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原创〕〔继承千万亿〕〔总裁的贴身邪医〕〔纠情缠爱:豪门失〕〔神级狂兵〕〔燃情时速〕〔赘婿也疯狂〕〔娱乐圈最后一个女〕〔七零律政俏佳人〕〔猛兽直播间〕〔我就是卖猪肉的〕〔宠化全球〕〔最强枭皇〕〔玄域帝尊〕〔煞天孤〕〔楚流殇〕〔我在创造炼金术〕〔都天传〕〔修真大工业时代〕〔黑夜之永世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UP主开始 59、你跟爹客气尼马呢?
    “视频的风格要统一?更新要稳定?”

    萧觉点开孟时在哔站的个人账号,上下滑动了一下,指着一共只有五个的作品列表,开始点评。

    “这两个很早以前的翻唱,就不说了。”

    “这个是叼着烟发呆。”

    “就这么个连水都算不上的无聊视频,因为妮子的转发起了节奏。”萧觉在孟时旁边蹲下,指着视频,说道:“这么多人因为误会而攻击你,如果操作得当,多好的崛起机会啊!你倒好,删评、举报、自己下场和喷子对线,不该干的事情全干了!”

    “你再看看这个!”

    萧觉一想起这个,孟时在他眼皮子低下写的视频标题,就感觉来火。

    “你如果当时按照我说的,先卖个惨,然后呼吁抵制网络暴力,再把视频收益捐掉,这一套操作下来,现在怎么也能拿一个十万粉丝的银电视奖牌!可你偏要弄成一个沙雕!”

    萧觉看着最后一个视频,狠狠的从鼻子呼出入肺的烟,“虽然这首歌听着还行,但是你应该知道关注你的这些人,想看的是什么。”

    萧觉虽然不太聪明的样子,但他是哔站很老很老的用户了,对于哔站目前的生态很了解。

    或者说,他作为一个资深的观众,大致能猜想出来和他一样的观众,想要看的是什么。

    “他们并不是关注你这个人,他们就是想看上一个视频的后续,期待的是你跑出去两年,回来之后,阿姨有没有狠狠的揍你,所以这个视频,你又跑偏了。”

    萧觉一通分析下来,突然感觉孟时这货很神奇。

    抛开最开始两个正常的翻唱视频不谈。

    后面这几个视频,竟然每一个都有涨粉的契机,然后孟时又亲手把这些有可能让他火的契机掐灭。

    “你有病吧。”

    萧觉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声。

    然后突然想起,那天在孟时家,他说过的一句话。

    “我是因为喜欢拿着相机记录生活,然后分享乐意去其中一部分,而不是因为分享生活可以赚钱,然后拿起了相机。”

    萧觉之前一直以为孟时是在四九城飘着,把脑子飘傻了,成了一个憨批文艺青年。

    现在他有点懂了,孟时或许不是矫情,他有可能还真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在玩哔站。

    萧觉把烟按灭在地上,看着好像在认真听,但又好像在发呆的孟时,说道:“你这货真的只是拍着玩?”

    孟时耸了耸肩,笑道:“咱都知道玩泰坦能上分,可玩亚索他快乐啊,上分它能和快乐比吗?”

    萧觉身在祖安大区,段位白银,被烧的户口本和亲马连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但这些依旧不能阻止他快乐。

    孟时这句话他无法反驳,只能说道:“你应该自己发这三百六十五个祝福,风格统一了,更新有保证了,还快乐。你让我发干嘛?”

    孟时看着萧觉,很诚恳的说道:“我怕自己发被砍死,你发你被砍,我无所谓的。”

    萧觉深吸了一口气,默默把手放在孟时的脖子上,“那我谢谢你哦!”

    孟时把萧觉放在他脖子上的手拿开,笑道:“你跟爹客气尼马呢?”

    ————

    刘升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留着圆寸的人,正坐在床前看着他。

    这个人身后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色体恤,身高一米八多的壮汉。

    刘升水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没等他开口,

    就看到坐在他床边,穿着背心的人,一只手压在床上,身体前倾,阴沉着脸,缓缓说道:“封名不写了?”

    这是因为把书太监了,上门催更的?

    刘升水昨天把太监申明发出去,心里就想过如果读者骂他怎么办。

    他写书以来,游戏不玩,小说不看,朋友叫他恰烧烤不去。

    每天勤勤恳恳埋头码字,坚持日更一万。

    可《封名》十几万字,一共只有三百个收藏不到。

    他切书的时候,还想着会不会有人挽留让他不要切。

    但书评区连个动静都没有。

    他心里很复杂,一方面因为没人看,所以切了心里没负担。

    另一方面又为自己感到可悲,太监了都没人在乎。

    “真是可伶的梦。”刘升水嘀咕了一句。

    上门催更的情况,现实中怎么可能发生,所以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啪!”

    孟时看这货竟然把眼睛闭起来了,一巴掌拍在了他头上。

    “woc!不是梦!”

    这一巴掌,刘升水整个人都傻了。

    孟时盯着只穿了一条裤衩的刘升水,看他清醒了之后,面无表情的说,

    “刑法第两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使人丧失器官功能,算是重伤。”孟时说着伸手把刘升水桌子上,一把削水果的小刀拿了起来,比划了一下,

    然后他眼睛瞄着刘升水那个部位,扯着嘴角,很淡然的说道:“你喜欢切是吧?嗯?”

    刘升水听到这个“嗯”,只感觉身上寒毛都炸了。

    他只感觉这个看起来很平和的人,下一秒就会暴起,把他给切了。

    刘升水感觉自己脑子都木了,然后猛的把手边的被子,丢了过去,然后手脚并有的往房间外面跑。

    孟时看他好像真的吓到了,怕他这样手脚并用的姿势,再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去,急忙喊道:“别跑!你别跑!”

    他不喊还好,这一喊,刘升水跑的更快了,而且还大声的开始求救:“妈!妈!”

    这两声“妈”叫的是真凄厉,都带哭腔了。

    看他这个反应,本来就忍的很辛苦的萧觉和林峰,一下就笑喷了。

    孟时没笑,他傻眼了。

    本来还以为刘升水能认出他的,没想到这货被吓的叫妈妈了。

    他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随后才意识到,问题出在了哪里。

    另一个世界,孟时和刘升水,同大学,同专业,同寝室。

    但在这个世界,他没有去考大学,所以……

    “我们小学毕业之后就没见过,我特么怎么可能认出来!而且你丫的眼神有多吓人,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刘升水在知道孟时是他小学同学之后,一脸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