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爷又被套路了〕〔韩少今天真香了吗〕〔千秋万黛〕〔重生农媳的开挂人〕〔二世祖又追来啦〕〔战神之王〕〔上门龙婿〕〔顶级神豪〕〔借阴寿2〕〔重生西游之天篷妖〕〔我和黑粉结婚了〕〔妖孽仙皇在都市〕〔武道战神〕〔我的绝美前妻〕〔逆成长巨星〕〔清妾〕〔龙武狂圣〕〔极品斗圣〕〔横推三千世界〕〔最强融合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56、舅,你咋这么菜呢!
    簋(gui)街,位于东直门内,二环路东直门立交桥西段,西到交道口东大街东端。

    2000年,簋街被四九城商业委员会命名为商业特色街——东直门内餐饮街。

    晚上灯火通明,夜宵麻小的好去处。

    不过,这地界以前最多的是棺材铺。

    几十年前,东直门属于城乡结合部,城门内自然形成了最初的早市。

    在东直门内贩卖杂物、菜果的小贩们,后半夜开始蹲点叫卖,黎明时期则四散开。

    这些小贩们以煤油灯取光,远处看去灯光朦胧,影影绰绰,加上周围随处可见的棺材铺和杠房,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所以以前“簋街”名叫“鬼街”,也叫“鬼市”。

    “记得小时候,在城门楼上玩,沿着城楼,城内一条笔直的路,对面是鼓楼,城外那一望无尽的都是坟场。”

    叶上末从涮肉的铜锅里,捞起来一片“大三叉”,直接送进嘴里,一边哈着气,一边说着。

    吃涮羊肉就要吃“大、小三叉”。

    大三叉是羊后腿靠上面的部分,小三叉是前腿靠上面的部分。

    不过大三叉,肥肉多。

    所以通常涮肉,点的最多的是肥瘦相间的小三叉。

    但身材干干巴巴,像个竹竿的叶上末,就好大三叉这腻腻歪歪,流油的口感。

    簋街现在大部分的餐饮店都是跟风,麻小火了就一窝蜂的做麻小,烤鱼火了就做烤鱼。

    真正和老四九美食沾边的并不多。

    铜锅涮羊肉“老四九两大吃”之一,整条街就只有那么2、3家,而且店都不大。

    其中有一家特别小,只有那么5、6张桌子,叫“裕德浮”。

    靠近东直门西口路南,离一公共厕所挺近。

    现在晚上八点多。

    陆成康和叶上末这两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导演,正窝在这小店里涮肉。

    陆成康眼睛盯着老板片羊肉的刀看。

    他看着那片肉的刀子像机器一样,非常有节奏的一上一下,微微有点出神。

    听到叶上末说,自己小时候在东直门城门楼上玩,城外是一望无尽的坟场,

    回过神来,笑骂道:

    “你可拉倒吧,我听家里老爷子说,他年轻那会儿,东直门立交桥那桥头,就做了一个“簋”的大铜塑像。”

    “你也就比我大个五岁,和我瞎白话装这老炮,干啥呢?”

    陆成康和叶上末,一个四十多,一个五十多,虽然经历不少,但他们的父辈,才真正算是经历过大时代变迁的人。

    叶上末被抢白,索性不说话了。

    陆成康从铜锅里夹出来几片“小三叉”放到蘸碟里,说道:“真就转型拍商业片?还是古装?你没事儿吧?”

    叶上末吃的很急,头上都出了一层薄汗。

    他把一大口涮肉塞进嘴里囫囵的嚼了两下,拿起桌上的小二锅头对着瓶口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接着仰头一伸脖子,连同嘴里的肉一起咽了下去。

    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怎么?看不起商业片导演?柏林电影节最佳摄影,还让一个纯新人拿了最佳女主角,了不起了是吧,是不是觉的跟我一桌特没面儿。”

    “你别埋汰我。”陆成康把碟子里拧巴在一起的羊肉片,放进嘴里,“估计我啊,这辈子都要活在你那《风歌》的阴影里。”

    《风歌》是叶上末“风华时代”三部曲的第二部。

    讲的是“那十年”间,一个普通家庭的岁月变迁。

    叶上末凭借《风歌》,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

    当时评审团对于《风歌》评价是:

    “观众不难感受到,导演对普通人生命经历的细致展现和深情刻画。”

    “他通过细腻而冷静的艺术手法,向人们传达出被岁月消磨的美好感情。”

    “电影没有去表现宏大的历史变革,而是通过个体生命,细腻地传达出一个个有温度和人情味的生活场景。”

    “看似是流水账似的波澜不惊,却足以窥见导演思想上的深度和高度。”

    “风华时代”虽然被称为三部曲。

    但三部电影之间并没有联系。

    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的评审团主席贝耶特奇。

    他被媒体问到“对于叶上末导演,您如何评价,有没有看过他之前的作品”时。

    他说:

    “总有一些人,在讲述故事的时候,被野心和才华带着,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

    “因为一个时代的繁华和落寞,满足不了他们的大手笔。”

    “叶就是这种人!”

