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二章 两世记忆重生来
    “轰隆——”

    一声雷鸣,晴天霹雳响彻天际。

    北离国边境永肃城的白府中——

    明月柯从睡梦中惊醒,身上的白衣被冷汗浸湿,怎么又做了这个稀奇古怪的噩梦了?

    明月柯,二十一世纪的中西医双修博士生,临时兼职法医,秘密身份是特工。

    在这次行动中主动为人质挡子弹,被打中头部身亡。

    等等,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明月柯立即摸向额头,完好无损,有温度。

    四周映入眼帘的是破旧还漏风的小柴房,窗台上放置的玉兰花以及干净敞亮的屋子,瞬间就让明月柯想起来了什么。

    快速搜索记忆,两世的记忆浮现脑海,独立而清晰存在,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是第一世时,在白府那三年的狗窝住处。

    那么自己现在应该算是谁呢?

    脑海中浮现出来第一世含冤而死的画面,那一世的自己,本该是九五至尊的凰命,却被算计冤死,而现在,看来上天开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拥有精湛娴熟的毒术和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博士水平,明月柯可谓是毒医无双,更有前世的法医验尸经验和特工独有的敏锐精神力。

    “明月柯醒过来没?”远处房门外,白珠雨眼底划过一丝不屑,“怕不是又在装晕。”

    “小姐。”丫鬟明春似乎有些忧虑,“夫人说这几日先不要轻举妄动,听闻明相有意要将明府大小姐接回去。”

    “笑话,她明月柯不过是被明府抛弃丢到这儿的野丫头罢了,都送来两年了,也没见有谁来问候一两句。”白珠雨满脸都是嫌弃之色,“明相要有心,早接回去了。”

    “况且,如今姑姑才是明府的大夫人,表姑姑更是继皇后,明相自然知道该怎么做。”白珠雨说着,声音由远及近,就要踹开门。

    明月柯还未整理完两世的记忆,脑海中还是一片混沌之色,就听闻熟悉声音。

    努力在脑海中搜索,这声音,是大夫人白冰珍娘舅家的小姐白珠雨!

    明月柯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白珠雨,前世自己在永肃城白府寄人篱下之时,没少被对方“照顾”,而那时的她无依无靠,只有忍气吞声。

    不过,这一世,大家同样生而为人,又何必忍让委屈自己?

    前世的情深,换来的终究是负心人,既然自己本该是九五至尊的凰命,若是不叱咤风云搅动天下,可太对不起如此命格了。

    负心汉萧德泽的背叛,绿茶婊明天薇的欺骗,她终将会让这二人付出代价,也尝尝一无所有、含恨而亡的滋味。

    门外的白珠雨就要推开门,意料之外,门突然被打开,来不及收回身势,直接扑倒在明月柯房间的地上。

    身后的丫鬟们眼见主子跌倒,慌忙扶起,白珠雨吃了大亏,脸色铁青,气急败坏的说道,“明月柯,你敢算计我?”

    白珠雨一如既往的恶人先告状,不过是认为明月柯还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罢了,此时站起身,却瞧见她脸上是冰度冷漠,几分阴霾,一时间差点被唬住。

    不过想到明月柯不过是明相随意丢在永肃城的弃子,白珠雨更加不客气起来:“怎么了?撞到了头就傻了?”

    “小贱人,别装了,后院里还有两大盆衣服没洗,醒了能下床还不赶快去干活?真当自己还是大小姐呢啊?”

    明月柯没有答话,脑海中快速定格在白珠雨身上,回想起眼前早就经历过的事情,原本白珠雨推门而进,眼见自己未醒,直接命人拖出去扔进池塘里,初冬之时,水凉且寒,明月柯险些溺亡。

    不过这一世......

    “明月柯,你长本事了么?竟然敢无视我?”白珠雨谩骂讥讽,“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还不如一条狗。”

    白珠雨说着,举起右手,便欲赏下一巴掌。

    明月柯身体微动,所有人都并未看清楚她的身形,只见白珠雨落下的右手扑了个空。

    “你这贱人,竟然还敢躲开?”白珠雨先声夺人,质问明月柯道。

    明月柯脸上阴晴不定,目光中流露出凶意,毕竟前世更是秘密特工,怎会叫眼前的这小丫头欺负了自己?

