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之将门嫡妃〕〔猛爹〕〔我不想酿酒〕〔从西伯利亚开始当〕〔叶无忌汪晴雨〕〔穿越大秦当暴君〕〔凌刀问道〕〔李夜风〕〔重生甜蜜人生〕〔顶级神豪〕〔掌家小萌媳〕〔巨擘巅峰〕〔福妻高照〕〔皂吏世家〕〔我家皇后又作妖〕〔上门神医(唐昊东〕〔东山再起〕〔灵气世界之登仙路〕〔魔音至尊〕〔仙武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52、送他去祸祸外国人
    陆佳和萧觉下午都走了。

    萧觉因为表弟到他家玩,被他妈叫了回去。

    而陆佳走,是计划之中。

    陆佳没让孟时送。

    她对孟时有了小脾气,不是因为分别舍不得这种东西。

    而是孟时说她爹写了五稿的剧本,结局是狗屁。

    孟时也不强行去送,他知道这姑娘能照顾好自己。

    两人约好过半个多月,她在南方逛一圈之后,再回来把稻子收了,给她的南行记vlog画一个句号。

    陆佳走之前,让孟时一定要看她二叔陆成康导演的《哑巴》。

    孟时本来没什么兴趣,但等他和陈竹峰晚上抓鲫鱼板回来的时候。

    发现陆佳,把电影资源都发了过来了。

    鲫鱼板最大的才两根手指大,他们晚上抓了小半桶,估摸着有百十来条。

    处理这种鱼很费功夫。

    于是在大婶琳姐她们处理鱼的时候,孟时抱着笔记本和一罐啤酒跑到了老宅。

    他背了张躺椅和琴椅到露台上,又找了根插线板,把电蚊香点起来,吹着夜风,开始看陆佳发过来的电影。

    然后……闹心。

    孟时没看完《哑巴》的最后八分钟。

    他不认为以这片子前面的基调,结局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所以果断的关掉笔记本,省得自己再被恶心。

    但,即便是这样,他依旧感觉浑身不自在。

    演凤喜那姑娘的演技太好了。

    孟时闭上眼睛躺在摇椅上。

    凤喜穿着红布袄坐在炕上,那憧憬未来的眼神和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在他脑子里浮现了出来。

    接着那一声带着群山回响的爆炸声,还有凤喜身后的窃窃私语,似乎又在耳边响起。

    woc,这玩意还带后劲的,真尼玛艹蛋啊。

    在孟时看来,陆佳让他看《哑巴》这个行为,和另一个世界刘升水拉着人去看《山海堡垒》一样。

    就是纯粹的恶心人。

    这种人就是道德败坏!

    应该拉出去枪毙五分钟!

    孟时越想越气,从摇椅上坐了起来,拿出手机上哔站,写了一条动态发了出去。

    鲁迅先生说过:把好东西留给自己,坏情绪分享出去,这样人生才会豁达。

    果然有道理。

    这条动态发完,心里舒服多了。

    但还是感觉差了点意思。

    孟时找到老头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他现在对陆成康的印象,跟小时候看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一样——这人可太招人恨了。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陆成康这部电影拍的挺成功。

    孟时能看出来,他想表达的东西。

    “哑巴”这两个字,说的不是凤喜,说的是电影里出现的所有人。

    凤喜嘴是哑的,但其他人——心是哑的。

    他们视“买老婆”为平常,他们帮助同村买的人隐瞒。

    而付庄看似凤喜的归宿,却不能掩饰他是买家的事实。

    所以凤喜所憧憬的,其实一开始就不存在。

    现在仔细一想,凤喜那看似美好的希望,其实才是真正的绝望。

    孟时也明白,这种关于拐卖的现实题材,如果最后是付庄和凤喜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那才真的是艹蛋。

    但明白归明白,不爽归不爽。

    这是两码事。

    孟时这人心眼小。

    陆成康拍的这片子,看的孟时想找个麻袋把丫的套起来,狠狠打一顿。

    不过,孟时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这么做。

    所以果断的选择了告家长,让老头收拾他。

    电话响了十几秒,那边才接起来,老头喂了一声。

    孟时开口说道:“老头,你家老二坏掉了!”

    老头本来迷迷瞪瞪,一听到这句话瞬间就不困了。

    男人无论多大年纪了,对老二这个词总是敏感的。

    没等老头开口回击,孟时继续说道:“你家老二陆成康拍的那电影《哑巴》,拍的可真是太好了!”