    “当时我一听这话,人都傻了你知道吗?”陆成康说着,把一盘子肉全给扒拉到锅里,“我心里想着这尼玛才是电影啊!才是导演啊!”

    叶上末把烟点了起来,看陆成康激动的样子,撇了撇嘴,说道:

    “风歌没有表现我国那个年代的混乱不堪,外国人不爱看,也没有表现积极向上的民族自豪感,国人也不爱看,有什么好吹的。”

    他的语气好像在评价一部自己看不起的烂片。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被烟呛了一下,咳嗽着说道:

    “咳咳咳,吴怡当初投了几百万,赔了个底朝天,去年又投了长街,太惨了,哈哈哈。”

    陆成康看着他笑,既不跟着笑,也不搭话。

    他只是抽烟,一根抽完,又点起一根。

    “别说我了,春弄的怎么样了,前几天端存说物色到一个人演吴青?”

    叶上末看他这样子感觉无趣,摆了摆手,从铜锅边的小盘子拿了一颗糖蒜丢进嘴里,嚼的嘎吱嘎吱的响。

    《春》这个剧本他看过,最后一稿还是他拍板定下来的。

    吴青这个人物很复杂,特别是到人物复吸之后的阶段。

    堕落、挣扎,堕落、挣扎,情绪的转化需要一次比一次强烈,很难去把握。

    而且还需要演员在短时间内减肥,呈现出那种病态。

    如今有这样敬业精神,又符合二十几岁年纪,还要相貌好的演员,是真的不好找。

    陆成康把手机拿出来,把自己剪辑的关于孟时的视频,拿给叶上末看。

    叶上末叼着烟,看着手机里的孟时叼着烟,蹲在阴影里静静的发呆。

    等视频播放结束后,他砸吧了一下嘴,表情有点纠结,“有点意思,不过感觉,还少了点什么……”

    陆成康知道他想说什么。

    吴青虽然是个悲剧色彩浓厚的人,但其实他心里对生活是抱有希望的,就像他翻墙去采的那朵血红蔷薇。

    陆成康在手机上又点了几下,推到叶上末面前,“这是妮子随手拍的,你再看看。”

    叶上末看着视频。

    刚刚那个眼神空洞的年轻人,蹲在一辆灰蒙蒙脏兮兮的面包车旁边。

    他圆寸比上一个视频长了一些,支棱着。

    灰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

    夹脚的拖鞋不是穿着,而是直接踩在了那两根带子上面。

    手里夹着一根烟,似乎点起来就没抽,烧过去老长,留了一大截的烟灰在上面。

    低着头,手掌在地上左一下右一下的比划着,嘴角挂着笑。

    叶上末把嘴里叼着的烟拿掉,头低下去仔细的看——他在堵一只蚂蚁。

    “嘶”

    瞬间。

    他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woc,这你他么哪里找的?”

    陆成康没有回答,把手机拿起来,从播放器里退出来。

    他点开哔站,然后点开收藏夹。

    “你再看看这个。”

    屏幕里。

    木质的楼梯中部是一小块承上启下的中转点,女孩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

    之前镜头一直是跟着女孩移动,她走,镜头就跟着,停下,镜头也停下。

    这让观看视频的人,处于一种跟随的状态。

    到了这里,镜头没有随着她停下,而是慢慢的越过了她的肩膀,往下拍。

    这样的处理,观众的视角从客观视角,变成了女孩的主观视角。

    观众通过镜头移动,好像和女孩一起往楼下看,找这个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

    镜头向下移动,然后在洗衣机上面停了一下,表示这个水声是洗衣机在排水发出来的。

    镜头再上来的时候,又变回了客观的跟踪视角,从女孩的肩膀位置跟着她往上移动。

    叶上末忍不住点了暂停。

    他看着暂停的画面,手掌在屏幕上,左右移动了两下。

    在这个镜头里,空间被分成了三个部分。

    女孩所在的楼梯、楼梯护栏的外面、楼梯尽头右边开着的那扇门。

    把这三个空间联系在一起的,是女孩正前方,刷白墙壁上的一盏灯。

    确切的说,联系三个空间的,是这盏灯发出来的光。

    这盏灯原本有一个灯罩,但现在只剩下一个灯泡,正发着惨白的光。

    因为这盏灯的关系,楼梯外面那个空间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光线里。

    而楼梯尽头开着的那扇门,光照进去,靠着楼梯这部分很亮,靠着墙壁那部分呈现出来的状态,却是更浓重的黑暗。

    ————

    “舅,你这一点都不吓人!”

