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章 夜宿驿站遇萧良骏
    富雅安警告女儿白珠雨,要忍住这一时,切莫得罪了眼前的瑾公公。

    白珠雨自知,母亲已经同姑姑商定好了,要让她为皇子的侧妃,此时她在心中暗暗的为徐嬷嬷和明月柯记上一笔,将来必要让明月柯还回来。

    白珠雨这仇恨的小眼神,被明月柯看在心里,却毫不在意,像白珠雨这种没脑子的小角色,她分分钟就能让对方消失,只不过现在留着白珠雨,还有大用处。

    如若不然,凭借白珠雨往日对自己的欺负,明月柯早让她全部偿还了,所以就算对方恨她,明月柯也丝毫不会将这种小角色放在心上的。

    听闻徐嬷嬷等人要启程,富氏不敢多留明月柯半刻,及早的将众人送走了。

    而对于明月柯来说,早一步晚一步走,都一样,此番召她回去,不过是要嫁与病恹恹、随时可能仙逝的太子,说的好听是冲喜,其实不过是个殉葬品罢了。

    当今的太后,同英穆公已去世的夫人是亲姐妹,便也视明月柯为自己后人,明月柯的母亲秦怀玉更是太后亲自讨要懿旨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前世中,是继皇后金氏献言,太子身体不佳,又年岁已大,不如择一太子妃入住东宫冲喜。

    太后虽不喜继皇后,却愿为太子着想,拒绝一众女子,并防备继皇后往东宫安插人,故而直接想到了明月柯。

    如今,继皇后的表妹白冰珍主事明相府后宅,身为嫡长女的明月柯更被对方以冲撞太岁的荒唐之由送去了永肃城,太后虽位高权重,却难插手后宅事宜,遂便借此机会,予明月柯太子妃的身份将其接回,并让她好不受人欺负。

    只可惜第一世的明月柯看不懂,只以为自己被迫要嫁给病恹恹的太子,而太子不久将撒手人寰,自己作为太子妃也将要殉葬,她排斥这门婚事,却被明相一顿毒打昏厥,送入东宫完婚,自此,便远离了真正对自己好的太后姨姥,更是在五皇子萧德泽的哄骗下,亲手下毒杀害自己的至亲姨姥。

    经过两世,明月柯早已看透背后更深层的权益。

    况且,在第一世的时候,直到明月柯被萧德泽和明天薇那对渣男贱女害死的时候,被废的太子萧绍钧还远在国庙内诵经祈福活得好好的,也就是说,这位“太子殿下”比她活的还要命长呢。

    所以殉葬什么的,不过是前世中白氏拿来哄骗她,好让她与明相反目成仇的算计罢了,当时的明月柯还以为明相明光远是惧怕皇家,唯恐明月柯抗旨,才将她毒打昏厥送入宫中,现在细想,这其中,更牵扯出诸多利益。

    母亲秦怀玉虽是一品诰命人,人已作古,自是无法护女儿周全,而前方战事紧急,英穆公更无暇顾及帝都的风云巨变,明相给予明月柯的保护也是有限的,索性不如将女儿嫁出,靠自己去谋求保护伞。

    同时,太子虽体弱多病,但却是距离皇位最近的那个,更有太后庇护,明相怎会不动心在太子身上投入?

    只可惜,明光远打算虽好,却忘了教女儿人心险恶这一道理,终是让明府百余口和女儿明月柯含冤惨死。

    从永肃城到帝都马车需三日,当日黄昏之际,便在白马郡停车歇脚住宿,简单用膳。

    瑾公公手持太后信物,他们一行人一路走来,自是住官家驿站,倒是比普通客栈人少是非,没那么嘈杂。

    窗外寒风呼啸,明月柯难入眠,独自端坐桌前喝茶,细想今后的计划,风吹的门窗作响,下一秒,窗户被吹开,冷风瞬间侵入,还未待明月柯站起身来,只见一道黑影从外窜入。

    明月柯立即后退,抱起花瓶,警觉起来,她所在的房间是驿站二楼,能直接跳窗而入的,必然是习武之人,她一介弱女子,可断然反抗不过。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味,明月柯放下花瓶,朝前走了两步,那人银边花纹面具遮住大半张脸,眼见明月柯走动,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杀意,“你做什么?”

    “关窗。”明月柯低声冷淡说道,“怎么?难不成要让追你的人一眼就看出你逃到了这里?”明月柯讥笑,反手将窗户紧掩。

    黑衣银制面具人万般未曾料到,一个平淡无奇的小姑娘,在面对突然闯入的杀手时候,非但没有丝毫慌张惧怕,反倒如此心思缜密,一时间黑衣人警惕起来。

    这时,楼下响起声音——

    “给我搜。”

    黑衣人瞬间变了脸色,“配合我。”冰冷的声音、命令般的语气,不容反抗和质疑。

    “那我要怎么配合你?”明月柯丝毫没有任何惧怕,同样冷静的出声反问,引得黑衣银面具男侧目。

    那男子不多言,却看向了明月柯房间内的床铺,明月柯皱眉,她懂对方的意思,却皱眉犹豫,此时,“蹬蹬——”的声音响起,那伙人已经登上驿站的二楼。

    来不及多想,男子伸手抱住明月柯纤细的腰身,滚到了床上,一挥手,落下了半透明的纱帘。

    随后,门被推开,一伙男子闯入,透过半透明的纱帘,却见床上正躺握着一美人,纱帘的遮掩更增添了几分朦胧之美。

    “你们在做什么?”就在此时,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明月柯握紧并已经出汗的手也稍作松懈,是瑾公公来了!