    孟时说这话的语气是从二婶那学的。

    明明是夸奖的话,通过这种语气说出来,就变成了阴阳怪气的讽刺,让人听着很难受。

    老头最擅长这一套,瞬间就从他话里品出了味道——这货晚上不睡,是专门来膈应他的。

    但老二拍的那破电影是真的恶心人,所以阴阳怪气等级快要点满的老头,竟然一时语塞了。

    孟时从电话那头的沉默,知道了老头对陆成康的态度。

    于是他用力的把摇椅的扶手拍的梆梆响,“听说这片子还在外国得奖了!知道这个信息,我心里难受啊,大热天的手脚冰凉,出了一身的冷汗!”

    孟时重重的叹了口气,拿起啤酒吨吨吨,又把酒瓶子重重放下,这才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说现在我国稳步发展,国际地位越来越高,这种电影给老外看了,他们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咱呢!你觉的你儿子这事情办的对吗!”

    老头对陆成康拍的电影,本来就很不满。

    睡梦中被电话打醒,又被孟时劈头盖脸这么来了一顿。

    顿时感觉回到了年轻那会儿,陆成康在学校犯了错误,他被叫到老师的办公室的心情——坐立难安,并且臊得慌。

    丢人啊!

    于是老头急忙说道:“他做的不对。”

    孟时缓和一下语气,说道:“我问你哦,最近看过最好的电影是什么?”

    老头被孟时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气势镇住了,没有了平时那股子贫劲儿,老老实实的回答:“建国霸业。”

    他话音刚落,孟时一巴掌狠狠拍在前面放笔记本的琴椅上,砰的一声响,把老头吓一跳。

    靠,下手太狠,疼死老子了。

    孟时无声的龇牙咧嘴,甩着手,然后借着这股子痛劲,气冲冲的说道:

    “你说这群外国人,为什么不把奖颁发给建国霸业!反而给了哑巴!你品一品,细品!”

    孟时嘴里说着细品,但实际上没有给老头一点思考的时间,就继续说道:

    “这就是见不得我们好!害怕东方巨龙腾飞!这群帝国主义贼子,亡我之心不死啊!你家老二这种人,就是在挖我们社会主义的墙角!”

    陆成康如果听到孟时这番话,保准一巴掌呼他脸上。

    人家柏林电影节有资格给《建国霸业》评奖吗?

    我特么就拍了个反应拐卖妇女问题的电影,这就挖社会主义墙角了?

    你丫的缺不缺德啊!

    但孟时这些章口就来的大帽子,却正中了老头的心怀。

    他这个岁数的人,爱国情怀远比现在的年轻人强烈。

    而且他本来就看不惯陆成康这批人,拍的这些所谓的反应现实问题的电影。

    你反应社会,怎么不拍一拍好的,我国进步多快啊。

    人外国的来国内的放的都是超级英雄拯救世界。

    凭什么我们输出的,获奖的不是《打官司》《哑巴》这样所谓的“不可言说”的社会现实,就是武侠片,功夫片。

    还不是因为这些洋鬼子想看。

    有些人对“洋大人”好着呢,人来留学还配……

    老头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对这些现象有自己的看法。

    但有什么办法,有的人跪久了站不起来。

    虽然陆成康不是这类人,但儿子大了不由老子啊,他有自己的独立思想。

    想到孟时说他们家老二坏了,他对这个说法是接受的。

    老头叹了口气了,说道:“老二确实坏了,但有什么办法,他年纪也大了,我也力不从心。”

    他的老伴张爱兰,和老头一起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不过她一直没说话。

    现在听到老头子脸色很不好看的说出这句话,她坐了起来,轻声说道:“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这些干嘛。”

    老头对她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怪你。”如果没有她年轻时候的纵容溺爱,老二怎么会这么任性。

    那个坏了怪我?!

    张爱兰一听不乐意了。

    不过她给老头面子,看他在打电话,没和他吵。

    不过她竖起耳朵,开始听电话那边说什么。

    孟时对老头这种消极的态度很不满意,说道:“年纪大是理由吗?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你不够强硬,你应该抽他,吊起来拿鞭子抽!”

    老头一听孟时说他不强硬,立马不乐意了,“你以为我没抽过他?没用!”

    不够硬?拿鞭子抽?

    张爱兰隐隐约约的听着电话那边传来几个词。

    然后又听老伴说,抽过了?没用?