    更何况,明月柯更打定主意,定要叫那些害过她的人,也品尝一番众叛亲离、不得好死下场的滋味。

    “难道白府大夫人没有教你,进别人房间前,要先敲门?”明月柯妙语连珠反驳道。

    “进你的房间还需要敲门?你当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白珠雨欺负惯了明月柯,此时也并未发现明月柯的微妙变化,继续张狂高傲的说道。

    “明相府嫡长女,英穆公之后,而你不过是商贾之户的小姐,云琅之别。”明月柯看着眼前虎头虎脑认不清自己身份的白珠雨,嘴角浮现一丝嘲讽。

    说完,不待白珠雨作出反应,直接上前一步,“啪”的一声响起,一巴掌甩在了对方的左脸上,却未见有红色巴掌印出现。

    明月柯前世可是医学高材生,更是特工出身,自然知道什么手势,怎样用力,打在哪里,疼痛难忍却又不留任何证据。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着白珠雨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不是在做梦。

    白珠雨当即愣在原地,她一直以为,亲姑姑白冰珍是明相的大夫人,表姑更是继皇后,白家是北离国的商贾大户,而她白珠雨就该当是天之娇女。

    而明月柯不过是个死了娘而爹又不疼爱的落魄大小姐,就该处处让着她。

    偏偏第一世的明月柯,还真是个逆来顺受、以德报怨的性子,这才在白府中受苦受难熬过三年。

    白珠雨始料未及,这明月柯怎得突然变了性子?一时间,难以接受。

    从明府跟随明月柯而来的刘婆子恰好看见这一幕,直冲进来,忙对白珠雨嘘寒问暖一顿安慰,同时指责明月柯骂道,“反了这小贱人了,竟然敢打白小姐的脸,还不快绑起来,交由夫人处置。”

    刘婆子名义上虽是跟随明月柯来永肃城伺候她的,事实上却是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人,自然心向着白府,这三年来也没少帮着对方欺辱明月柯。

    眼见刘婆子进屋,明月柯闪过一道精光,前世刘婆子跟随她回了明府,并继续跟随在自己身旁,做白冰珍、明天薇的眼线并多次及时通风报信,可帮着她们母女二人没少坑害自己。

    刘婆子此人,留不得!明月柯心中盘算着,此番重生,定要早日除掉这个祸害。

    听闻刘婆子话,旁侧两名丫鬟左右钳制住明月柯双臂。

    “你们按住她,我要扇死她这个小贱人。”白珠雨揉了揉自己生疼的左脸,咽不下这口气,就要上前,双手开工对着明月柯的脸打回去。

    就在白珠雨的巴掌要落下来的时候,明月柯借力发力,调转自己和两名挟持丫鬟的方向,伸出右脚,绊在脚下。

    “哎哟——”

    白珠雨偷鸡不成蚀把米,人没打成,自己朝前扑去,一头撞在了窗台上,将那玉兰花盆打碎在地。

    “呜——好痛,疼死我了。”白珠雨也不过是个十二三的孩子,接二连三的疼痛终于让她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我要打死明月柯这个小贱人...”

    闻言,刘婆子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便对两名丫鬟吩咐道,“还不快带小贱人去见夫人。”

    刘婆子口中的夫人,就是白府的当家主母富雅安,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好弟媳,也是白珠雨口中的母亲了。

    闻声,众人麻溜的绑了明月柯,就朝着白府主母所在的院落而去。

    白珠雨脸上眼泪还没抹掉,鼻子不停抽搐,就跟在身后,心中盘算等下怎么让母亲为自己做主,开口出言全是怨恨之色,“明月柯这个贱人,平时不是怎么欺负都受着么?怎么今天敢反抗了?”

    白珠雨自诩天骄之女,自幼时起,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看着被绑着双手走在前面的明月柯,气不打一处来,便想上前踢明月柯两脚。

    前世特工的出身,让明月柯对危险异常警觉,被捆绑的双手随时都能挣脱,不过容易暴露自己,让这些人产生怀疑。

    虽然手不能动,但是腿脚还算灵便,脚下步伐生风,就躲开了白珠雨。

    白珠雨眼见偷袭不成,便要明目张胆的欺负起来明月柯,怕她再次躲开,更直接朝明月柯扑了过来,脸上是得意笑容,这下她总跑不掉了吧。

    熟不知,在明月柯的眼中,这些都不过是些慢动作罢了,只微微侧身挪动,就让白珠雨再次扑了个空,而在白珠雨的正前方,却是池塘,初冬时节,若是掉入水里,那滋味,可好受不到哪去。

    更何况,池塘中嶙峋怪石诸多,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而明月柯在白珠雨从身前而过时,更用脚踢中对方小腿穴位,瞬间麻痹对方腿脚知觉,白珠雨眼见自己止不住身形,也慌了神,眼看着自己就快要掉入寒冬池塘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