    厚重的被褥将男子的身形完全的遮掩,同时被掩藏掉的还有对方身上的血腥气味,想到此,明月柯也微叹,还好自己睡前有点安神香的习惯,檀香和藿香混杂飘在空气中,更有静心凝气的效果。

    听闻声音,一众江湖打扮的人皆是变了脸色,明月柯侧耳俯身,似乎听到不少人纷纷小声议论瑾公公怎么会在此地?

    就在此时明月柯放在暖和的被窝里的小手却忽的碰上一个冰凉之物,感觉那黑衣男子握住了她的手,明月柯身体显然一震。

    她两世加起来,也不曾与任何一个男子亲热过,虽然有着几十年的记忆,但在男女之事方面的经验,却如同一张白纸。

    “怎么?我的人也敢动?”瑾公公中气十足,怒斥这些人道,瞬间,整个驿站二楼都鸦雀无声,不知瑾公公是否有意要掩藏明月柯的身份,只道明月柯是自己罩着的人。

    “瑾公公,今晚我千手宗遇到贼人偷袭,一路追赶到此,仔细搜查也是怕那贼人混入驿站中,伤了瑾公公一行人,还望公公见谅。”那自称是千手宗门派的男子对瑾公公客气有加,瑾公公年轻时候,也曾闯荡江湖,更是一等一的高手,人称“碧血神君”。

    “有我坐镇,那贼人岂敢来?阁下如此大张旗鼓搜寻,是认为老朽我不行了么?”瑾公公说道,双目迸射出鹰一般的锐利光芒,瞬间,那些千手宗的人就额头直冒冷汗。

    “不敢不敢,是我们唐突了,瑾公公,这就撤,这就撤...”为首的那人说罢,一挥手,千手宗的众人就后退,将驿站的木楼梯踩得“蹬蹬”作响,不过几息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明月柯自是知道瑾公公在江湖上颇有威名的,却未曾料到竟是这般吓人的效果,不过三两句话,就让对方迅速逃离,不过稍微动脑一想,明月柯也是叹了口气,不过是这些江湖人贪生怕死罢了,他们肯给瑾公公几分面子,是怕若真的动起手来,怕要折几个人在此,不划算。

    “明大小姐,可还好?没有被吓到吧?”在那群江湖人走好,瑾公公就对着纱帘后的明月柯关心询问道。

    “有些许害怕,不过知道瑾公公在,就安心了许多。”说这话就连明月柯自己都汗颜,她脸上哪里有半分害怕之色呢?特工出身早就见惯了这种打打杀杀场面,这么说也不过是因为目前这具身子还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若说不害怕,瑾公公定要起疑心。

    听了明月柯的话,就连躲在被窝里的黑衣男子都忍俊不禁,笑了两声。

    虽然对方是躲在被窝中偷笑,但是瑾公公却是练武的好手,听力是异于常人的敏锐,当即就警惕起来。

    “明大小姐,房间内没有什么人来过吧?方才您也听说了,有贼人被追寻至此地。”瑾公公说着,有些不放心,朝前走了两步,更让明月柯心提到嗓子眼上,不过越是眼下这种情况,就越要冷静。

    无论如何,被窝里的这个男人,都不能暴露在瑾公公面前,否则这一世还没正式开始,她就先要被灭掉了呀?作为未来太子妃,还未出阁就夜会外男,死罪难逃。

    “没有看到任何人。”明月柯伸了个懒腰,认真回答对方说道,随后,便整个人躺下,更盖好被子,“瑾公公,很晚了,有些乏了,明日不是还要赶路么?想要早些休息了。”

    明月柯装作困乏的样子,便眼睛微眯昏昏欲睡,而其实在她躺下后,身旁就是那黑衣银面男子,甚至明月柯都能感受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说丝毫不为所动,那自然是假的,感受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好像就快要停止思考。

    “那好,早点休息也好,就不便打扰了。”瑾公公最后瞧向明月柯的床帏,眼见无任何异常,这才放心转身带上房门离去。

    在确定瑾公公已经远去之后,明月柯这才大口喘气,并且立即掀开柔软的被褥,却不曾想,正对上那黑衣银面男子冰冷的目光,瞬间变得如临大敌。

    “你是瑾公公的什么人?”那男子的声音也是冰冷无比,质问明月柯说道,而感受到男子的敌意,明月柯一个翻身就要下床,却被那男子搂住腰身而行动失败。

    只见明月柯如同柳条般的身体,在半空中旋舞半圈,却正落在黑衣男子的身上,被对方紧紧扣住腰肢,无法动弹半分,“想走?”那男子挑眉,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