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章 最难猜测是人心
    北离国,帝都。

    宗人院阴暗的牢房里,一个被酷刑折磨的不成模样的女子,和时有时无的微弱喘息。

    明月柯被绑在柱子上,墙上挂着的皮鞭还在滴答滴答的掉着粘稠的血液。

    被打湿的何止是皮鞭?

    罗裙已看不出原本模样,血色如同绽放的罂粟花,开满一片。

    “吱呀——”

    声音响起,牢房的门被推开。

    “姐姐,你可还好?”这声音,几分柔媚入骨销魂,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浅黄雀屏如意云兰衫率先映入眼帘,随着水蛇腰的扭动,来回摇摆身姿。

    还未进门,便先掩住了口鼻,眼中流露的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嫌弃。

    一双柳叶眉,狭长的桃花眼,皆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这熟悉的声音!

    就算是化成灰,明月柯也不会忘记的。

    听到这声音,她恨不能挣脱桎梏,和眼前的这人拼命,然而锁链哗哗作响,却是牢牢的锁死了她的双腕。

    “是你!明天薇,是你故意流产陷害我!”

    “是你窃取了我的药方!”

    明月柯的双目欲喷出火来,直到今日,她才明白,这一切,竟然都是她的亲妹妹明天薇所为。

    悔恨、恼怒一瞬间涌上心头,她悔不该当初听信明天薇的话,将她引荐给当时的五皇子萧德泽,也就是现在的皇上。

    “现在才明白过来?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明天薇说着,就拿起来了墙上挂着的皮鞭,原本娇媚的脸上,此时却爬满了嫉妒之色。

    手一挥,便是一鞭子打在明月柯的身上。

    “嫡长女又如何?太子妃又如何?这一切,不过是你自找的。”

    明天薇嘴角微弯,平时的柔弱全然皆无,手中的鞭子带着风声的挥舞,哪里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皮鞭上带了倒刺,每一鞭下去,都连皮带肉的扯动,鲜血溅洒在乌漆嘛黑的牢房地面,很快消失不见,但疼痛却是持续不断的。

    明月柯额头上冷汗滑落,却不叫自己发出半点求饶声。

    明天薇看到明月柯虽然憔悴但仍然白净的面庞,不免心中恼火,绝美的脸庞也因愤怒而变形。

    手起手落就是两下,两个红巴掌印就浮现在明月柯的脸上。

    似乎还是不解气,明天薇抽出一旁的长刀,贴在了明月柯的脸上。

    感受到了寒铁的冷气,明月柯身体微微颤动。

    见此状,明天薇只是嘴角一丝冷笑,手中长刀翻动。

    原本就是阴森恐怖的宗人府深处牢房里,再次的响起了惨厉的叫声。

    这已经不是明天薇第一次来宗人府中折磨她了,却是折磨的最狠的一次,就算之前用刑,也都不着痕迹的避开脸蛋。

    明月柯痛的昏过去了,却立即被明天薇用寒冬融雪冰水生生浇醒。

    “我会告诉德泽,叫他查明一切,拆穿你的丑恶嘴脸!”

    明月柯的冷汗混着鲜血,从脸上滑落,疼痛让她更加清醒,她哑着嗓子,厉色的说道。

    熟不知,在她话音方落,明天薇就放声嘲笑了起来。

    “明月柯,你可真是美如狐蠢如猪呀。”

    “你前太子妃的身份,还妄想和皇上在一起?怕不是坏了脑子吧?”

    “而且,若不是皇上的旨意,你也不会出现在这宗人院里。”

    “那些太医们,也是他授意,目的就是嫁祸于你,好除掉你这个难以解决的麻烦。”

    明月柯闻听此言,喉头微动,又是一大口鲜血涌出,顺着嘴角滑落。

    枉她助他多年,潜心研制毒药,更是以身试毒,甚至毒侵骨髓。

    可谁料到?他竟然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明天薇搞在了一起,而明天薇更是大张旗鼓、小腹微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过明天薇流产一事,并非自己所为。

    至少在被打入宗人府之前,明月柯都还死心塌地的信着这二人。

    她是前太子妃不假,可是为了他,从未与太子圆房。

    这些年来,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毒术,为他铲除异己,开疆辟土,荣登皇位。

    而萧德泽也曾许诺,待到事成之后,便为她换一个新的身份,许她为后。

    原来,那些故作情深,都是幻象么?

