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三章 私刑惩戒欲催命
    一旁的丫鬟婆子们伸出手,却为时已晚,众人都眼睁睁看着白珠雨掉入池塘里,更是脸朝下,以狗吃屎姿势掉落下去,不出意外的,撞上池塘里的嶙峋怪石,浑身也湿透。

    白珠雨如同花里胡哨的大蛾子一样,在冰凉的池塘水中来回扑腾,身上的艳粉短襟小马褂被怪石挂的破烂不堪,甚是狼狈。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白珠雨从池塘里捞了出来,只见白珠雨的额头破了相,鲜血直冒。

    “啊——,好痛。”白珠雨大叫,伸出手去揉,温热液体,让对方瞬间脸色苍白,“糟了,我的脸!可千万不能破相啊,明年还要参加选秀呢......”

    “快叫府医来,救救我的脸啊......”白珠雨痛声大喊,额头上那口子足有半公分长,就算及时包扎,也会留下伤疤,除非,让明月柯这个掌握现代医学的博士出手,不过显然,明月柯只打算看好戏。

    那伤痕所在位置极为明显,厚重的刘海都难以遮掩,原本有几分姿色的小脸,因为这瑕疵,变得黯淡无光。

    参加选秀?简直痴心妄想。

    “明!月!柯!”白珠雨身上的水珠抖落,很快结成冰凌,冷的她不断打寒颤,却又死死盯着眼前的明月柯,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明月柯嘴角扯起弧度,眼中尽是玩味笑意,白珠雨不过是个十三四的小姑娘,她两世年龄加起来,都能做对方老祖宗了,“哎呀,白大小姐怎么不小心滑到掉进池塘里了呢?”

    “贱人,都是你害的,我一定要告诉姑姑,弄死你这个小贱人。”白珠雨不由分说,不去想若不是她自己要同明月柯计较并欺辱对方,甚至要不是她好端端的走着路就要踹明月柯,她又怎会掉进池塘砸在嶙峋怪石上而破相?不由分说,白珠雨将一切归咎到明月柯的身上。

    众人中途转去白珠雨房间,而白珠雨更换上红棉羽织绫罗衣裙,明月柯认得出来,这是月初时候明府老夫人差人送来给她做新衣的锦缎,没曾想,已经暗中为白珠雨裁剪成了新衣。

    明月柯看着眼前已经换上新衣的白珠雨,嘴角便是一抹讥笑,正巧等下有场大戏,白珠雨的新衣,正合适成为主角。

    等到府医前来,给白珠雨上药包扎,厚重的白纱,一个头两个大,难堪至极,令人发笑。

    白珠雨一口一个贱人,毫无疑问,也是明府大夫人白冰珍教导的好,明月柯面色发寒,若不是考虑后期计划,明月柯方才就应该踢中白珠雨的死穴,白珠雨就算不死也都变成痴儿,怎么还能在这大放厥词呢?

    “带上她,去见夫人,让夫人来处置她。”刘婆子阴沉着脸,满是肥肉的脸皱成一团,吩咐说道。

    白府花厅,早就闻到消息的白府大夫人富雅安来回踱步,心绪不宁。

    待白珠雨顶着缠满纱布两个大的头进来,富雅安先是一愣,随后开始装模作样梨花带雨的心疼起来,“我可怜的雨儿啊,是谁害你成这般模样的呀?”

    刘婆子知道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看好娘舅家,更想趁此机会讨好白家主母富雅安,她看了眼明月柯,虽然并未亲眼所见,却将事情的经过描绘的有声有色,在她的口中,她明月柯仿佛就是那欺负弱小十恶不赦的罪人。

    白家大夫人富雅安听闻,横眉冷脸瞪着明月柯,“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野种,小小年纪竟心肠如此歹毒。”眼中满是溢出的嫌弃之色。

    显然,明府大夫人早就对富雅安和白珠雨母女二人打过招呼,不用对明月柯手下留情,这三年来明月柯过得是任人宰割的日子,甚至不如白府下人们。

    “明月柯竟敢伤害白家大小姐,此贱人多次以下犯上,如若不严惩,难以立我白府威信,来人啊,鞭打五十,丢去柴房。”富雅安眼中闪过几分狠毒之色,大姑子白冰珍也早就吩咐过她,明相确有心思接回明月柯,最近这些时日,就要快找机会除掉明月柯这个祸害。

    鞭打五十的刑罚,就算是成年男子,也难以忍受,打完后明月柯也差不多要奄奄一息,再丢去柴房,任由对方自生自灭。

    若是明相派人问起,就说明月柯身子骨弱,重病一命呜呼,明月柯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相爷总不好叫人验身吧?