    鱼看着手机屏幕里,自己低着头往下看,然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很不满。

    中午的时候,丫头面对陈雨诗主页,那一排鬼故事唯唯诺诺,一个都不敢看。

    等孟时把给她拍的“恐怖故事”拍出来,剪辑好上传,马上开始对着舅舅重拳出击。

    “你一点都不懂怎么吓人!”

    鱼对着正在播放的视频指指点点,“这里你应该哐的一声,然后在楼梯口闪过一个影子!”

    孟时正剪着关于老宅修缮的素材,听她这么说,停下来把陈雨诗的主页打开。

    “盘点民间通灵术”

    “霓虹校园传说,都市怪谈是否真的存在”

    “实测笔仙”

    “实测碟仙”

    “实测血腥玛丽”

    “探访老家传说中的废弃鬼屋”

    ……

    孟时指着一排标题,一把掐住鱼的脸,“来来来,你选一个,老舅豁出去再给你拍一个!”

    “呜呜呜!”

    丫头果断认怂,拿着手机继续往下看。

    虽然她是主角,但压根没听明白孟时说的剧本,只是完全照着他说的做而已。

    ————

    楼梯外、楼梯、开着门的房间。

    三个空间里,只有女孩所在的楼梯是明确的亮。

    但这种苍白的灯光,并不会让人感觉舒适。

    叶上末解读着这个构图,然后抬头看陆成康,“这是他拍的?”

    陆成康点了点头。

    叶上末夹了一筷子肉,然后又放下。

    点击了播放。

    房间这个新场景里面的空间,在镜头里再次被分割。

    镶嵌在衣柜上的镜子。

    女孩所在的床。

    两片窗帘没有完全拉紧,露出来的一条窄窄的窗户。

    叶上末一下就看出了玻璃上倒映的那盏灯不对,他把视频暂停了一下。

    陆成康,说道,“这应该不是在晚上自然灯光下拍的,好像是在玻璃外面封了黑胶带,或者是用软件做出来的效果。”

    这个视频是下午拍的。

    孟时以为自己效果做的很好,但在专业玩弄光影的陆成康和叶上末面前,一眼就被看出来了。

    叶上末摇了摇头,说道:“这不重要,他想要的氛围已经出来了,接下来这个房间里会发生什么,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那可不一定。”

    陆成康点了播放。

    在叶上末眼里。

    随着灯被关掉,所有的空间刹那间收缩在了一起,聚拢到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手机屏幕上。

    这时,原本一直固定的没有移动的镜头,开始往那个空间推进了过去。

    如同先前在楼梯上那个场景一样,镜头越过女孩的肩膀。

    视角来到了主观。

    现在观众和女孩一样看着手机屏幕。

    配合着很轻若有若无的弦乐,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似乎下一刻,手机里会突然弹出来什么吓人的东西。

    叶上末不由自主的往后仰了一下。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画面再次陷入黑暗,但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代表时间流逝。

    天亮了。

    一整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阳光下,之前所有镜头语言,营造的气氛消失殆尽。

    但叶上末却开始期待了起来,他紧紧的盯着屏幕。

    整个短视频没有一个恐怖的镜头,但叶上末只感觉脊背窜上来一股凉意。

    ————

    屏幕黑了下去。

    出现两行字幕。

    《鱼的一句话恐怖片》

    “我一个人在家,早上,我睡觉的照片出现在了手机壁纸上。”

    一共就三分钟十二秒的短视频,播放结束。

    “舅,你好菜啊!这哪里恐怖了!”

    “这照片不是你拍的,你换上去的吗!”

    “你把自己拍照和换壁纸的片段剪掉,就是恐怖片了?”

    “还有,照片拍的好丑。”

    “你应该在黑屏的时候,哐一下,跳出一个鬼脸,你咋这么菜呢!”

    鱼坐似乎对咣一下有什么执念。

    她靠着在孟时旁边,一脸的嫌弃,哼哼唧唧。

    表示对这个作品很不满意。

    “你不早说,现在都发出去了,非在这说,非要说是吧!”

    孟时气急败坏的狂搓鱼的狗头。

    他本来感觉这种无声处听惊雷挺有感觉。

    但现在被鱼这哐一下,哐一下,弄的很难受。

    当时剪视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呢!

    妈的,气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