    没有人知道,那些年,为了萧德泽,她吃了多少苦头,遭受多少白眼,才有了二人的今日。

    没想到,他终究还是在意她这个前太子妃的身份。

    明天薇并没想着就这样放过她,她从宽敞的衣袖中取出了白瓷瓶。

    “跗骨散,你最熟悉不过了。”

    “一旦涂上,便可遭受万种虫蚁撕咬之痛。”

    明天薇说着,就将白瓷瓶中的红色膏体涂抹在明月柯身上裸露皮肉的地方。

    明月柯怎么能不知道这跗骨散?这可是她明月柯的得意作品,用多种毒药配制而成,最适宜折磨犯人。

    明月柯本就遍体鳞伤,被明天薇涂上跗骨散后,更是痛入骨髓,锥心刺骨。

    看来,今日明天薇是真的要置她于死地。

    “为...为什么?”

    明月柯艰难开口,多少次想要昏过去,却又被疼痛折磨醒。

    “因为你是明家嫡长女,当年的五皇子,如今的皇上,需要你的身份去安抚明相,更需要你身后外祖父英穆公手里的兵权,恰好你毒术无双,可替他做事。”

    “可惜了,你竟与太子有婚约,并成了前太子妃,却还对他动了心。”

    “在他眼中,你不过是个红杏出墙的贱人罢了,只配被利用。”

    一双如柔夷般葱白的玉手将明月柯的下巴抬起来,字字诛心的说道。

    “那祖母和父亲呢?一向待你不薄,为何要活活气死祖母,更将流产一事与无辜的父亲牵连上呢?”

    明月柯虽然身体疼痛不止,但更痛的,却是心。

    “他们处处护着你、宠着你,可曾有关心过我半分?”

    “明府上下百余口人,包括明相在内,将于明日午门外问斩,理由是,通敌卖国和谋害皇嗣。”

    “你!简直不可理喻!咳咳——”明月柯闻言,忍着剧痛反抗,却拉着锁链哗哗作响。

    “呵呵,你以为这就结束了么?”

    “不,只不过是开始罢了。”

    “英穆公解甲归田告老还乡的路上,遭遇土匪,一家老小三十余口人,不留活口。”

    似乎是不解气,明天薇微微俯身在明月柯的耳畔,上等胭脂水粉和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然而那柔媚的话语,却令人发寒。

    “英穆公武功高强,普通的土匪,唯恐避之不及,怎么可能伤其分毫呢?”

    “功高盖主这个道理,你该不会不懂吧?所以,这也是皇上的命令了。”

    祖母、父亲、外祖父一家...听到众人竟是这般的下场,明月柯感觉痛到无法呼吸,那万般虫蚁嘶哑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躯,而是死去的心。

    “这真的都是他的意思么?”

    久久之后,明月柯嘶哑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她还是不信,曾经那个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良人,怎得就变了心呢?

    “是朕的旨意。”

    明天薇还未做回答,只见门外走进一个身着明黄绣有五爪金龙盘旋修身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明月柯,朕从未爱过你,一切,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萧德泽看着眼前已经不成人样的明月柯,再也不加掩饰脸上的嫌弃之色了。

    明月柯艰难的抬起头,往日那人脸上和煦的微笑消散不见了,只有一脸的阴霾之色挥之不去。

    一句一厢情愿,便打消了明月柯对眼前这人掏心掏肺忠贞不二的爱恋,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悔意和漫步滔天的仇恨。

    “朕的皇后,只会是温柔贤淑的薇儿。”

    “将来朕和薇儿的孩子,必然将为太子。”

    萧德泽说着,抬头看向明天薇,而后者也是轻抚小腹,脸上露出一个贤惠得体的笑容。

    明天薇朝着萧德泽款款走来,如小鸟般依偎在萧德泽的怀中。

    “明天薇,萧德泽,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死后入十八层地狱!”

    明月柯的眼中尽是悔恨和不甘,望向眼前的渣男贱女,一字一顿愤懑说道。

    “那倒是不用你多虑了,话说,那些无辜冤死的臣子,可都是你明月柯亲手下毒杀害。”

    面对明月柯的诅咒,萧德泽却是不屑一笑,然后如杀人诛心般的说道,“要下地狱的,也该是你明月柯。”

    “皇上,你说,通敌叛国的余孽,又谋害皇嗣的前太子妃,该如何处置呢?”

    明天薇还怕萧德泽下不去狠手,特意提醒了对方,明月柯前太子妃的身份。

    果不其然,瞬间萧德泽就沉下了脸色,压低了声音说道,“祸乱后宫,无才无德,那便将她做成人彘,同明家余孽一同丢去乱葬岗。”

    “陛下真是好心,死了还能让他们一家人团聚呢,真可谓是仁至义尽啊。”

    明天薇说着,她和萧德泽二人的身影也渐行渐远,而明月柯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明天薇,萧德泽,这份血海深仇,来生来世,定要你二人血债血偿!”

    “明家百口人、枉死的臣子、还有英穆公,终将化作你们二人的罪业,生生世世,永不磨灭。”

    冤死女魂的声音不断在明月柯的脑海中响彻,好像做了一生那么长的梦,清晨时分到,伴随着不同寻常的雷鸣声,猛然睁开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