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莲登录器〕〔三界妖灵〕〔我有一座恐怖屋〕〔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无敌从小白脸开始〕〔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第一妖主〕〔众神塔〕〔老婆大人有点拽〕〔攻略邻居计划〕〔我混烘焙圈的〕〔超英的小团子[综英〕〔从美食视频开始的〕〔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回到东汉〕〔世界末的镇魂歌〕〔虎婿杨潇〕〔惹谁都别惹医圣大〕〔我在万界收破烂〕〔美女总裁的超级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49、二叔
    孟时把播放的视频关了,点开她的首页。

    最新的动态是转发《这是个世界会好吗?》

    下面一条。

    南行记预告,看封面就知道是孟时前天给她拍的那一段奔跑。

    然后是那一张“老子好爱你”表情包。

    接着往下翻,是孟时证明视频里是本人之后,她的道歉。

    再往下,是让粉丝在事情清楚之前,不要再攻击孟时,还有当初她发现孟时在爷爷店门口抽烟,转发的动态。

    孟时手指按住屏幕,举着在她面前上下的滑了滑,接着点开最新那条动态的评论区。

    上面置顶了一条陆佳自己的评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一些有趣的地方,遇见一些有趣的人。

    她的粉丝中有一部分和孟时是有摩擦的。

    这些人,不想看到孟时这么频繁的出现在她的动态里了。

    这条置顶评论是她给这部分人的回应。

    陆佳处理这种事情的风格和孟时有点像。

    他们都不会被粉丝支配,不会被三连左右,只是在干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同的是,孟时是精神自由,他需要赚钱,但不会因为钱去改变自己迎合大众。

    而陆佳是物质自由,人的嫁妆是四合院,父母精英阶层,真的不在乎拍视频赚的这点钱。

    陆佳看着孟时上下拉着她的主页,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几乎全部和孟时有关。

    “果然是我太优秀,这圆润的平头,英俊的脸庞,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那么鲜明,那么出众…唔…”

    陆佳把草帽按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孟时的不要脸,有些僵硬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孟时翻个身坐起来,把手机还给她,“票订好了吧,飞机还是火车,我送你。”

    今天是陆佳来的第三天了。

    她南行记的日程表里,写了在河州待三天然后去上都,毕竟一个暑假的时间不长,她计划里要去的地方不少。

    陆佳脚上的泥巴被阳光晒了一会,干掉了,紧巴巴贴着皮肤,有些痒,于是她便伸手去抠,“你刚刚转什么视频,是猛男……新世界,发了吗?”

    陆佳对这个名字很有怨念,明明她在里面,为什么要叫猛男!

    视频是昨晚拍的,今天发自然是不可能,剪都还没剪呢。

    而且萧觉那个账号刚刚创建,还不能加入激励计划。

    没有参加激励计划的视频是没有收益的。

    孟时本想让陆佳转发了一下,他昨晚给萧觉单独拍的一个几十秒的视频。

    好让“比利van蕉”这个账号能快点达到要求,加入激励计划。

    不过现在他改主意了,羊毛也不能在一只羊的身上薅啊。

    “那个视频还没剪呢,等发的时候会通知你的,你把脚洗一洗,我要去老宅那边帮忙了。”

    老宅修缮剩下的活不多,昨天两个姑父喝的有点多,于是今天就不让他们来了。

    孟时扛着三脚架背着打农药的喷雾器走在前面。

    陆佳洗完脚,手里提着自己的帆布鞋,脚上穿着孟时的“祖传拖鞋”,跟在他身后。

    这才九点,陈竹峰、年哥,大伯三个人,已经把老宅后面部分的瓦盖的差不多了。

    绕过两颗柿子树,孟时赤着脚走在竹林下面的青石板路上,抬头从侧面看没看出什么异样。

    又紧走了两步,这才看到那一片被锯掉的瓦梁,空出来的地方用实木依托放杂物的隔间,打造了一个凹进去的露台。

    露台和陈竹峰之前的一样,空间不大,但足够放一张一米二的榻榻米,加一张椅子和茶几。

    陆佳看着重新覆盖青瓦的古朴宅子,还有和竹林异常和谐的露台,感慨了一声,“真好。”

    “是啊,真好。”孟时并不觉得老宅,比老头的四合院差在哪里,真心的。

    “怎么样!”陈竹峰在屋顶上,一脸骄傲。

    “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姐夫牛批!”孟时竖着拇指大喊。

    年哥看他恨不得全村都听到的音量,黑着脸,把头扭过去。

    昨晚跳那个什么舞,可太丢人了,他发誓以后坚决要离孟时这个人来疯远一点。

    陈竹峰高兴了,“晚上抓鲫鱼板吃。”

    “我也要吃。”陆佳举着帆布鞋。

    孟时把她手里的鞋拿过来,扔到她脚下,“你下午就走了,吃个屁,脚干了就快把拖鞋还给我!”

    “谁稀罕!”

    陆佳两脚踢踏了一下,把孟时的拖鞋甩出去老远。

    “汪~”一声狗叫传来,一只奶牛色,有点像西施串串,个头的狗子,从屋里跑了出来。

    这狗子孟时认识,刘夏养的那一只丑萌地包天,“阿花,把我鞋叼过来。”

    “阿花,不许叼。”

    刘夏这两天一直在这边,卸瓦的时候,把瓦片叠好,现在上瓦又把瓦片搬到框子里,然后由大伯吊上去。

    陈竹峰,那一句“来帮忙,就让你爸接你去城里”,对他太有诱惑力了。

    “叼。”

    “不许叼!”

    狗子听这两人叼、不许叼的喊着,看了孟时一眼,抬脚对着拖鞋撒了泡尿。

    “我……”孟时傻眼了。

    “哈哈哈。”陆佳开心了。

    孟时看着自己的“祖传拖鞋”,大喊:“姐夫,晚上吃狗肉吧!”

    刘夏把手里的瓦片一丢,“阿花快跑!”

    “你给我站住!”

    清净了许久的老宅,这一刻闹哄哄的。

    孟时拿着个绑了绳子的桶,在老宅后面的水井里打水。

    老宅也接了自来水,所以这个井已经不用来喝水了,从井口往下看,里面漂浮着一层的竹叶,似乎还有鱼。

    孟时拿个瓢,从水桶里舀水,冲洗着拖鞋。

    没办法,不舍得丢,只能洗了。

    陆佳蹲在他旁边,看着他一直乐。

    果然鲁迅先生的对,人的快乐如果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么这种快乐一定来的不真实且站不住脚。

    她笑,孟时就瞪她,“不留你吃饭,快走快走。”

    “我田里的稻子还没收呢!”

    “那还大半个月,你逛一圈回来,正好给南行记收尾。”

    陆佳其实已经买好了机票,但孟时一直赶她,让她很不爽,于是就和他硬杠,“我…”

    刚开口,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二叔?”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