    她人有点懵了,这……

    “那也不能不管啊,就算你管不了老二,那老大总要管一管吧。”

    张爱兰模模糊糊的听着。

    好像是说,老…老蛋?

    蛋也坏了?

    她慌了。

    孟时感觉陆端存写的剧本虽然比《哑巴》温和,但也是艹蛋的玩意。

    《春》关注戒毒人员复吸问题,这个没毛病。

    但能不能直白一点,整那些花里胡哨的隐喻干嘛,现在的观众哪有耐心琢磨你剧本的内涵。

    如果孟时真的要去演戏。

    一个因为反抗被缉毒警察一枪击毙的毒贩,和《春》里面的吴青。

    这两个角色让他选。

    孟时一准选毒贩。

    因为有毒贩被击毙的场景,看这电影的人一定比《春》多。

    你《春》花里胡哨的,就算勉强过审,国人也不爱看这种。

    最后还是要走老路子,送去国外的影展,拿个奖,然后卖给外国人。

    最后出口转内销的时候,所谓的反应现实问题,国人没几个人能看到,除了给导演在圈内博一个名声,下次拍片更好拉投资之外,屁用没有。

    唉!

    等一下!

    出口转内销!

    孟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很强烈的念头。

    老头一听孟时让他管一管老大,疑惑的问道:“老大?老大他怎么了?端存他是英国那边的大学教授,和老二可不一样!”

    老大端存?和老二不一样?

    哦,原来不是蛋坏了啊。

    张爱兰揪着的心放下了,但随后又提了起来。

    电话那边刚刚说老大怎么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想起老大,她又想起了妮子。

    妮子还一个人在外面跑呢,这些人也放的下心。

    “没事了,您老睡吧。”

    孟时这货想一出是一出,那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没了心思窜叨老头把陆成康揍一顿。

    说完,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头拿着手机那个气啊。

    这小崽子可真是太气人了。

    他随即把电话拨了回去。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老头以为自己又被孟时拉黑了,举起手机,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妮子给买的智能机,能上什么哔哩看她的视频,哪舍得扔坏了。

    张爱兰看老伴的这幅样子,急切的问道:“老大,老二怎么了?是不是妮子出事了啊?”

    老头和孟时聊一通电话,最后倒是把她给折腾的够呛。

    孟时这次真没把老头拉黑,他这边刚把老头的电话挂断,陆成康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他接起来,没等陆成康开口,直接把刚刚的念头,说了出来:“我给你攒一个反应外国社会现实问题的本子,你能不能拍?”

    陆老二这货拍电影这么恶心。

    不对。

    这么现实。

    去帮老外拍点反应他们现实问题的片子,他们应该会喜欢。

    “蛤?”

    陆成康一下没反应过来。

    孟时这人的思想怕不是有问题,这一跳一跳的谁顶的住啊。

    “你想拍一个关于毒品的片子,但又不想要警察抓毒贩这个角度,所以想着把镜头聚焦到底层吸毒人员上面,对不对?”

    “没错。”

    陆成康这类人,总想着搞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孟时对陆成康,展现了自己的少见的耐心,“你要知道毒品这是一个世界问题。”

    “你的意思,不要在国内拍?”

    陆成康是个聪明人,联系孟时的第一句话,他一下就懂了这句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孟时也不藏着掖着,“你不觉的这种题材和角度,在某局那条高压线下面,束手束脚吗?而国外有分级制度,你撒了欢的来,放心大胆的来,而且说起毒品问题,外国人民才是真的水深火热。”

    陆成康想起了孟时说的那场雪,如果能放开手脚的呈现出来,啧。

    不过,陆成康可不是一张嘴就能说动的,他思考了一下,说道:“反应外国现实的剧本,可不是光靠想象就能弄出来的。”

    听陆成康首先考虑的不是成本,人脉这些硬条件。

    孟时感觉让他去祸祸老外……

    去给外国人拍点好康的,这事应该有戏。

    “我们先以我说的那个结局,把剧本鼓捣出来,你如果觉的能行就拍,不行就算了。”

    剧本孟时还是有点信心的。

    毕竟,他看过猜火车,梦之安魂曲……的剧情解说。

    好吧,孟时刚刚说的是,我给你攒一个剧本。

    他压根就没想过单干。

    陆端存不是教授兼编剧嘛?

    孟时负责提供总体思路和剧情大纲,然后他负责往里填东西。

    这事不就成了嘛。

    孟时第一次开始期待事情最终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