    到时候,白冰珍在明相耳旁吹几日的枕边风,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过去了,说明白了,眼前的明月柯,在白府主母富雅安的眼中,一不值。

    “以下犯上?”明月柯浅笑,满是狐疑,质问富氏说道,“我乃明相府嫡长女,英穆公之后,我娘更是诰命夫人,你口口声声说我是贱人,可曾将明相、英穆公放在眼中?”

    明月柯气势如虹,大方自如,瞬间,富氏呆愣原地,心中嘀咕,这痴女怎得突然变聪明变犀利了?向来不都是逆来顺受、骂不还口?

    富氏闻言有些心虚,但想起相府大夫人白冰珍的许诺,若是白冰珍能让自己的女儿入宫为皇子的侧妃,就是草菅人命又如何,富雅安都干得出来。

    明月柯眼见富雅安大了几分胆子,目光中多了几分坚定之色,见她朝着自己啐了一口,道:“不过是明府不受宠的落难小姐,真把自己当凤凰了?来到我们白家,就好好的当牛做马,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明月柯看得出来,富雅安明显没拿自己当人看,将她同牛马相提并论,“来人,鞭刑伺候。”

    对方急匆匆的说道,着急用刑,而明月柯却皱眉,似乎富雅安迫不及待的想要置她于死地,可对方只是小小的白府主母,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谋害人命,更别说是鞭打明相的女儿了,事出异常必有妖!

    那在富雅安身后指示的,稍微动一动脑子想就知道,定然是明府大夫人白冰珍,明月柯回想起前世,明年开春,就是宫里选秀之际,白冰珍早已和继皇后暗中商议,要让明天薇嫁与三皇子为正妃。

    而要让明相一心赌在三皇子身上,就必然要除掉明月柯,所以前世明月柯在回到明府后,就百般遭受大夫人白冰珍的算计,现在细想,恐怕当时自己尚且在永肃城的时候,对方就欲动手了。

    此时,富雅安心急火燎的想要对自己上五十鞭刑,更让明月柯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想到此,明月柯脸色微变,严峻凛然发问,“富夫人,你就不怕明相发怒么?”

    “明相早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富雅安嗤之以鼻,一番嘲讽,“哪里来的脸面,还敢自称是明家人?和你那早死的娘一个样,都是命中带煞的灾星。”

    闻言,明月柯面色一寒,诋毁她可以,但是污蔑生养她的娘亲,万般不可,双拳紧握,手上被掐出了红印,“我娘乃诰命夫人,英穆公之后,我身上流着英穆公的血脉,你就不怕,等到英穆公从前线打胜仗归来,拿你白家问罪么?”

    明月柯眼见富雅安听闻英穆公三字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而明月柯的眼神似乎能够穿透人心,更加令富雅安心神不安,但是想到明府大夫人的吩咐,以及和对方立下白珠雨可为皇子侧妃的承诺,富雅安准备富贵险中求。

    “这场战事谁人不知?南溪国百万大军压境,英穆公注定败仗,自身难保,哪里还有空估计你个孽种呢?”明月柯见富雅安端坐主位,手捧热茶,这才看起来稍稍镇定了几分,听闻对方的反口出言讽刺。

    对方越是嘲讽,心中越有鬼!明月柯心中断定,脑中飞速运转,该如何拖延时间,前世这个时候,宫里派来接她回去的瑾公公差不多该到了。

    明月柯打定主意要拖延时间,看了看门外,再看向正襟危坐的富雅安,开口道。

    “我终究是明府嫡长女,要动私刑,不也该过问明相?”明月柯侧着头,疑云满腹说道。

    然而明月柯话音方落,还未待富雅安搭话,一旁的白珠雨就耐不住性子了。

    “母亲,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哇!不能放过这个小贱人。”白珠雨忍着疼痛观看,就是为了亲眼看明月柯受罚,眼见母亲迟迟未动手,便扭捏任性撒娇起来。

    “母亲定会还雨儿公道的。”富雅安望向白珠雨,和善慈爱的嘴脸浮现,“雨儿放心。”

    “哼——”再望向明月柯的时候,富雅安一丝冷笑,快速换脸,“刘婆子是明相派来照顾你的,自然是代表明相的吧?”虽是反问语气,却是肯定句。

    刘婆子自然明白富雅安话里话外意思,她本就是明府大夫人白冰珍派来的,心向白府这边,知道富雅安想叫她说什么,便出声道,“明相既然将小姐送来永肃城,寄养白家,那就是信任白家。”

    “白家主母自然是可对小姐进行管教,不过老奴有一事相求。”刘婆子老眼昏花的双目中闪过一丝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