
    凌晨一点多。

    忙活一下午加一晚上,终于把“新宝岛”的伴奏弄了出来。

    虽然不能是百分百,但总体上差别不大。

    做伴奏的期间,猛男版的舞蹈动作也回忆的七七八八了,毕竟不复杂,还有口诀——自取其乳,左右勾拳、上下求索、茄子甩狙……

    而其中最重要的是c位的萧觉能不能跳出自由奔放的气质,不过这一点有红头巾的加持,应该问题不大。

    但歌词怎么整?让孟时有些挠头了。他既不会日语,也没有记住中文歌词,空耳也只记住了——“恐龙妈妈提笔忘字”。

    把耳机取了下来,走到了窗前。拉开玻璃窗,外面还有一层同样可以拖动的纱窗。

    点了根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气透过纱窗化成一大团雾,随后消失在夜色里。

    纱窗上停了几只被灯光吸引过来的飞蛾、甲虫。它们没有被孟时打扰,静静的一动不动。

    蛾子和甲虫都是灰褐色,没有半点花纹。这些夜里出来的昆虫和深海鱼一样——似乎随便长一长就好了。

    夜风吹过,蛾子的翅膀微微的抖动。

    孟时隔着纱窗用手指弹了弹,其中一只飞蛾像枯叶一样落下,半途扇动了两下翅膀,转了个圈又贴在了纱窗上。

    耳边传来不知名的虫鸣叫和竹林在夜风中摇动的沙沙声。

    今天是农历十八号,月亮后半夜才升起来,正从十五的满月开始慢慢转缺。

    不远处的水沟映照着破碎的月亮倒影,闪动着银光,像一条缩了无数倍的星河。

    恍惚间孟时好像看到点点淡黄色荧光在稻田里飞舞。

    他楞了一下,把烟从嘴上拿下来,拉开了纱窗。

    看的更清楚了,那四五点的荧光依旧在那里飞舞。

    萤火虫!

    孟时急忙拿起桌上的相机,贪婪的拍着。

    “嗯~”

    睡在地板上的萧觉,似乎被孟时拿相机的声响惊动,转了个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哼。

    孟时回头,踹了他一脚,这货没醒,不过又哼哼了一声。

    好像有点意思。

    他把相机放下,拿出了收音的麦,开始用脚扒拉萧觉。

    萧觉睡梦中像赶蚊子一样,轻哼着。

    歌词成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熬到了四点半,一首用萧觉嗯嗯声,调音成的鬼畜版新宝岛算是完成了。

    听了一遍,感觉比原版还带感,毕竟日语会的人不多,但哼哼是个人都会。

    把版权提交审核之后,孟时往窗外看了一眼,夏天昼长夜短,天已经蒙蒙亮了。

    楼下有动静传来,应该是大伯要出门收拾地。他今年上半年种的是四季豆,现在已经都买完了,接下来要把地里的那些架子收回来,把地腾出来给晚稻布种。

    看了眼时间,孟时索性也不睡了,直接跑下楼。

    大伯刚刚起,身上披了一件灰色的衬衫,他站在楼梯口,看到孟时下来,问道:“嗯时,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孟时打了一个哈气,没自己一晚上没睡,“大伯,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你阿爷那块地吗?”大伯坐在楼梯口,拿着解放鞋往脚上套,断断续续的着:

    “那块地具体分给谁,要看抽签,不过你想租啊,无论分给谁,你二伯都能让他租出来,这个不用担心。”

    现在的土地都是国有的,划分到村里的生产队管理,有村里户口的男性,结婚之后都能分到地,这些地给你一直种到死或者户口迁走,等有地空出来了,会由生产队回收再分配。

    “地的事情不急。”孟时在大伯旁边坐下,递了根烟,又帮他点上。

    大伯穿好鞋,没有起身,以为孟时改主意了,抽了口烟,“就是,你要那块地干嘛,要是真念着你阿爷,那老宅给就行,这次钱都是你出的,我和你二伯心里清楚。”

    虽然孟时给钱的理由在外人看来的过去,毕竟是他要在屋顶搭个平台,但那老宅子具体是什么情况,大伯心里清楚。

    如果没孟时站出来牵头,修缮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直到房子倒了。

    孟时挠了挠头,“老宅的事情以后再商量。”

    他倒是有想过,给大伯二伯一家给几万块钱,然后把老宅接手下来,这样双方都满意,但这事终究没这么简单。

    “我今天要和你商量的是这事,你看看。”

    孟时拿出手机,找到陆佳的哔站账号。她好像又更新了一个动态,挺长的一个文字。

    不过他没仔细去看,直接往下面滑。找了一个她钻胡同探老店的视频播放。

    孟时指着手机道,“昨天来的就是这女孩,来拍视频的,她一城里姑娘想体验下地干活,我想让你带带她。”

    “可以倒是可以,就是现在也没什么活能让她干啊,水稻还不能收,花生也还没到时候。这女娃是想干点农活,跟我去拔四季豆架子不合适,那是体力活。”

    这情况,孟时考虑过,“阿爷那块稻田,能施肥吧?”

    “能倒是能,不过下个月就割了,施肥用处不大,没必要浪费那钱,再少也要十来块钱,而且现在的稻田多脏啊。”大伯劝到,“要不让你大婶带着去竹林挖点笋?”

    城里的娃娃想到地里玩,这正常,连鱼这个县里的每次来都要自己去菜地割点包菜玩。

    但到稻田里踩泥巴,也太辛咱太累了。

    “没事,这姑娘就是来体验生活的,累点没事,而且她一天给二百块钱,不带她体验点特别的,这钱花的不值。”

    “给二百?没听过,花钱找罪受的。”

    “城里人就这样,这二百块钱,咱一人一百,我帮她拍,你就带她瞎胡闹都行。”

    孟时连哄带骗,给了一个大伯能接受的法。

    反正地里没有一定要干的活,让他一天赚一百块钱,几天下来正好够晚稻的成本。

    如果不这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自己的想法动机。

    这段时间,孟时没事也会刷一刷哔站的视频,渐渐的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哔站,某手化的也太严重了。

    热门的视频刷下来十个视频六个吃播,两个宅舞,一个转载,一个漫评。

    生活区的热门都是在屋子里咔咔造螃蟹,什么贵吃什么,什么奇葩干什么。

    就像那天他和萧觉的一样,如果这些up吃的激情一点,再把三连的台词换成老铁给个双击,他娘的整个就是某手。

    然后除了生活区播放量最高的是舞蹈区,而且火的还不是那些认真跳宅舞的,而是那些露大腿卖肉的。

    实话孟时看到这些热门,有点难受,他印象里的弹幕网,是鬼畜,哲学,宅舞,生活区也应该是走出去,记录生活,而不是老铁我给大伙吃个蟹。

    而且他实在是受够了,“你币有了”,“你币没了”,“我币没了”“下次一定”“手里的xx不香了”这种和视频无关连烂梗都算不上的憨批弹幕。

    所以孟时想扶着萧觉做一些鬼畜,再让陆佳佳这个让他看着比较顺眼的姑娘,在生活区做一点不一样的内容。

    虽然就凭他一己之力,闹不出什么动静。

    但至少做了之后,就像昨晚看到的那几点萤火,能让自己心里舒服些。

    ———————

    鬼畜≠低俗

    哲学≠同性

    还有,不要对号入座,我不会在书里写和某某起冲突这种情节,孟时就是带人自己玩自己的。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